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宋錄》[返宋錄] - 第7章 男人之間的較量

王府里。

「景天哥哥~」眼前走來的是一位妖嬈、婀娜多姿的女子,她叫李慎言,是李氏一族的長女,一直對景天充滿愛慕之情。

一進來便往景天身上蹭。「明日便是中秋佳節了,你看,這府里都忙着開始置辦酒宴了,哥哥,你是否願意與我共度良宵呢?」她順手摸了摸景天的臉。

景天冷血的直接推開她那雙手,起身走到堂前。

「景天哥哥,這是,怎麼了?」女人上前走去。

「別碰我!」景天喊道,並看了看自己剛痊癒的手。

「怎麼了嘛,哥哥,慎言哪裡惹你生氣了嘛。」女人反覆說著。

景天不耐煩的一把推開李慎言走出王府……

走到州橋街上,想着想着,便往蘇佳沁的住宅走去。

宅前,禮騫把景天攔住。

「敢問公子來此作甚?」禮騫問道。

「來見我未來的娘子。」他盯着禮騫說道。

「不好意思,小主吩咐過,今日無論是誰,都不允許踏入此宅半步。」禮騫對着景天說道。

「呵呵,那小丫頭。那我命令你呢?」景天眼神透出殺氣,準備着開始過招 。

禮騫順手拿出一把劍,於是,兩人便開始打了起來……

廚房裡的蘇佳沁聽到了吵鬧聲,便急忙跑出去看了看,阿夏也跟了出去。

見此情況,蘇佳沁連忙喊道:「停停停!你們幹嘛呢?」

打架的兩人這時立馬停下,禮騫迅速跑到佳沁前面護着。

景天拍拍袖子,:「怎麼?小丫頭,你就這樣對待你的救命恩人?」他看着蘇佳沁。

「你,今天來我宅里是要幹嘛?」蘇佳沁反問道。

「來看看你呀,看看你最近過得怎麼樣。」景天一臉痞笑的看着蘇佳沁。

「你在做什麼?什麼味道這麼香?」景天鼻子聞了聞,說著便自顧上前走到廚房。

「你要幹嘛?」蘇佳沁邊喊着邊跟了上去。

來到廚房的景天順手拿起餅模看了看。

「你好像很怕我?」他對着模具說話。

蘇佳沁轉頭示意讓阿夏,禮騫出去。

「小娘子……」阿夏小聲說著。

佳沁對她搖頭示意說沒事。

隨後,她上前走去,拿過景天手裡的餅模,邊看邊說:「你看,這餅模上的紋路。在它還沒有被刻畫前,它只是一塊普通的木頭。有天,上天選中了它,拿它去雕刻。它在被雕刻的過程中或許會感到疼痛,也許它也曾想過要放棄,但是當它被雕刻成功後卻能夠實現它本身的意義。」

這時她看向了景天:「人啊,可以不用把周圍人都想的那麼壞,與其讓自己每天陷入不安中,倒不如做回自己,保持原本的初心即可。」

景天這時看了看她,點了點頭,雖然他表面是比較冷酷無情,但是生活不得不逼他成為那樣的人。

「其實,你知道嗎?年幼時,我娘走後,我爹又因公務繁忙經常一走就是兩三年。小時候我經常被人欺負,自打那時起,我便告訴自己,只有自己強大了才不會被欺負,才能夠保護身邊最重要的人。」景天轉身看着配料說道。

蘇佳沁聽完後,內心有點心酸。

「其實,你剛剛問我的問題…確實會。嗯…但現在不一樣了!你啊,多笑,真誠!」佳沁開始拿着配料說道。

這時景天露出了純真的笑容:「好!」畢竟,懂他的人寥寥無幾。

「愣着幹嘛,我要做月餅了。會的話搭把手,不會的話請外面站着。」蘇佳沁開始說著,手裡頭便開始忙碌起來。

「會會會!來,我幫你。」他開始擼起袖子,準備幫忙。

外面的阿夏,直勾勾的看着景天。

「你說,他倆怎麼回事?」阿夏問了問身旁的禮騫。

「他人之事,莫管。」禮騫冷漠說道。

……

廚房裡,景天將核桃仁、腰果、花生仁切成小碎塊。

「可以啊,沒想到你切的還不錯。」佳沁看了一眼配料說道,此刻的景天也是一臉開心,這是他第一次被人真誠的誇獎。

隨後佳沁便開始往鍋里倒大量的糖,釀糖漿。另一個鍋開始炒糯米粉,炒至發黃盛出。隨後往切碎的配料中倒入細砂糖、芝麻、玫瑰酒、油、水一起混合攪拌均勻,再加入熟糯米粉開始揉餡,揉完蓋上蓋子靜置。

景天站在一旁看呆了:「這麼複雜的?」

「嗯呀,做這東西呢就是要有耐心。」佳沁邊忙邊耐心的說。

緊接着拿出另一個盆子,倒入麵粉,適量的牛奶,油,釀好的糖漿,揉團。

「阿夏,把外面的水缸打開」佳沁喊道。

「是,小娘子。」

佳沁拿着揉好的麵糰,蓋上蓋子拿到缸前。呈現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口放着冰塊的大缸,裏面還有一口空的小缸,她把麵糰放到小缸里,然後把大缸蓋上。

「這是要做甚?」景天一臉疑惑。

「冷藏,二刻後取出。」佳沁說完朝廚房走去,把靜置好的餡料端出來。二刻後,從缸里取出冷藏好的麵糰子。開始擀餅皮,包餡。起鍋,開始烤,最後刷上蛋黃液。

蘇佳沁完全沉浸在做美食中,不久,一陣陣香味撲鼻而來。

「哇!天吶!太香了吧,小娘子!!!!!!!!!」阿夏開始喊道。

景天剛要拿起一個,被佳沁拍了一下手:「不行,現在還不能吃,靜置到它明晚反油了再吃才是正宗的味道!」

景天笑着甩了甩袖子感嘆道:「嗯。沒想到你的廚藝竟如此優秀,看來是我小看你了。」

佳沁開心道:「哈哈,那可不。這個呢,稱為五仁月餅,中秋節吃月餅,意味着團圓。」

「團.圓」景天看着月餅喃喃自語。

隨後,佳沁便分了一些月餅給景天、禮騫帶回去。

……

中秋節到了,晚上,佳沁在院子里上香祭拜月神,祈禱着世間萬物平安順遂,桌上擺着一盤五仁月餅。

「蘇佳沁!我來啦!好姊妹!」門口處傳來了朱瀟瀟的大嗓門。當然,白嶄傾也過來了。

「來啦!」蘇佳沁開心應和道。

兩人走進來,手裡提着一堆吃食。

「哎呀,來都來了,還帶這麼多東西過來,怪不好意思的,來,這兒坐!」佳沁笑着說。

走進院子里,大家被眼前的一幕驚艷到,整個院子瀰漫著一股花香。只見四周掛滿了五顏六色的孔明燈。

「好看吧?」佳沁看着孔明燈說著。

白嶄傾注視着滿臉笑容的蘇佳沁說:「嗯,好看!」

這時,朱瀟瀟拉着阿夏往一旁的桌上吃喝玩樂,禮騫站在一旁看着。

兩人來到旁邊的亭子……

白嶄傾:「沒想到你這兒倒挺冷清的。但冷清中又帶着些許生活氣息,使得格外溫馨。」

蘇佳沁:「是啊,我不是很喜歡太多人,也不太想麻煩大家,你看那兒。」她指着遠處一片梔子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