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 - 第4章 楠楠不要和大公雞拜堂堂

小雀話還沒說完,就被一旁的婆子一巴掌甩過去了。

「我侯府的大小姐也是你可以隨意詆毀的嗎?」古萬和硬着頭皮出聲,那婆子自覺的退到了他身邊。

這種事被攤在明面上說出來,打的就是侯府和王府兩家的臉面了。

「王爺,這婢女着實膽大妄為,這件事您怎麼看!」古萬和雖然站着理,可這會兒面對墨瑾煊,依舊覺得底氣不足。

「拖下去,杖五十,關進暗房。」墨瑾煊瞥了眼小雀,冷聲下令道。

「王爺,奴婢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您,為了王府着想啊!」小雀不甘心的喊着。

墨瑾煊一個眼神過去,便有人摸了個東西塞進了小雀的嘴裏。

「王爺,這堂……」小雀被拖下去後,古萬和心裏舒服了點,對着墨瑾煊弱弱的道。

「吉時已過!」墨瑾煊冷冷的撂下一句話,轉身便離開,意思不言而喻。

「嗚嗚嗚~夫君你別走呀~楠楠不和大公雞拜堂堂~」古清楠看着墨瑾煊離開的背影,嘴角一癟,就嚎上了,「大公雞會啄楠楠,楠楠怕怕,楠楠不要~」

已經走到門檻的墨瑾煊生生的停下了腳步,周身散發出來的冷意讓人如墜冰窟,冷冷的看着古萬和道:「古侯真是好教養!」

古萬和一臉懵的搖着頭,想解釋,可有人信嗎?

他是真的沒說過這話啊!也不知道古清楠從哪裡聽來的這些亂七八糟的。

「喜婆。」墨瑾煊冷冷的叫了喜婆一聲,「讓她拜堂。」

後者愣了一下,這才顫抖的給古清楠重新蓋上了紅蓋頭,將一個人的婚禮進行到底。

而墨瑾煊只是冷冷的瞥了眼獨自站在喜堂中間的古清楠,便徑直離開了。

「禮,禮成!送……」三拜之後,喜婆連送入洞房都沒敢說出口。

「爹爹,說好的糖糖呢?」古清楠聽到禮成後,一把掀開蓋頭,跑到古萬和面前,伸出小手手要糖糖。

「混賬,把蓋頭蓋回去!」古萬和低聲訓斥了句,偷眼看了下四周的人。

「王妃,您該去喜房等着王爺,不該站在這裡的,更不能把蓋頭掀了。」王府的婆子看着古清楠掀了蓋頭,眼神一冷,冷聲呵斥了句,絲毫沒有把她當主子。

「夫君都去找剛剛那個小姐了,楠楠才不去房間餓肚子呢!」古清楠嘟着嘴,一把將蓋頭扔在了婆子頭上,道:「不能掀蓋頭,那就你戴着吧!那塊大布布要悶壞楠楠了!」

婆子被突然落在頭上的蓋頭給嚇的一激靈,慌忙扯下蓋頭,偷偷的看了眼四周。

古清楠也懶得理會,將「傻」進行到底,繼續要糖糖。

古萬和恨不得一巴掌打過去,簡直太丟人了!

在家的時候都和傻子說好了,沒想到來到王府還是出了這麼多的變數。

果然,傻子的話不可信!

「知畫,拿糖給她,從今日開始,你就貼身侍候大小姐。」古萬和煩躁的對着身邊的婢女說了句。

「是,老爺!」知畫掩下眼裡的不甘,乖巧的應了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