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浪跡武俠,開局搶親邀月》[反派:浪跡武俠,開局搶親邀月] - 第7章 姐姐,我今日就嫁給蘇公子

「黑玉斷續膏!」

憐星喃喃自語,身體不住微微顫抖。

流雲長袖,及地長裙,也掩飾不了她左手和左腿的殘疾。

這是,扎在她內心深處的一根刺。

哪怕她在眾人面前再樂觀,可午夜夢回依舊會偷偷抹眼淚。

這些年,她曾多次出宮遍訪名醫,為的就是治療身體的缺陷。

可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以至於她這兩年都未曾踏出移花宮半步。

邀月看着憐星的模樣,心中一陣嘆息,自己又何嘗不是?

幼時玩鬧,為了爭搶一顆桃子,自己爭強好勝將憐星推下了果樹,導致她左半身落下殘疾,藥石無醫。

自己也暗自派人尋找醫治方法,直到三個月前才從江湖隱士『賽扁鵲』口中得知,可以用『黑玉斷續膏』治療憐星的殘疾。

後來,也就有了威脅龐文尋找『黑玉斷續膏』一事,卻沒想到他效率如此之高,僅兩三天就尋到了。

龐文從懷中取出一個長方檀木盒,交到了魏無牙手中,輕笑道:「金剛門已被滅,這是僅存於世的『黑玉斷續膏』,若兩位宮主想要,不妨聽聽魏老大的要求。」

邀月雙眼微微一眯,淡淡問道:「魏無牙,說出你的條件,需要什麼才肯交換膏藥?」

「哈哈哈!」

魏無牙盯着她看了幾秒,舔了舔嘴:「若兩位宮主能夠嫁給我,這自然是聘禮的一部分。」

「魏無牙!換一個條件!」

邀月氣抖冷,聲音一揚:「移花宮內天材地寶,任你挑選!或者,我可以替你出手三次。」

魏無牙來回搖晃金屬輪椅,似是勝券在握,咧開大嘴:「既然邀月大宮主如此有誠意,那我就降低下要求。」

全場靜悄悄的,連邀月姐妹倆都屏住了呼吸,只等魏無牙的條件。

卻聽他淡淡說道:「只要邀月大宮主點頭嫁給我,如何?」

「絕不可能!」邀月聲音冰寒,一口否決。

同時,她目光幽幽,似在思索着什麼。

魏無牙擺弄着手上的木盒,隨口道:「邀月大宮主不必想着對我出手,雖然我功力弱你一分,但想要毀去這檀木盒卻是易如反掌。」

「姐姐,萬不可答應他的條件!」憐星勸阻,冷靜道:「這『黑玉斷續膏』真假不明,況且我這手腳已過去這麼多年,也未必能治好!」

透過憐星雙眸,蘇浪能看到她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渴望與不舍。

心中一嘆,他默默走上前去,與邀月肩並肩。

「答應他!」

細若蚊吟的聲音傳來,邀月忽然側過頭,看向蘇浪那張俊俏的臉龐,微微翹起的嘴角,以及充滿自信的眼神。

高傲如天鵝般的神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笑意。

邀月頷首,聲音堅定:「我答應!」

「姐姐!」

「大宮主,不可啊!」

「大宮主!」

……

移花宮眾人驚愕的看着眼前一幕,以為產生了幻聽。

她們高冷如九天神女的大宮主,竟會答應嫁給這醜陋侏儒?

「好!」魏無牙大吼一聲,心中按耐不住激動喜悅神情。

十二星相也是笑聲不斷,似乎移花宮已經成了囊中之物。

唯有龐文皺了皺眉,看向了那抹高挑身影,這一切似乎進展的太過順利了…

邀月向前兩步,冷聲道:「先把『黑玉斷續膏』給我!」

「姐姐!」憐星攥緊邀月衣袖,上前阻攔:「你怎麼可以答應魏無牙?你不是喜歡蘇公…」

「咳咳!」蘇浪乾咳了兩聲,打斷了憐星的話語。

邀月語氣清冷:「拿了這膏藥,今後我便不再欠你!」

「姐姐,你從未欠過我…」

憐星低聲喃喃,忽然賭氣道:「你若嫁給魏無牙,我今日就…就嫁給蘇公子!」

聲音之小,僅有在場幾個人聽到。

人在家中坐,嬌妻天上來…蘇浪心中暗喜的同時,咳嗽的更加厲害了。

蝦仁豬心啊!

邀月驀然一滯,自身氣息也有些紊亂,她深深看了眼蘇浪,目光又冷冷瞥向憐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