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本驚華,妖禍天下》[妃本驚華,妖禍天下] - 第005章 我花開後百花殺

燕飛一怔,但反應很快,附和着說道:「許是剛才小姐腳步踉蹌,掉哪兒了。」

兩人正說著,碧色走了進來,頭上戴着那明晃晃的發簪,十分的惹眼。

燕飛機靈,立刻喊道:「碧色,你怎麼戴着我家小姐的發簪。」

這一聲高呼,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碧色的身上。

她有些驚慌,忙道:「這是大小姐給我的!」

「胡說。」趙令儀臉色難看:「這是兄長生前贈給我的,我愛惜還來不及,怎麼可能給一個小小的奴婢!」

「怎麼回事?」

趙至隼一身官服,走了進來,他在門口就聽見吵鬧聲。甫一進來,便見唯一的女兒眼淚汪汪。不由得捏了捏鬍鬚,沉聲道:「又怎麼了?」

燕飛搶在所有人之前,撿要緊的複述,只說趙令儀的發簪丟了,卻戴在碧色的頭上,隱晦的表達,對方偷走的。

碧色驚恐而又憤怒,指着趙令儀反駁道:「是你指使她陷害我!」

「啪!」

趙令儀慢條斯理的收回手,順便抽出手帕擦了擦手。

碧色震驚的捂着臉,清晰地指印浮現在臉上,她眼中含着淚水,撲通一跪,哭喊道:「夫人!她打我!」

公孫夫人一口氣憋住了。碧色自小跟着她,她沒女兒,便當這女兒養,如今被掌摑了,如何能忍下,當即冷冷道:「大姑娘僭越了吧,碧色是我跟前的人,自有我處置,還輪不到你。」

趙令儀一臉迷茫,話語卻犀利的很:「女兒是為母親考慮啊。父親母親在前,碧色一個婢女你呀我呀的,還敢指着府中小姐,當真是奴大欺主。若是不好好教訓一番,還叫人以為,母親沒規矩,以至於身邊的人,一點規矩都沒有。甚至是治家不嚴,約束不力。」

公孫夫人被堵的啞口無言。

公孫雲旗忍不住道:「即便如此……」

「這是我趙家家事,就不勞公孫小姐費心了吧。」趙令儀毫不客氣的打斷,「畢竟客隨主便,想來無論如何處理,與公孫小姐都無礙。」

公孫夫人惱怒:「那大姑娘這是想要做主了?老爺還在這呢!」

趙令儀俯身跪地:「此女雖然是母親的人,但偷竊還奴大欺主,還請父親早下決斷。」

妻子女兒在起爭執,讓趙至隼頭疼無比,他眼瞧着碧色有錯,但公孫夫人到底背後是公孫家,不由得開始和稀泥,道:「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這次便算了吧。」

趙令儀聽得明白,這是維護公孫夫人,她不驚不慌的說道:「可是這般,豈不是助長奴大欺主的風氣?」

碧色聽的着急,不由得喊道:「是大小姐給的,奴婢沒有偷竊,真的是大小姐給的!」

「老爺!」公孫夫人知道這是被設計了,咬牙切齒道:「大姑娘口口聲聲說發簪是被碧色偷去,可碧色又說是大姑娘賞賜的。既然是兩家之言,怎麼能輕易定罪?」

趙令儀柔柔道:「這就奇了,主子和奴婢言語有差,不信主子,難道還要信奴婢不成?」

公孫夫人脫口而出:「一個庶女,比奴才又好到哪去?」

趙令儀垂首,嘴角勾起不易察覺的微笑,轉瞬變成哀傷。她在卑賤,也是趙至隼唯一的女兒。公孫氏嫌棄自己,何嘗不是在嫌棄趙至隼的後代?

她嫌棄自己成習慣,卻忘了,自己如今是趙家唯一的後代。

果然,趙至隼臉色一冷,淡淡道:「不過就是個奴婢,哪裡值得你們眼紅,拖下去打發了便是。」說完,便喚人進來。

「夫人,夫人救我!」碧色怕急了,不斷的掙扎,想要向公孫夫人求救,可是趙至隼都已經下令,便是公孫夫人也不好在說什麼,只能死死的盯着趙令儀,恨極了眼前這人。

趙令儀是喜歡別人恨自己的,因為她恨自己,就說明她不能傷害到自己的心。

心若不傷,一切都無妨。

那她恨公孫夫人么?不,不恨,因為沒有道理。

在公孫夫人眼中,自己是害她兒子的兇手。是和她做對之人,想要除掉並無錯。

而自己呢,想要活下去,所以要殺死她,也無錯。

兩個人都是在為自己考慮,所以只是人的本能,而不是錯。

誰都沒錯,趙令儀自然不恨公孫夫人,只是想殺她而已。

殺一個人,只需要一把刀,甚至一把剪子。但是要深藏不露的殺一個人,就需要太多的籌謀。

她微微一笑,低眉順目,像極了乖巧的女兒。

「我奉旨為欽差,三日後邊出發,前往福州賑災,至少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