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 - 第2章 這門婚事他根本不在乎

古萬和掃了眼那連個信封都沒有的信,上頭歪七扭八的大字,還真的挺像的!

「混賬!來人!去把那個逆女給本侯找回來!」古萬和厲聲吩咐了一句,轉頭顫抖的道:「王爺,等找回小女,小侯一定查清此事,給王爺一個交代!」

古清楠剛挪到前院,便聽得這一聲憤怒的聲音。

「爹爹,小猴子在哪裡呀~」古清楠清靈的聲音打破了喜堂的壓抑。

古萬和愣了一下,方才回過神來,只是他才不會傻到和傻子論侯和猴的區別。

「你個逆女竟如此任性妄為!還不快滾過來給王爺認錯!」古萬和衝著人群外吼了句。

「爹爹,楠楠衣服太厚太長了,滾不動呀~」古清楠委屈巴巴的回了一句,「要不然楠楠把衣服脫了吧!」

周圍的人聽古清楠要換衣服,忍不住低聲偷笑,傻子果然是傻子,也有好事的直直的盯着她,巴不得她脫光了才好。

小雀渾身震了一下,絕對不可能是她回來的!

「混賬!簡直混賬!還不快去把她帶過來!」

古萬和被古清楠的話氣得吹鬍瞪眼,這逆女前腳被人說成是私奔,後腳就要當場脫衣了,這還成何體統!

「小雀,怎麼回事?」墨瑾煊周身冷漠的開了口,眼神卻好似能穿透人群看到外邊的人一般。

自己名義上的未婚妻,哪怕是他不要的人,若敢與人私奔,他一定讓她生不如死!

「王爺,奴,奴婢……」小雀驚恐的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來。

「姐姐,原來你在這裡呀!你說帶楠楠去買糖糖,半路又不見了,楠楠找不到你,還摔倒了,衣衣都髒了呢!」古清楠在外頭就聽到了墨瑾煊的話,一進來就坐到了小雀的面前,伸出手抓着她晃啊晃,「姐姐,楠楠要吃糖糖。」

「古小姐,你,你胡說什麼!明明就是你,你留信與人私奔了!」小雀驚恐的往後挪了挪。

這傻子本該是死人的!而且為了萬無一失,她還安排了兩個男的……

怎麼可能!她怎麼沒死!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她,她是人是鬼!

「古小姐,你怎麼可以隨便污衊小雀?咳咳咳~~」白惜月眼中閃過一絲怨恨,說話的時候猛的咳了起來,這王府上下,誰不知道小雀是她的貼身婢女!

說小雀便等於是說她!

「私奔是什麼呀?楠楠不管,楠楠要吃糖糖~你咳的這麼厲害是不是姐姐把糖糖都給你吃了?」古清楠眼睛一紅,眼淚直接流了下來,像極了被搶了糖果的小孩一般。

墨瑾煊一直冷眼看着古清楠他們,總覺得這個傻子和之前有些不一樣。

不過一刻鐘,便有侍衛匆匆趕來了。

「王爺,馬廄處發現兩具男屍,皆是中了劇毒。」侍衛單膝跪地,道:「經查,是後院洒掃的下人,在馬廄還發現了這個。」

侍衛雙手捧上一根發簪,上頭還沾着些黑色血跡。

「咦,這不是楠楠給姐姐買糖糖用的嗎?」古清楠一臉純真的問了句。

「不,不是,沒有。」小雀驚恐的搖着頭,怎麼什麼都不一樣了!

「王爺,有人在半個時辰前見到小雀和那兩人說過話。」侍衛小心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