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吧?高冷校花堵男寢送奶茶?》[瘋了吧?高冷校花堵男寢送奶茶?] - 第2章 提前到來的獸潮

第二章 提前到來的獸潮彌天大雪,寒氣逼人。
一日,過得如此之快,但這一日對於道生來說真是難以入眠。
在他的腦海中,依舊是迴響着樂依依那句不留一點情面的話。
漫天雪花,冰冷無比。
道生站在山頭之上,望着這片巨大的東方落。
一望無際,所有的植物都是披上了一層厚厚的雪,銀裝素裹。
我會死在這裡嗎?」
道生嘆了口氣,聲音中透露着濃濃的無奈與不甘。
沒有被樂依依選上,便是意味着在這裡等死!
獸潮來臨時,能從獸潮中生存下來的人太少太少,可以這樣說,一千個人或許只有一個人才能生存下來!
而生存下來的這個人其未來將是光明的!
因為他抵擋住了巨大的壓力!
道生的話音剛落下。
便在這時,風雲巨變,大地猛地一顫。
隨後煙塵滾滾,從道生站着的這個地方望去,就好像是污濁的海水正在嘶吼着,呼嘯而來!
道生面色大變,他眼珠子猛地一瞪,幾乎要掉出來了。
他顫抖地說道:獸……獸潮提前到來了!」
鬼哭狼嚎,呼天搶地。
在這一刻,所有道宗的弟子都聽見了這聲音。
頓時,道宗所有的弟子全部亂了!
獸潮,是神靈大陸最為嚴重的災難!
獸潮分三級,道生知道眼前的獸潮是三級!
但雖說是最低的三級獸潮,其危險程度卻高得離譜!
天空之中,突然多出了四匹赤紅翼馬!
紅色的翅膀在半空中不停地扇着,紅色的光芒對於任何人來說顯得很刺眼。
道宗的精英弟子,長老,掌教全部走了!」
有位弟子悲憤地發出這樣的話,話雖說得很憤怒,但更多的是無奈與深深的恐懼。
這十匹赤紅翼馬乃道宗最為珍貴的靈獸!
它們可日行萬里!
在這十匹赤火翼馬中,有一窗帘緩緩地拉開,隨之露出了令所有男性迷之的精緻面容。
道生望着這精緻的俏臉,雙手死死地握着。
少年的臉因憤怒而顯得有些猙獰。
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樂依依對他說過的話。
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精緻得不能再精緻的面容!
他要記住這精緻的臉蛋,然後他要過去,將他的心裏話說出去!
曾經,你看錯了我。
但此刻,他並沒有說。
因為道生知道在沒有絕對實力前,說這話無疑顯得很蒼白與無力。
樂依依的視力很好,她的雙眸往下看,不禁意間,看到了面色略微蒼白的少年,她望着這位少年,想起了之前對少年說過的話,皺了下眉頭,嘀咕道:希望你平安無事吧!
道宗是不帶廢物的!
唉!」
她絲毫不知再次見到少年會驚訝地幾乎把嘴給掉了,會震驚地幾乎把眼珠子給掉了。
十匹赤紅翼馬化為十道紅色光芒向著遠方飛去。
道生望着離去的它們,臉色極度的複雜,隨後想到了什麼,面色不由地蒼白了下來,跟着人群瘋狂地逃跑了!
他要活下來!
只有活下來,他才能去找到那位少女!
死了,什麼都沒有,這個世界上的人也不會記得有他這個人物。
道生體內血氣不斷翻滾着,雙腳微微一動,速度就快上了不少。
這步伐叫疾風之步,這是道宗最為基礎的步伐,幾乎所有的道宗弟子都會,道生也不例外。
遠處,獸潮就宛如滾滾煙塵呼嘯着過來。
啊!」
救命!
救命!」
人群中響起了凄慘的聲音。
三級的獸潮對於整個東方落的武者來說是個巨大的災難!
很多的人當得知獸潮來臨時,第一個反應就是逃!
逃得遠遠的!
遠離這個災難的地方!
但是很多人剛一作出反應便是被那些兇殘的獸給吃掉了!
泥濘的土壤上時不時會鑽出長滿了刺的凶獸。
此獸全身金黃,雪花飄在了它們的身上,看上去頗為的美麗。
這是被修士稱為黃金甲獸的生物,它們一看見有人過來,便是張開血盆大口。
身高一米八的修士便是被這群殘忍的生物硬生生地吞了下去,吞完後,它們還舔了舔嘴唇,那模樣令人心生恐懼與顫抖。
一幕幕兇殘的畫面落在了道生眼中,他的面色很蒼白,毫無血色,氣喘如牛,心驚膽戰。
他的速度並不是很快,眼看泥濘土壤上突然多出了黃金甲獸,這黃金甲獸見到他,瞬間露出了口水,想要撲上去咬他一口!
他雙眸猛地一縮,面如土色。
就在這時,一位虎背熊腰的少年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少年拿起了長劍對其猛地一砍。
黃金甲獸僅是愣了一會,但也就是這一會,少年帶着道生遠遠地離開了這片危險地區。
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