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本驚華,妖禍天下》[妃本驚華,妖禍天下] - 第002章 知命不知自己命

不聞不問,豈止是不聞不問,簡直就是默認。

默認公孫夫人為難自己,折磨自己,畢竟只是一個小小的庶女,和利益相比,是生是死不重要。

趙令儀深切的知道這個道理,沒有任何成為棄子的絕望。她已經習慣了,微微一笑:「以前自然會,不過現在不會了,畢竟,我是家中唯一的後嗣。」

公孫氏三十生子,如今四十四。父親大了她四歲,年近五十,這樣的年紀,想要再添子嗣,無疑是痴人說夢。

而大唐作風開放,百家爭鳴,女子地位大大提高,不少無子的家庭都會選擇招婿,來延續家族血脈。

在父親沒有兒子之前,想要延續血脈,只能依靠自己。為此,趙令儀不得不感嘆,趙釋清死得太好了。

正想着,只聽外面丫鬟通報:「老爺夫人來探望大小姐了。」

來的剛剛好。

她站起身,就見兩人進來,趙志隼見她之後,眉頭一蹙,捋了捋鬍鬚,沉聲道:「你病沒好,別輕易下床。」

跟隨進來的公孫氏微微一頓,她說的明明是夢魘,老爺卻說是病,擺明了是想護着這個小賤人。不由得多了幾分陰沉,口吻訓誡道:「見着大姑娘沒出來迎接,我還怕病重的起不來,不想,原來是在打扮自己,果然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只是,也要顧忌身體啊。」

趙令儀笑了,剛來就要給自己扣帽子。

大唐以孝治天下,父母前來探望,子女應當迎接。若說重病起不來床,另當別論,可有愛美梳妝的力氣,卻連起身迎一迎長輩都沒有,一個不孝的帽子是跑不了。

何況,她還是庶女,卑微低賤的庶女,有半點不好的名聲傳出去,都會死無葬身之地。

「女兒上學,入道家,拜老子莊子為祖師,莊子有一言,士有道德而不能體現,是潦倒。女兒生於趙家,縱然生病,也不該不修邊幅,否則豈不是給趙家抹黑?」趙令儀說完這一通話後,似是氣息不勻,用力的咳嗽了好幾聲,瘦弱的身軀隨着起伏,好似一根細弱的柳枝,輕輕一折便斷了。

如此也可驗證,她是真的虛弱無力。

趙志隼眼睛微微柔和,吩咐道:「燕飛,扶你家小姐坐下休息。」

「謝父親體諒。」趙令儀道了謝,柔若無骨的坐下,雲髻峨峨之下,蒼白的臉頰越發惹人憐惜。

公孫氏看了她那樣子,驟時想起了蕭姨娘,這兩個賤人,就是來克自己的!她捏緊手心,疾言厲色:「見你伶牙俐齒,思緒縝密,我這做母親的也就放心多。只是百善孝為先,你顧着禮,卻不顧着孝,何嘗不是給趙家抹黑!」

趙令儀挑了挑眉,聲音沙啞:「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若損壞,便是不孝。可烈士犧牲自己,成全他人,是為天下所稱讚的人,敢問,這是孝還不是?無禮不成國,無孝則無家。禮與孝本來就不能分個高低,只要我心是敬重父親的,父親感知的到,何苦要爭論高下?」

公孫氏一時啞然,望向趙志隼,後者低着頭,彷彿不覺兩人有火藥味的對話,她頓時心涼了半截。

好好好,清兒死了,家族稍顯沒落,他就開始裝啞巴了。

她偽善的笑了笑:「我不過就是怕你被水鬼迷了心智,你看你那脖子,到現在都有些淤青。」

趙令儀一嘆,拿出手帕拭淚:「這是兄上落水迷糊抓的,後來發覺是我的脖子,立刻就鬆開了手,兄長是怕害了我。我昏迷之中,夢見了兄長,便想緊緊抓着他的手,叫他不要放開……」

「這是清兒的靈還未走,既然如此,還是找陰陽師相看一下,陰陽家的金先生,已經被我請來了。」公孫氏冷冷一笑,也不放過機會,直接定下。

趙志隼眉頭一蹙:「我怎麼不知道?」

公孫氏勾起得意的笑容,抬着下顎,高傲道:「我家侄兒剛剛榮升禁衛軍頭領,我特意叫他幫我請來的人,本以為下朝之際,他會和老爺說的。」

禁衛軍頭領?

負責皇宮守衛的三品大員。公孫家這一代不都沒什麼出色的人才了么,怎麼會成了禁衛軍首領?

趙志隼把不悅的表情收了起來,沒有吱聲。作為一個投機者,利益為重,其他輕。

趙令儀把一切都在眼中,似笑非笑,不以為然。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無非捕食、競爭、相互利用、寄生。

當然,這世上也會有一個人,懂你,疼你,愛你,那就是自己。

她被攙扶着,踉蹌的來到大廳里坐下,身體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