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宋錄》[返宋錄] - 第4章 我叫白嶄傾

「老闆,開間房。」男人說道。

「開房?????」蘇佳沁一臉震驚。

「對呀,開房,別人就進不來了。」眼前男人正兒八經的說。

「等等,現在,我走還來得及嗎?」蘇佳沁說道。

只見外頭的侍衛已經找到酒樓門口。

「或許,來不及了?兩位還是上去吧,左側三樓第二間。」店長說道。

兩人迅速跑到房間關上門。

「你為什麼跑?」男人問道。隨後兩人一同坐在書桌前。

「教禮姑姑要上課,所以我才偷跑出來的。你呢,為什麼跟着我?」蘇佳沁一臉疑問地看着他。

「因為…這個…剛剛的詩?簫鼓追隨春社近,衣冠簡樸古風存。想必你也看到了今晚大家的穿着。」男人開始轉移話題。

蘇佳沁這才意識到,今晚大家都穿得不簡樸,「啊,夢裡學詩,便作詩一首,讓您見笑了。」蘇佳沁說道。

「?哪位夫子能有如此才華?」男人問道,他想看看眼前的女人能說出些什麼來。

「那當然是上天的聖人啦。想必你也很喜歡這詩對吧?」蘇佳沁小嘴利索開始反問對方。

看着眼前陽光開朗、古靈精怪的蘇佳沁,男人內心喜悅並感嘆道:「是啊,好詩~好詩~千載難逢的好詩!敢問小娘子怎麼稱呼?」

「我叫蘇佳沁。」蘇佳沁此刻看着外面的夜市發愣。

「我叫白嶄傾。」男人此刻微微一笑,一雙媚眼看着蘇佳沁,這時蘇佳沁剛好轉身看了過來。面對蘇佳沁純真的眼眸,白嶄傾的笑尬在了臉上,兩人就這樣深情的對視上了。殊不知此刻的他們,耳朵都紅透了。

緊接着,敲門聲響起。蘇佳沁連忙反應過來,想着,快半夜三更了,再不回去就拖累到阿夏了。

然後面對眼前的白嶄傾說道:「謝謝你啊,多謝你今晚吟詩會前出場相救,還有巷子里的江湖救急,多謝!我想我應該回去了。」說完,便急匆匆站起來。

「哎呀!」這時,佳沁一個不小心踩到裙擺把自己給絆倒。盤着的頭髮散落了下來,微風拂過,髮絲散到了白嶄傾臉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裙子確實是有點長!」佳沁一臉尷尬,發現自己此刻坐在了白嶄傾腿上,近距離的兩人瞬間雙頰透紅。

說罷,門外的阿夏小聲喊道:「小娘子,回宅啦!小娘子!老爺那邊已經知道了!」

「什麼!?消息這麼快就傳到我爹耳中??」佳沁順手拿着身旁的毛筆盤起了頭髮、趕緊跑了出去。

此刻的白嶄傾撿起了地上的簪子……

回宅的路上。

「什麼,是教禮姑姑託人傳過去的?」蘇佳沁問道。

「是的,小娘子,梅管家讓我儘快叫您回去!」阿夏急忙說道。

兩人抵達蘇宅,廳上站滿一群人。站在最前面是佳沁的父親,父親身後站着梅管家、教禮姑姑、還有一群侍衛……

佳沁見此情形,感覺大事不妙。

「爹爹,您來啦?來,坐,坐,坐。」佳沁勉強微笑的說道,隨後便把父親請到椅子坐了下來。

父親嘆了一口氣,說:「沁兒啊,爹有話跟你說,現如今你已成年,有自己想法了,這是好事。當然,你也是到了該結婚的年紀……總不能一個人在外面到處跑。」

「結婚?爹爹,沁兒還沒想過要結婚。」佳沁驚訝道。畢竟,她想着自己才剛成年就要結婚,把自己擱在現代還是個母胎solo,雖然現在的她也是。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還是要結的,婚姻之事,豈能兒戲。」父親突然生氣道。

這時,教禮姑姑上前說道:「老爺,莫生氣,小娘子還不懂事,後面,我會對她嚴家管教。」 父親點了點頭,嘆了一口氣。

佳沁聽到姑姑這番話後立馬委屈道……

「好爹爹,我的好爹爹,其實沁兒只是捨不得爹跟娘,想着要是沁兒嫁人了,就不能夠陪着、跟照顧爹和娘了。爹爹……您就僅有沁兒一個女兒,我想爹爹也捨不得沁兒嫁人的…嗚…對吧?爹爹…」

突如其來的撒嬌,把一旁的阿夏看呆了。要知道,小娘子是個什麼樣的人,只有跟她混久了才知道。

「哎呀,我的沁兒啊,爹就只有你一個女兒,今晚是爹的不是,爹的不是。」說著便開始安慰起沁兒。果真,撒嬌的女人最好命。

一旁的姑姑喃喃自語道:「嘖,瞧把孩子給慣的。」

沁兒立馬轉身給父親端了一杯茶。

「爹爹,您大老遠趕來,怪勞累的,來,爹爹,喝口茶。」說著便給父親遞了杯茶並捶了捶背。

父親接過茶一臉幸福的說道:「爹來京城是有要事在身,聽此情況立馬趕了過來。我的心肝寶貝啊。要答應爹以後不能自己一個人亂跑了。」

「好!爹爹,沁兒有事一求,沁兒喜歡清靜,爹爹您看,能否把沁兒宅里的下人都撤到府里?」她想着自己不需要那麼多人手,畢竟人多,走動也不是很方便。

「行,也罷。禮騫! 」父親這時突然喊道。這時,他身後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