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將軍要你寵着他》[夫人,將軍要你寵着他] - 第4章 試試這個風格

「姑娘,你等的人該不會是不來了吧,要不點一點兒什麼吃的?」
店小二往後面看了看,輕煙色微微挪了挪身子,擋住了店小二窺探的視線,想了想,道:「要最烈的燒刀子一壺,順便再來幾盤小菜。」
小二雖然有些奇怪,但還是沒說什麼,轉身下了樓。
等到小二把東西送上來,輕煙色走到床榻處,拉起被褥,男人此時此刻已經陷入了昏迷。
她伸出手,開始解男人身上的長袍。
這男人身上的傷這麼重,又不能喊大夫,只能先用烈酒做消毒處理,再想方法止血。
解到一半的時候,她的手突然被男人抓住。
怔了怔,他用極盡沙啞低沉的聲音質問:「你想做什麼?」
料想到男人的警戒心重,輕煙色故意岔開了他的想法:「雖然你戴着面具看不清臉,但是我也不是一個看容貌的主兒,你這身子足以讓我有些垂涎三尺了,你問我想做什麼,那我告訴你,我想與你立刻開始這段感情。」
聽了這話,男人的手反而放鬆了,藏在面具下面的嘴角微勾:「我怕你受不了。」
這句話極為容易讓人想歪,輕煙色微微挑眉,道:「別鬧了,防備心重是好事,但是我現在要給你止血,你若想流血流死,大可以再繼續這般凶我——」說罷按了按他的傷口。
男人悶哼一聲,沒有說話,輕煙色解開了男人的衣袍。
只見男人結實的腹部,沒有一絲贅肉,十分精幹,但線條感十足的腹上竟然有一個血窟窿,看起來極深,極痛,也不知道這男人是怎麼忍到現在的。
心裏升起了一股佩服,輕煙色拿起燒刀子猛的喝了一口含在嘴裏,然後低頭把自己的衣裙撕下一塊,把辣的眼淚都出來的燒刀子直接噴在了那撕下來的布條上。
簡單的消了毒以後,便把布條按壓在了男人的傷口處。
手邊沒有什麼止血散,更沒有前世創可貼或繃帶那樣方便的東西,只能採取按壓的方式止血,如果還止不住血的話,最後就只能再想其他的辦法。
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客官,您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是小二小心翼翼的詢問聲。
輕煙色高聲回答:「沒有什麼事,若是有事情便喊你。」
男人透過面具看着眼前這個女人,若有所思。
一般來說,普通女人遇見他這種身份不明、身受重傷的男人,第一反應應該是尖叫,而這個女人她不僅沒有尖叫,反而如此鎮定的幫他傷口消毒,止血,倒也有點意思。
又休息了一會,男人感覺腹部的血沒有之前流的那麼狠,心中有些驚訝。
他從床上坐起來,聲音冷清的說:「姑娘今日之恩,來日必當湧泉相報。」
說完便走到窗戶前,深深的看了一眼輕煙色。
「你的血還沒有止住,就這樣走了,會不會有危險?」
「不勞姑娘挂念。」
誰會挂念你?
不過是出於同情罷了。
看着男人跳出窗外,輕煙色暗道了一句:「這個人說話還真是冷漠,看穿着打扮,有些像是地下組織,希望自己沒有招惹上那種組織,否則到時候,很有可能招惹麻煩。」
夕陽的餘暉照進了屋內,輕煙色從下午一直等到了傍晚,都沒有看見澶郎的影子。
這個男人昨晚對她說的那麼誠懇,今日竟然放了自己鴿子?
也罷,是他不想出來談的,她等了這麼久,也算對得起原主,對得起他了。
下了樓,結了賬,輕煙色閑來無事,便準備在這個繁華的長安城逛逛。
剛逛沒幾步便瞧着不遠處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定睛一看,不是她那個大哥輕弘光是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