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謀天下》[風謀天下] - 第4章 都長着同一條舌頭

「娘娘,應秀女的身子本就羸弱,經不住嚇,下官已儘力救治,但恐怕還是無力回天。」
太醫跪在床榻下,雙手作揖。
我冷着臉沒有說話,思索着對策,斷不能讓應尚書知曉此事。
宮裡的下人都長着同一條舌頭,可整個清水殿有近五百個秀女,三日後的考核起碼有一半的秀女會被篩下來,這些秀女遣回家中,舌頭可就由不得她說了算。
「先把她抬回鸞鳳殿。」
我看了一眼床上纖瘦的小人兒,沉聲吩咐道。
我命檜芝派人出宮去尋個與應書鳶樣貌體型相似的女子,越快越好。
我看着屋外圍着的幾個秀女,她們最好祈禱應書鳶可以安然無恙,或者能找到個與應書鳶樣貌相似的人。
回去的路上我已想好了對策,檜芝的時間不多,最多半個月,若是找不到與應書鳶容貌相似之人,或者應書鳶的病毫無起色,淘汰的秀女只能給應書鳶陪葬。
數十萬將士的性命,同數百個秀女比起來,孰輕孰重。
我將此事一五一十的向太后稟報,太后有些不滿我的優柔寡斷,但也沒太過苛責於我。
「對了,檜芝,你在宮中多年,可知道原先住在這中宮的主子。」
我思索再三,還是沒忍住開口問道。
六年了,我縱然知道她的存在,卻也沒有太過好奇,可那日見着他醉酒的樣子,我忍不住想知道她是個怎樣的人。
檜芝手上的動作一頓,面上閃過一絲不自然的神情,很快又恢復如常。
「回娘娘的話,奴婢從前是伺候太嬪的,哪能有機會靠近中宮呢。」
檜芝的語氣故作輕鬆。
我緊緊的盯着她,嗯了一聲。
檜芝的底細我再清楚不過,除了太后身邊近身服侍的宮女,也只剩她對先前的中宮主位有所了解。
我以為六年的主僕情,檜芝已經是我的人了,現在看來也和她們是一條舌頭。
養不熟的狗都沒人喜歡,何況是人。
我收回了眼神,沒有再追問下去。
我對檜芝的態度愈發熱絡了起來,賞了她不少東西。
應書鳶在床上挨了三天,最終還是沒能熬過去,我趕到她床前時,她已經沒了氣息。
毫無血色的小臉,渾身僵硬。
我忍下心頭的不適,別過眼去,「去回稟太后一聲,說應家小姐沒福分,已經去了,對了檜芝,讓你找的人如何了。」
「奴婢擔心走漏風聲,不敢大肆宣揚,只能派人在京城附近尋覓,已尋得幾個相似之人,再有兩三日就能到京城了。」
檜芝攙着我的手往院子里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