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本驚華,妖禍天下》[妃本驚華,妖禍天下] - 第006章 遇見壞人比如你

公孫夫人正處於更年期,如何聽得這話,狠狠的捏着手中的秀帕,像是要撕碎一般,有些絕望的說道:「我能如何,那個小賤人,是老爺唯一的後代。」

雲旗眼中閃過一抹幽暗:「人有旦夕禍福,若是姑父命中無子也沒辦法。」

公孫夫人聽着這話, 眼中閃過一抹犀利的光芒。

三日後,趙至隼離府。

他的離開,讓本就不定的後宅,越發的不寧。暗流涌動着,深淵的顏色,似乎在蔓延每一處,爬進每一個人的心底。

一場秋雨一場寒,空氣中密密麻麻的冷氣,讓人指尖發涼。

趙令儀握着毛筆的手一松,好好的一幅字跡就生生毀了。

燕飛連忙把湯婆子送上,抱怨道:「這都十月份了,雖然沒入冬,但也差不多了。奴婢聽說綺若苑已經燒了地龍,偏偏小姐這她就拖着。」

趙家諸多房間的地下有火道,火道在地面有洞口,在外面燒火,熱氣通過火道傳到屋內,用以驅寒取暖,稱之為地龍。

趙令儀動了動唇,她的臉色的確是不好,本就虛弱的身體,因為冷氣,加上藥的不及時,便虛弱不堪,似乎隨時都能暈倒。

感受着身體一點點變差,她露出淡淡的笑意:「無非就是想趁着父親不在折騰我罷了,我身體本來就羸弱,若是自然死亡,誰都找不到她身上。時間差不多了。我讓你安排的事情,你安排好了么?」

燕飛點了點頭,低聲道:「奴婢買通了北門房的小廝,下午的時候,有一趟運送東西的車,到時候咱們跟着離開就行了。」她有些不解,「小姐,為何突然要出門?」

趙令儀想起了什麼,眼神微微有些暗淡,卻什麼都沒說,只是叫燕飛幫她換上一身普通的服飾。

待時間一到,兩人立即從小門離開,燕飛手中還背着一個包袱。

兩人藉著掩護,成功出了府邸,而一直盯着她們兩人的婢女,勾起了一個奸笑,立即像綺若苑報信去。

出去的時候天色已經變暗,大街上仍舊是車水馬龍。

一街街一巷巷,都在門口懸掛着紅燈籠,光暈流轉,照耀着已經陷入黑夜的京都。

二樓之中,不少姑娘們眺望着,取笑者,引着下面的書生仰頭觀望,笑語不斷。

吆喝聲,香味,分別霸佔了人的耳鼻。

眼瞧着熱鬧的街道,趙令儀有些恍惚。

她一輩子的時間,上街的次數屈指可數,從一個牢籠到另一個牢籠,竟然已經有些記不得,人間煙火的味道。

二人漫無目的的在街上遊走,雖然穿着男子的衣服,但燕飛還是有些膽怯,低聲道:「少爺,咱們去哪?」

趙令儀搖了搖頭。她也不知道。

只是記得,前世就是在這個時候,自己在街市上偶遇了太子,從而一朝得道。成了人人羨慕的對象,不少人甚至還寫成了故事,來訴說著美好的相遇。

沒想到竟引得許多大家閨秀都喜歡上街,期望遇到一段良緣。

今世她不想入宮,但能藉助的外力只有這一人,必須要冒險一把。

街道一共有九條,相接為五條,寓意九五之尊,據說京都的整個布局,是昔日陰陽家的家主所布置,可保皇朝興盛。

不過隨着代代的延綿,已經成了笑話。

皇族大權開始旁落,朝中各大家族相爭,百家爭鳴,兵家一枝獨秀,引領風騷。

作為皇族的儲君,早就不想開國之初,那麼受人尊重。

長期居住在宮中的太子江繹心在受到了一些委屈之後,被皇帝送離皇宮,來到城西,看看這些貧苦百姓的生活。

而也就是在這,和令儀相遇。

彼時,她是賣秀帕的落魄小姐,他是微服出訪的儲君。

浪漫的相遇,殘忍的結局。

再次來到這個三教九流齊聚的地方,令儀有些恍惚。

媚葯,暗器,稀奇古怪的東西,你都能在這裡尋到。因為這條街,也叫做黑街,只要你有錢,只要你敢來,什麼都買得到。當然,能不能順利拿走,就是一個問題了。

趙令儀帶着燕飛,走了一圈又一圈,仍舊不見故人的蹤跡,她微微有些着急 ,忽然看見不遠處,竟然有一個熟悉的人影,一時有些驚訝,正準備避開,卻見那人已經走了過來。

「你來這做什麼?」

他一身黑衣,並未束冠,只是用一個繩子,隨意的綁住,垂在身後。

修身八尺,形貌昳麗,眉宇間一抹英氣。

鳳眼生威,皮膚麥色,十足的男子氣息。

那一身黑色的勁裝,將他精瘦的身材,勾勒的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