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謀天下》[風謀天下] - 第10章 醒醒酒

亭中眾人一片寂靜,眼神在她和白蘇蘇身上來回,我冷眼看着她們的反應,就知道織造署司務之女的話不是糊塗話,是酒後吐真言。
我移開眼神,轉而看向白蘇蘇,她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兩隻手緊緊抓着衣袖,眼神有些慌亂,但骨子裡的傲氣不減半分,依舊昂着頭。
換作是旁人,早就跪地同我解釋求饒,她是料定我不敢把她如何,才紋絲不動。
我的眼神重新落到織造署司務之女的身上,冷冷開口,「張秀女殿前失儀,以下犯上,拖下去,杖斃。」
兩個侍衛走進來,壓着張秀女,亭中眾人都慌了神,臉色蒼白。
「皇后娘娘,微臣斗膽,想為張秀女求個情,她年幼不懂事,說些酒後胡話,還望娘娘從輕發落。」
先生從位子上起身,走至中間跪下。
我看着他,緩緩閉上眼,心裏泛起一絲漣漪,最後歸為平靜,「先生仁心,但張秀女犯的是死罪,本宮若不秉公處理,如何管理後宮,來人,拖下去。」
後宮裡從不缺乏難聽的流言,我自是不會因為張秀女這幾句話起殺心。
我縱是有心饒她一命,太后也不會留着她,莫要說還有白蘇蘇。
即便我饒過她,她也活不過月余,而先前福美人的事我已讓太后心生不滿,若我饒過張秀女,更會引得太后不滿,覺着我心腸太軟,辦事不力。
依着太后的手段,她定會拿我身邊的人開刀。
如同我剛入宮時那樣的,我的兩個陪嫁丫鬟慘死的一幕幕,我日日記在腦海里。
我如何要為了一個必死之人而再讓身邊的人無辜枉死。
張秀女被拖了出去,嘴上塞着帕子,她的酒,便是要醉一輩子了。
我在秋山的攙扶下走到先生身邊,示意秋杉將先生扶起,「往後,各位便是在宮中伺候,不論是主子還是侍婢,管好嘴才是活下去的第一步,禍從口出,望各位銘記在心,謹言慎行。」
話落,我的眼神落在白蘇蘇身上,她低下頭,不敢與我對視,眼神慌亂的四處飄。
「本宮不希望張秀女的酒後胡話,傳出這個亭子,今晚月色甚好,你們便留在此賞月,醒醒酒吧。」
我的眼神看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