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本驚華,妖禍天下》[妃本驚華,妖禍天下] - 第007章 當堂對質

沒辦法,誰叫那種死法留下的印象實在是太慘烈,太深刻。

他決定要破壞太子和趙令儀之間的緣分,然後潛入了趙府,看見了一幕幕,也聽見金玉鏘給予的評論。

禍國妖妃,他第一次覺得神棍竟然還真的蒙對了。

不過瞧着神棍竟然為難小姑娘的時候,他選擇了出手相助。

雖然小姑娘並不感激就是了。

這是重生後的第一次相遇,第二次,便是他隱約記得,趙令儀和太子路邊相見的故事,所以果斷的再次跳出來破壞。他成功了。

小姑娘並不感激,還很提防。

他能理解,畢竟自己的行為有些荒謬,不過當他脫口而出「我要娶你」的時候,小姑娘的眼神徹底變了,明眸善睞之中,透着一絲譏諷。他很討厭那種眼神,像極了死的那天,眼中深藏的東西。

她一身男裝,沒有梳妝,雲鬢浸墨,淡眉如秋水,聞麝蘭之馥郁,荷衣欲動兮。

程伯庸忽然覺得,如果自己是不想讓「趙貴妃」出現而娶了她的話,也不虧。

不過小姑娘不領情,含笑譏諷道:「我怎麼不知道,程世子還是個登徒浪子!」

程伯庸有些後悔自己的莽撞,他也不知道怎麼解釋,自己是好意,最終乾脆不解釋了:「那我不娶了。」

趙令儀斂眉,這回是真真正正的扭身就走。

一方面是不想和傻子說話,一方面是欲擒故縱。

他瞧着人快步離開,隱隱覺得自己似乎又說錯了什麼話,眼看着天色還沒全黑,他有些擔心,若是她和太子相遇了怎麼辦?若是她再入宮,倒不如自己現在就殺了她。

「那我送你回家吧。」他跟上,面無表情的說。

她沒有拒絕。

其實這一次出來,她是希望太子能送她回家,不過太子沒來,換成了世子也不虧。

不過因為他之前莽莽撞撞的話, 導致兩人的氣氛,很尷尬。在上車之際,他伸出手。趙令儀也不矯情,手放到上面,徑直上了馬車。

馬車很大,縱然是三個人坐着都綽綽有餘,令儀斂眉,不言不語。

身邊的人,是殺死她的兇手,又是一個英雄。她覺得自己不該去憎恨,可又怎麼能不增很?

他有他殺人的道理,自己有自己憎恨的道理,兩種道理,並不矛盾。只是尚且柔弱的自己,還做不到殺他,那就先耽擱一下吧。

她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輕聲的說:「多謝世子送我回家。」

利用,和殺死對方,也不矛盾。

程伯庸沒說話,他感受到了一絲殺意。對方為什麼會恨自己,難道,她也是重生?他動了動手,同樣的眼中閃過殺意,只是無人察覺罷了。

在隱藏於濃墨一般烏雲之中的月亮下照耀下,飛快的駛向趙府。

剛剛抵達,就見門口站着管家,帶着一群人,此人乃是公孫夫人的親信,能坐上管家,全靠公孫氏。

趙令儀剛一下馬車,就被他逮住,他為了討好公孫氏,當著眾人的面,便斥責道:「大小姐偷偷出府,私會何人,如今夫人已經知曉,還不快隨我進去跪地認罪!」

說著,吩咐人去稟報夫人,還要伸手捏趙令儀的胳膊,拿豌豆一般的小眼睛之中,閃過一絲色情,大小姐,可比表小姐還好看。

緊跟着下來的程伯庸臉一沉,飛快上前,抬腿一腳就將人踢翻在地,望着燈火通明的府邸,他淡淡道:「看來我得送你進去。」

管家疼的不行,惱羞成怒:「大小姐怎麼還把姦夫帶回來了?」他咬了咬牙,心道有公孫夫人撐腰,也不怕什麼小姐,立即吩咐下人,衝上去拿下。

趙令儀不動聲色的看了眼四周,趙府在三街,這街道上不少大戶人家,看樣子對方是想要把自己搞臭了。她對着以保護者姿態,將自己攔在身後的程伯庸說道:「還望程世子幫我教訓他們一頓,我自會有好禮相送。」

他點了點頭,下手狠辣。

趙令儀看着鼻子出血的管家,微笑着讓燕飛攙扶自己走進去。走了一天,這身子明顯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不過還有最後一關,總要通過了才好放心的休息。

正廳內,聽着前來稟報的下人,公孫夫人露出痛快的笑意,眼看着一身男裝走來的趙令儀,她恍惚看見了自己的兒子,一股怒氣噴涌而出。死死抓着自己把手,她冷聲道:「一個奴才竟然慫恿主子不學好,來人,拖下去亂棍打死。」

她沒法直接在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