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 - 第1章 新婚夜,她竟敢私奔

「本王說過,不要去碰惜月,你當我的話是耳旁風嗎?嗯?」墨瑾煊冷冷的掐着古清楠的脖頸,狹長的眼眸里儘是冷意。

「楠,楠楠沒有~」古清楠艱難的從喉嚨里發出聲音,整個人都處於一種窒息的恐懼感,脖子處傳來陣陣鑽心的疼痛。

「放開~楠楠~」古清楠雙手拍打着墨瑾煊,一不小心,碰到了他臉上那半塊漆黑恐怖的面具。

下一秒,墨瑾煊手上的力度加深,古清楠眼前一陣發黑,雙手無力的垂了下來。

滾燙的淚水順着臉頰滑落在墨瑾煊的手背上,讓他嫌棄的皺了皺眉。

「最後一次警告你,再敢碰惜月,本王殺了你!」墨瑾煊扔下這句話,直接將古清楠甩在了地上,冷漠的往外走去。

「咳咳咳……楠楠要找師傅,楠楠要回家~」古清楠劇烈的咳嗽着,驚恐的將自己縮成了一團,脖子上的疼痛越發的強烈。

在墨瑾煊離開後不久,兩個人影悄悄的潛進了古清楠獃著的房間。

「沒想到還是個美人兒!」其中一人用力的吞了吞口水,色迷迷的盯着古清楠,搓着雙手,「小雀姑娘說了,王爺不會碰這個傻子,今兒可便宜咱哥倆了!」

「你們別過來!」古清楠聽到聲音,抬頭正好看到兩個男人猥瑣的盯着她,驚恐的往後挪着。

只是那兩人壓根沒有理會古清楠的話,直接把她推倒在地,捂住了她的嘴,一把扯開她的喜服。

古清楠所有的呼救都被堵在了嘴裏,驚恐的睜大眼睛看着放大在眼前的臉,眼淚不停的湧出。

雙手胡亂的揮舞着,指甲狠狠的划過男人的臉。

「呸!賤貨,竟然還敢掙扎!」男人臉上吃痛,將捂着她嘴的手高高抬起。

在古清楠還來不及呼救的時候,一巴掌便狠狠的甩了下去,頓時讓她頭暈目眩,脖間那陣陣鑽心的疼痛讓她噴出一口黑血,意識漸漸模糊。

「怎,怎麼回事!」打人的男子冷不丁的被濺了一臉腥臭的黑血,腦子瞬間懵了,連滾帶爬的往一旁去,另一人也被嚇癱在了原地。

兩人看着古清楠在地上狠狠地抽搐了幾下,雙目圓瞪,七孔流出的黑血,染**大紅的喜服,徹底斷了生機。

「怎,怎麼會這樣!」兩人顫抖着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們只想趁機開個葷,可沒想弄出人命來啊!

「大哥,跑,跑吧!」

「不行!現在跑了,我們就死定了!小雀姑娘知道我們來過,她會把我們供出去的!」

兩人穩了穩心神,顫抖的將古清楠的屍體偷偷扛了出去。

只是今日瑞王娶妻,前門後門儘是往來的賓客和下人,所以二人只能將古清楠的屍體扔去馬廄,只等夜深人靜之時再來處理。

*

日漸西沉,黃昏下的瑞王府被拉出了長長的影子,天上突兀的響起一聲悶雷,一陣微風拂過,讓前院的賓客冷不丁的縮了縮脖子,只覺得今日的喜堂帶着幾分陰森。

那兩人扔了古清楠的屍體,貓着腰瞅着外頭的動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