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將軍要你寵着他》[夫人,將軍要你寵着他] - 第6章 打的也太狠了

「好……妹妹,你真好,以前哥做了很多事情讓你……」
輕煙色假意溫柔笑道:「沒事,哥,都過去了。」
想都別想,她可是記仇的大手子!
一連好幾天,都不見得信義那邊有什麼說法,趙氏有些心急。
要說,馬上臨近她的兒子弘光考試,而且,信義也是碰了老三的,怎麼還沒有把迎娶進府邸的事情給安排下來?
難不成信義那邊另有安排,還是說壓根沒打算娶走老三?
幾次去信義的府邸上,小廝說去通報一聲,然後就沒有下文了,種種的一切,都讓趙氏感覺越來越奇怪。
隨着時間的推移,原本心有成竹的她也開始慌亂起來。
不行,得找到輕煙色問個清楚。
面對趙氏的疑問,輕煙色只是淡然如斯的回答:「雖然人家碰了我,但也得找個良辰吉日不是,要知道,這大戶人家的人,總是比較忌諱這些,沒準,這幾個月都沒有好日子,遂把這件事情先擱置了。」
趙氏疑慮的看了一眼輕煙色,這個小妮子自打從井裡救起來以後總覺得哪兒有不一樣,但是又說不出來到底是哪兒,現在她對這個小妮子說出來的話持有懷疑態度。
想了想,趙氏肯定道:「你該不會還想和那個澶郎在一起吧?
你二娘我先把話給你放在前面,那個澶郎我還有你爹是絕對不認可的,而且,你已經不是清白之軀了,那澶郎又是個頑石,要是知道你不幹凈了……估計連看都不看你了。」
輕煙色慵懶得如同午後的貓咪一樣癱軟在太師椅上,懶懶的開口:「不看我也好,就怕他太喜歡我,死心塌地,到時候甩不掉,畢竟我對他也沒有感覺,到時候害人害己。」
二娘看着少女的模樣,不像是說假話,但是也奇怪的問:「你說你對他沒感覺?
沒感覺之前還膩歪着在一起,偷偷見面?
我真懷疑你是不是和那澶郎早就做過了苟且之事,信義察覺了此事,才一直耽擱這麼久就沒有迎娶你的想法?」
輕煙色站起來,走到趙氏的面前,手搭在趙氏的肩膀上,假意給她揉揉肩,放軟了語氣道:「二娘,您說,我能不為了家裡人的榮華富貴着想么,這爹爹養我這麼大不容易,二娘又為我「勞神費力」的,我當然也想着早日嫁入豪門,好孝敬您和爹爹,好了,姨娘再等些日子,說不定便有消息了呢?」
輕煙色不虧是戲班子出身,這一頓軟硬兼施直接讓趙氏把語氣瞬間放柔和了些,道:「你知道就好,得虧你還有心,看來經歷過生死徘徊的你也終於明白了這個道理,好了,不跟你說了,我還有事情,你可得在府內好好獃在別去幽會那澶郎,知道嗎?」
輕煙色點了點頭,乖巧的很。
澶郎放了她鴿子,對於這種人,她是絕對不想再見第二次的。
趙氏離開的時候又吩咐了她一番,才放心離去。
她必然是不會嫁給那信義的,也希望戰神一直在邊關不要回來,否則到時候自己的謊言被當場撞破了,日子可就沒有現在這麼清閑。
輕煙柔剛回家,就聽見下人說關於輕弘光被打了的事兒。
自己的哥哥在家中一向受寵,被打一事肯定有蹊蹺,而她的未來也需得靠着家中的男丁幫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