《反派,開局放未婚妻鴿子》[反派,開局放未婚妻鴿子] - 第8章 被識破了?

墨塵前腳剛離開傾城國際,坐在定位器前的軍子後腳就打電話給了墨江峰,

「老爺,少爺又溜了。」

「怎麼回事?我不是讓你看住他嗎!」

「是,我的確看的死死的。

可實在沒想到,少爺竟然在辦公區涮鍋,激怒了沐之晴小姐。」

「是小晴主動趕走的?」

「說是吧也算是,說不是吧也不是。

看樣子少爺應該是碰瓷把自己碰進醫院了…」

在軍子彙報情況時,墨塵被風**成功送進醫院。

醫生檢查後說道,

「病人沒什麼大礙,就是擦破了點皮兒,包紮一下就能走了。」

「不,我還是覺得好疼疼,我要住院院!」

護士抱怨道,

「又來個嬌貴的練習生,浪費公共資源,真無語。」

頂着眾多護士白眼,墨塵成功住進了VIP病房。

對於這些白眼,他早就見怪不怪了。

只要你不尷尬,尷尬地就是別人!

「拿住院當幌子,老墨就肯定不會再讓我回女面癱身邊了,我真是個小機靈!」

病房裡,身體狀態好的不能再好的墨塵故作柔弱躺在病床上。

看着床邊一襲ol制服,包臀裙,黑絲,打扮的性感風騷的女人。

墨塵遞過一張支票,說道,

「小潔,謝謝你送我過來,這張支票權當是我的謝禮。」

小潔喜笑顏開,看墨塵就跟看親爹似的,魅聲道,

「墨少,瞧您說的,咱都是一家人,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雖然這麼說,但她還是接過支票。

苦熬了這麼多年,終於釣到金錢豹了。

以後墨塵就是她親爹。

只要錢給到位,森林,山河,平原,溝壑盡馳騁!

小潔玉手攀上墨塵的寬闊胸膛,捏着墨塵的衣領,魅聲關心道,

「墨少真的沒事嗎?要不要…嗯…奴家幫您檢查檢查。」

墨塵捏了捏玉手,不動聲色地將它放到床邊,說道,

「小潔,我有點累了!」

女子是傾城國際接待處的職員,察言觀色深得精髓。

知道這是墨塵變相驅趕。

扭動嬌軀拋了個媚眼,說道,

「墨少安心休養,奴家突然想起還有工作要做,先離開了。」

她很有眼力見的沒提墨塵先前開出的條件。

該是她的,不會跑。

不該是她的,她也不會貪。

沐之晴是個不錯的領導,眼光獨到。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

她手下的人雖說有幾個品性不那麼好的人。

但絕沒有那種太過惡劣,私生活混亂的人。

風**離開後,軍子提着棍棒走進病房。

「咕咚…」

看着軍子揮舞着棍棒,墨塵不爭氣的咽了口唾沫。

身體微微蜷縮,說道,

「軍子,別衝動,我可是你僱主的兒子。

要是把我打壞了,老墨鐵定饒不了你。」

就上午大半天,墨塵就遭了軍子兩次襲擊。

他真的有些怕,軍子再趁他不注意時,給他來一下子。

然後又把他抬回傾城國際。

他真的不想再看見沐之晴那張臭臉,還有洛塵那牛逼哄哄的臭屁臉。

就跟誰欠了這倆人千八百億似的。

不得不說,一張面癱臉,一張臭屁臉,還挺般配。

不愧是男女主!

你倆不在一起,天都不答應。

面對墨塵的求饒,軍子不以為意,揮棍而上。

就在墨塵以為自己又要挨揍準備反擊時,

只聽撲通一聲。

軍子跪在地上,雙手捧着警棍,說道,

「少爺,軍子年輕氣盛,一直沒發現少爺您是刻意藏拙。

請少爺原諒!」

「嗯!」

墨塵面露驚訝,抬起頭。

驚訝過後,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淡淡說道,

「你都看見了?」

軍子低着頭不敢跟墨塵對視,實話實說道,

「少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