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宋錄》[返宋錄] - 第5章 畫里的人是誰?

男子迅速把手收回。

「叫我景天即可。」

「景天..敢問公子是否姓白?」

「白?」景天搖了搖頭看着蘇佳沁。

「沒有沒有,記錯人了。」佳沁說道。

這時,佳沁注意到了景天的手,只見那手裡的鮮血還在往下流着……

「天吶!你等一下。」只見她迅速站起來跑到自己的房間,開始翻找着藥箱,拿着一小盒金瘡葯、一卷麻布跑了出來。

迅速拿起對方的手,「來,先擦擦」說著佳沁拿着麻布把他手裡的血擦了擦。此刻的景天一直看着眼前的這個女子。

「阿夏,剪刀。」

隨後阿夏迅速把剪刀拿來,佳沁把剛剛滿是鮮血的麻布剪掉。

「來,忍着點哈,會有一點痛。」她對着景天說道。隨後,迅速拿起金瘡葯,慢慢一點一點撒在景天的傷口上。這時,一直看着佳沁的景天,被手裡突如其來的痛感嚇到。發出了一聲「嘶……」

「啊,是我倒太多了嗎?沒事沒事,忍着點哈。」她說著便細心起來,吹了吹眼前的傷口。因為她知道,在古代,受傷就相當於一只腳邁進了棺材,以至於她如此的緊張。

景天看着眼前忙來忙去的蘇佳沁,臉上透出了寵溺的微笑。

擦完葯後,佳沁迅速把麻布摺疊好,往景天手裡一圈、兩圈、三圈……包紮,最後剪刀一剪,打了個結。

「好了。」這時,佳沁提着的心稍微放了下來。

景天看了看手掌,心裏樂極了。

此刻的蘇佳沁開始啰嗦道:「這個是金瘡葯,你拿着,一天換一次葯。還有!切記,這隻手不能碰水,能不用它碰東西就不要動它,我可提醒你哦,不然到時感染髮燒了就完了……」

景天從小到大從未被如此細心待遇過,他看着眼前的女人,一臉微笑,並說道。

「好好好,我答應你,一天換一次葯,不碰任何東西。」

「當然,我也不會去碰任何一個人。」說著身體便向佳沁湊了過來,雙眼看着眼前的女人,雙眼對視。

不一會兒,蘇佳沁連忙把他身體推開。

「好了,那沒什麼事,你可以先走了,還有,多謝你今天出手相救,我萬分感激!」蘇佳沁站起來轉身說道。

「那要個什麼樣的謝法呢?」男人站起來,一臉痞笑的看向蘇佳沁。

「你…你不要得寸進尺哈。對了,話說,你怎麼知道她就是當年推我下水的那個人?」佳沁轉過來看向景天,問道。

男人揮了揮袖子,「話說回來,當年我跟隨父親去了趟庵埠縣,自己找了個地方玩着石塊。但我發現有一個人鬼鬼祟祟的往河邊方向走去,我就跟了過去,躲在不遠處的我,便看到她趁你不注意把你推下河。正當我要上前跑去,手下找到了我並把我帶回去。」

「不是,你怎麼知道那個人是現在的我?」佳沁反問道。

「當天傍晚,我跟隨父親去了趟蘇府,沒想到,角落裡,我看到你跟一個小男孩在玩,那時我便知道你是蘇將軍的女兒。」他開始說著。

「哦,這樣啊……」佳沁說著。

這時,景天微笑着向佳沁走了過來,佳沁後退了幾步。景天見此情況便停下了腳步。

「那,我希望你答應我一件事情。」

「什麼事?說吧」

「就是,你不要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跟我父親說,他平日就繁忙,我怕他老擔心我,也怕他罰禮騫。」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