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瘋了!新婚夜她竟挑釁戰神王爺!] - 第9章 她再賭,賭一個機會

「你個賤人,你為什麼沒有死!」翠紅猙獰的看着古清楠,隨手撿起一塊大石頭,一步步的走向古清楠。

古清楠的眼神閃過一絲輕蔑,這翠紅哪裡還有今晨在王府的半分懼怕,眉目間的算計一覽無遺。

「我明明在你脖子上抹了葯,為什麼你還能活着!」翠紅舉起的石頭狠狠的朝着古清楠的頭上砸下去。

只是那石頭還未落下,手腕就被古清楠牢牢地抓住了,而那石頭此刻也已經易主了。

「你你你……」翠紅驚恐的看着古清楠,這傻子此刻哪還有半分的傻氣!渾身散發的氣息陰冷恐怖。

「我什麼我?剛剛不是還挺能耐的?」古清楠一把推倒翠紅,淡淡的道:「我脖子上的傷口是誰讓你做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翠紅驚恐的喊了句,她這會兒悔得腸子都要青了。

她為什麼要帶着古清楠來這荒郊野嶺的破廟中。

現在倒好,她成了那個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人了!

古清楠手上一用力,翠紅的手腕直接脫臼了,疼得她慘叫了一聲。

「說不說!」古清楠冷聲道。

「我,我不知道你……」翠紅顫抖的話還未說完,古清楠已經一腳狠狠的踩在了她的膝蓋上,只聽到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和翠紅的慘叫聲。

古清楠倒是有些意外了,這具身子打起人來,還挺得心應手的。

「說不說!」古清楠嘴角勾起一抹陰狠的笑意,好似來自九幽之下,聞者皆俱。

「我,我說……」翠紅驚恐的道:「是,是小雀,小雀她讓我這麼做的,葯也是她給的!」

「小雀?呵!你以為我會信?區區一個婢女能懂那麼複雜的藥理?」古清楠眼神一冷,腳下已經用力,翠紅的另一隻腳瞬間軟了下去。

「啊!」翠紅慘叫一聲,斷肢的疼痛讓她眼前一黑,在即將暈過去的時候卻被古清楠給一針扎醒了。

「啊,你,你到底是人是鬼!」翠紅驚恐的用僅剩的一隻完好的手往後挪着。

「是神!」古清楠嘴角一勾,將手中的石頭拋着玩,「你若不說實話,那我……可以送你去做鬼!」

翠紅只覺得渾身冷的如墜冰窟。

「我說的都是實話,小雀她,她一直跟着惜月小姐,區區一瓶毒藥她怎會不懂!」翠紅又怕又恨的道:「惜月小姐比你這個惡魔好上一千一萬倍,惜月小姐就是仙女,天下間只有她配當瑞王妃!」

古清楠嘴角微勾,道:「我是惡魔又如何,我嗤之以鼻的瑞王妃之位,是白惜月永遠可望不可及的高度!」

「你個惡魔,你別得意,等王爺知道你的真面目,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翠紅咬了唇,不甘的喊了句。

「是嗎?」古清楠冷冷的道:「本妃……等着!」

「你你你……」翠紅被古清楠那囂張邪肆的笑意給驚得渾身寒毛倒豎,她難道一點也不怕嗎?

「想害死我的,除了你和小雀,還有誰?」古清楠隨口問了句。

「呵!王府上下誰不想你死!你只會讓整個王府淪為笑話!」翠紅怕怕的往後縮了一些。

「不說?那留着你還有何用!」古清楠嘴角勾起一抹嗜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