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吧?高冷校花堵男寢送奶茶?》[瘋了吧?高冷校花堵男寢送奶茶?] - 第4章 避難城池

第四章 避難城池大地彷彿在流血,方圓萬里,成片的屍骨,那樣子就好像是世界末日一樣,看之令人心生恐懼。
距離獸潮已經結束了一段時間了,雪花依舊在飄蕩着,落在屍體上,將血沖洗着。
冰天雪地,寒氣襲人。
東方落大地之上有着一巨大的玄鷹,而在玄鷹之上則是站着一位面龐清秀,白衣如雪的少年。
這位少年自然是道生。
道生的目光一直死死地盯着前方。
下面是白茫茫的一片雪林。
很快,玄鷹便是飛到了那座破舊城池的上方!
這座城池是如今整個東方落唯一的一座!
其餘的城市無不被妖獸佔據着!
人類想要奪取它們的城市,唯一的方法便是用自己的力量去斬殺這些妖獸!
獸潮在整個神靈大陸上是最為嚴重的災難!
這些妖獸不知從哪裡,它們突然出現,且數量眾多,對於修為不高的修士來說簡直就是個災難啊!
道生輕輕一蹬玄鷹身上,穩穩地落了下來,站在雪地上,望着前方的巨大鐵門,輕輕一笑,摸了摸玄鷹的頭,道:你走吧!」
玄鷹突然一愣,它想不到少年為何變得如此好說話了,但很快,它內心極為的激動,隨後飛到了湛藍天空中,遠遠地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道生嘆了口氣,他如今的修為是搬血境中品二重,體內擁有着七十條金色血絲。
這修為簡直是太低了!
城池內人數極多,很多人望着新來的道生,皆是皺了下眉頭,隨後紛紛走開。
便在這時,一道聲音陡然響起。
哎呦,新來的?
沒看見我牌子上寫什麼嗎?
想要避難嗎?
就需要交出兩枚血紋丹!」
道生望着聲源處,皺了下眉頭。
說話的是位青年,他身穿青色長袍,氣宇不凡。
他語氣傲慢,狹長的眼睛充斥着不屑之意,望着道生就好像在看着獵物一樣。
道生聽到這話,面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但這時,魔將的聲音陡然響起。
道生,不要惹怒他!
你不是有血紋丹嗎?
給他就是了!
你現在實力不夠,惹了他可就糟糕了!」
道生想想魔將的話說得很有道理!
他身上正好有兩枚血紋丹!
作為道宗的弟子,每年都可以領取血紋丹!
血紋丹乃一品丹藥,雖說是為最低的丹藥,但對於搬血境界的人來說可是大補啊!
丹藥共分七品,一品最低,七品最高!
傳說中,七品的丹藥可化人,實力超強!
非人類強者惹不起啊!
道生揮了揮手,將丹藥放入到青年的手中。
青年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他將丹藥放入袖口中,同時喝道:算你識相!
不過,我得告訴你!
這只是你一個月的住費!
一個月後,你就得給我十枚血紋丹,再過一個月,你就得要給我二十枚血紋丹!
以後,每個月都要翻倍,你懂嗎?」
道生陰沉着臉,話不多說,從青年身邊經過。
但便在這時,青年突然出拳,狠狠地揍在了道生身上。
這一拳,青年使用了百分百的力量!
青年的修為在搬血上品一重!
他這拳,力度可是大得狠啊!
道生瞬間倒在了地上,噴出了一口血。
他陰沉着臉,死死地盯着青年,他要死死地記住青年的模樣!
日後,待他實力強大起來,他必定報仇!
青年高傲地望了道生一眼,冷哼一聲。
我說的話你沒聽見嗎?
滾!
快滾!
記得下個月給我十枚血紋丹!
不然你就滾出去吧!
這裡不歡迎你!」
周圍有不少的人都是噤若寒蟬,他們望着囂張的唐元,絲毫不敢說話,有些人臉上雖說掛着憤怒,但卻敢怒不敢言。
大家都知道唐元不好惹,這並非是唐元本身的實力,而是他背後的所站着的勢力!
唐不倒!
這是一個新的勢力,據說是召集了東方落數位高手坐鎮!
這些高手並未離開東方落!
不過話有說回來,若非有這些高手的存在,東方落中有哪來的城池呢?
這座城池乃唐不倒所建的,這裡一切的規則都是由唐不倒勢力所規定!
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掌握在唐不倒勢力中。
道生的臉色很差,但是他知道隨意的衝動將會導致殺生之禍,如今之計,能忍便忍!
道生低着頭,在無數人眼中,向著最偏僻的地方走去。
道生,待會我教你功法!
然後去幹掉他!」
魔將說道。
他乃道生的師傅,如今見道生竟然被小小的搬血境界的人欺負了,他受得了的?
道生聽聞,目光微微發光,就宛如黑夜中的皎月。
很快,他便來到了一間小屋子,這裡很臭,周圍無人。
如今,他只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