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開局放未婚妻鴿子》[反派,開局放未婚妻鴿子] - 第9章 宗師?

墨塵手掌緩緩攤開。

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從他的掌心四溢而出,封閉四周。

流動的空氣瞬間凝滯!

鳥語時而盤旋的房間頓時變得落針可聞!

墨塵身上獨屬於強者的氣勢油然而生,席捲四方。

軍子不由得抬頭望去,

只見隨着氣勢不斷蔓延,墨塵白嫩細膩的皮膚由最初的白皙漸變成古銅色,變成鋼鐵色,變成銀白色,又變成金黃色,最後變成白玉色。

當看到浮現在墨塵皮膚上的白玉色,軍子驚了,

「竟是傳說中萬中無一的完美煉骨!」

軍子震驚之中,喃喃自語,

「修鍊境界分為煉皮,煉骨,煉血,煉精,宗師,大宗師六大境界。

其中每個境界又分為前中後大圓滿四個境界。

煉皮境乃修鍊入門,外練筋骨皮。

未修真氣,先練筋骨。

根據驅動勁力顯現的膚**分境界。

前期古銅,中期鋼鐵,後期銀白,大圓滿金黃。

大成之時可以血肉之軀抵擋槍彈火蛇!

傳說中還有一完美煉皮,催動真氣全身皮膚會顯現出一種溫潤玉色,無物可摧,萬中無一!」

就在他說話的功夫,墨塵身上的變化繼續進行。

先是皮,又是骨,後是血,最後是精。

靈光閃爍!

所有的變化雖然都轉瞬即逝,卻都給軍子一種高深莫測之感。

好像墨塵是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山,深不見底的黑淵,無可披靡的戰神!

手握日月摘星辰,世間無我這般人!

從墨塵身上散發的滔天威勢竟使房間宛如處於狂風暴雨中的一葉扁舟,搖搖欲墜。

僅是一絲威懾,身為王牌的軍子竟都擋不住。

鑲在地上的膝蓋划過一道深深的溝壑,連連後退!

權當是這一個月來軍子敲墨塵悶棍的代價。

演戲歸演戲,記仇歸記仇。

反派嘛,不就應該小心眼嘛。

你敲我悶棍,我磨你波靈蓋!

行到最後,當墨塵身上變化逐漸變緩時,軍子竟從墨塵身上感受到了從前僅在一行將就木的老者身上感受到的返璞歸真之意。

墨塵明明就站在他身前。

但閉上眼,軍子卻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他明明存在於世卻又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此時墨塵的眸光再無一絲神采,徒留淡漠。

好像世間一切於他而言,猶如一捧塵沙,毫無重要性可言。

軍子不敢置信地吐出二字,

「宗師?」

見軍子屈服於自己的威勢,墨塵及時收回繼續外溢的氣勢。

重新變回一開始那人畜無害的懶散模樣,不緊不慢說道,

「軍子,我要交代給你一件事!」

「少爺放心,軍子一定完成!」

看着軍子離開房間,墨塵懶散地躺在冰床之上,自語道,

「給你機會了,把不把握得住就是你的事了。」

從病房離開,軍子打了個電話,

「老爺,少爺的確在藏拙!」

他之所以明知道墨塵在藏拙卻還不怕死的當面詢問,就是墨江峰的命令。

雖說墨塵是介紹他當墨江峰保鏢的人。

但墨塵說過,無論墨江峰指示他做什麼,他都要無條件服從。

雖說有些矛盾,但…哎…貴圈真亂啊!

「…」

電話那頭沉默一陣後,墨江峰說道,

「既然他有他的秘密,我這個當爹的也不好打破沙鍋。

你就跟着他當司機吧。

本來你就是他介紹過來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