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吧!陰鬱太子每晚把我親哭》[瘋了吧!陰鬱太子每晚把我親哭] - 第3章 求着嫁給你

    從柜子里出來以後,白蘇蘇不禁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氣。

    剛才真的憋死她了!

    不過鳳長歌和麗妃也真的是夠膽大包天的,給皇帝戴綠帽也就算了,居然還敢懷孕生娃!

    真不怕皇帝查出來什麼嗎?

    而鳳棲梧則是在這時慢條斯理的從柜子里出來,垂眸看着白蘇蘇雪膚烏髮的嬌美面容。

    以往他最是厭惡女人,更不要說多看一眼了,但是此時的白蘇蘇落在他眼裡,竟看起來格外的可口迷人,好像一隻白乎乎的肉包子。

    白蘇蘇則是在這時抬頭朝面前的高大身影看過去。

    下一瞬,漂亮而澄澈的桃花眸露出一絲明顯的驚艷之色。

    看小說的時候,她只覺得作者形容的對方的臉跟刀斧刻出來的一般稜角分明,硬朗俊美,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有些過於浮誇了。

    不然她做的夢那麼逼真,怎麼就想像不出來他的臉什麼樣兒?

    可如今親眼看到這人的長相,她才發現,書里的形容一點都不誇張,甚至沒能寫出他十分之一的姿容。

    此時的鳳棲梧身着一身大紅蟒袍,長發有些凌亂的散了兩縷垂在耳邊。

    但這並未有損他半分丰神俊朗的形象,反倒為他平添了幾分邪魅狂狷的感覺。

    且由於他身材高大威猛,一雙狹長上挑的瀲灧鳳眸極為凌厲逼人,因此給人的壓迫感極重。

    白蘇蘇只盯着他的臉看了一小會兒,便被他強勢冷厲的氣場給壓得有些呼吸困難,猛然回神。

    氣勢凌人,在鳳棲梧身上不只是一個形容詞。

    靠近他的人,絕對能夠像她此時這般感受到那股強大的無形壓力。

    ……

    就在這時,鳳棲梧倏然伸手捏住白蘇蘇的下巴,強迫她抬頭對上自己的眼睛。

    然後意味不明的看着她,「你不怕孤?」

    有意思。

    竟然有人對他一個人人避之不及的瘋太子露出驚艷痴迷的神色。

    面前這個女子……絕對不是原本的白蘇蘇。

    雖然是同一張臉,但是眼神卻完全不一樣。

    不過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不管她是妖精也好,鬼魂也罷,這個女人他鳳棲梧都要定了!

    聽到鳳棲梧的話,白蘇蘇一怔,隨即有些吃痛的擰眉道:「你先放開我。」

    見她秀眉輕蹙,小臉蒼白,一雙烏黑的桃花眸濕漉漉的含着幾滴要掉不掉的淚水,鳳棲梧鬼使神差的鬆開了自己骨骼分明的手掌。

    結果一鬆手才發現,她的下頜處竟留下了自己的紅指印。

    鳳棲梧不禁劍眉一皺。

    居然真和麵糰似的。

    嬌氣包!

    而白蘇蘇則是在舒了一口氣後,眼睛刻意避開他那張帥的人神共憤的臉,有幾分泫然欲泣的嗓音嘶啞道:「臣女的清白已經被太子殿下奪去,現在還有什麼可怕的?大不了便是一死罷了!」

    實際上,白蘇蘇的腦子卻冷靜極了。

    她篤定鳳棲梧不會殺她!

    因為原文里的鳳棲梧,是一個患有嚴重厭女症和狂暴症的殘暴冷血的傢伙。

    宮女不小心碰了他一片衣角都要被他一掌擊斃,更不要說其他想要靠近他的女人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