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謀天下》[風謀天下] - 第8章 幾分薄面

可我已非當年的我,她一手**出來的我,不會再像六年前那個夜晚那般,膽小無能。
如今的我,便是從前的她,六年輪迴,又回到當初一般的境遇,可我從卑微屈膝的跪在她腳邊哭着求饒,到現在,站在了她的位置上。
我不知,有沒有一天,她會後悔。
我的一生,終歸是斷送了的。
從一出生,就斷送了。
我站在院子里,抬頭望着。
「娘娘,您在看什麼?」
秋杉給我拿來斗篷,披在我身上。
「天。」
我出神的看着天上不停變幻的雲。
宮裡的天,和小時候在家中看的天,有什麼不一樣呢?
我便是那籠中鳥,日日困在磚瓦里。
「天?」
秋杉不解的問道。
我收回眼神,笑了笑,「你進宮前可出過家門?」
「自然。」
秋杉十分奇怪我為何這麼問。
「本宮從出生到現在,進宮的時候第一次離開府邸。」
我邊說邊走回寢殿,入宮對我來說不過是從一個牢籠,又進到另一個牢籠。
我換了身衣裳,叫上秋杉,去了鏡心院。
還有月余就要到大選的時候,依照慣例,我該盯着她們學習宮中禮儀,琴棋書畫。
皇上最善丹青,因此在教習的時候,對丹青的要求也會嚴苛一些。
鏡心院里吵吵鬧鬧,我輕咳一聲,瞬時寂靜一片。
「本宮來看看你們學習的如何,你們不必太過拘束,似尋常般即可。」
我在秋杉的攙扶下走下台階,說著場面話。
人群中,我看到應書鳶在角落裡,十分不起眼。
經過月余的教習,她們身上的習性都有了變化,越來越和宮中的人相似。
若是太后看到,定會稱讚幾分。
一道眼光始終落在我身上,是白蘇蘇,丞相府的三小姐。
所有人看到我都微微低着頭,不敢看我,只有她昂着頭,直視我的眼神。
她是相府三小姐,論家世,她不比我差,若不是我的姨母是太后,那麼此刻的皇后,便會是她。
丞相府三代為臣,曾出兩位皇后,乃百年世家,家族底蘊深厚。
白蘇蘇的姑姑就是先皇的原配髮妻,但因着是前朝丞相老來得女,娘胎里就落下了毛病,身子一向羸弱。
嫁給先皇三年,先皇剛剛登基,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