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我被女帝誤認成老祖》[反派,我被女帝誤認成老祖] - 第5章 為了氣運值,搶劫

跟在秦風后面,秋竹的心忐忑不安。別看平常性格火辣。但是內心卻還是保守類型的。

此刻看着拽着自己手的秦風,他彷彿看到了一座欲噴射而發的火山。

暗想着這必定是血雨腥風的一晚。內心難免會是有些擔心和害怕。

「老……!老祖,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兒!」

秋竹壯着膽子,結巴的開口問道。

「去哪,一男一女,你覺得應該去哪兒。不去開房,難不成天為被,地為床。來個地動山搖?」

秦風嘴角微微上揚,對着秋竹做出一副你懂的表情。

「開房,地動山搖……!」

一個個詞語就如一座大山狠狠的壓垮了秋竹心裏最後的防線。

不知不覺中,他的一雙眼睛依然噙滿了淚珠。

……!

都城一座酒樓之中。秦風關好房門,把從途中買來的東西丟在床上,饒有興趣的看着沉默不語的秋竹道:「穿上吧,穿上這衣服,好辦事!」

「這是要玩角色扮演嗎,這……這老祖也太會玩了吧!」

秋竹看着床上的兩套夜行衣,暗自心想。

秦風可不管他怎麼想。自行的選了一套大的夜行衣套在身上。幾乎剎那之間。就已經穿好。只露出兩雙大眼咕嚕嚕的看着秋竹。

「咋,不肯換上,難道還要我給你換上,老祖我可是最愛干這活了。」

看着秋竹愣着,秦風那露出的一雙大眼睛肆意的流連在秋竹的身上。最後停留於胸前兩座高峰之上說道。

秋竹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面,頓時被嚇的連忙撿起夜行衣,躲到酒樓房間屏風之後。

「死丫頭,老祖我還治不了你了。遲早吃了你。」

秦風看着秋竹離去的背影,暗自心想。

不一會兒。秋竹也換好夜行衣。褪去了宮衣的遮掩,在夜行衣的襯托之下。秋竹身形苗條。凹凸有致。特別是胸前,簡直就是山島竦峙,波濤洶湧。

「真是有料啊。這可比穿着宮衣有誘惑力多了。看得老祖我都心痒痒,邪火驟起。」

秦風繞着秋竹,饒有興緻的點評着。

而夜行衣之下的秋竹則一張小臉羞紅的猶如灼燒了一般。

「夜黑風高,好搶劫。」

「走了,老祖帶你去玩好玩的。」

「納尼,搶……搶劫。」

「這帶我出皇宮,就是為了來搶劫。」

聽到秦風的話後。秋竹腦袋一時之間竟轉不過來。

「不管怎麼樣,一血總算保住了。」

她拍了拍胸脯暗自心想。同時心裏又有些失落。這感覺很奇特。他害怕失去一血。可是秦風鋪墊了半天,卻又視而不見。這讓他有種被脫光了。卻又保持完璧之身的感覺。

「今晚任務有點重,十家呢?」

秦風看着手中的名單,上面赫然是一個個名字。

「皇城藥鋪之王,杜中山。」

「皇城逍遙王,計無夜。」

……!

「這些都是皇城的首富,老祖這是要搶劫他們。」

看着名單,秋竹也是一臉不解。

因為紙上寫的都是皇城有頭有臉的富豪,可以說單單這十個人,就掌控了皇城百分之四五十的經濟命脈。

「怎麼了,不行嗎?這些傢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