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將軍要你寵着他》[夫人,將軍要你寵着他] - 第8章 邀約進府

這輕弘光要是把這件事情告訴給二娘,她豈不是又要來鬧事?
自己倒是無所謂,到時候定然是要給澶郎難堪的。
看着兩人的神色不自然,輕弘光笑了笑:「別擔心,我就是進來請教一下師父一些事情,我不會把這件事情告訴娘的。」
澶郎低着頭,謹慎的說道:「我先走了。」
「你走吧,我剛給你說的都是我的真心話,你回去好好思考一下,過些日子我自然會找你說明白,在此期間你不要來找我。」
「好。」
看着澶郎離開,輕煙色拍了拍胸口,漫不經心的斜睨了一眼輕弘光,「怎麼,你這屁股是恢復了么?
還有空來請教我?
對了,你這離考試已經不到一個月了,我勸你還是放下兒女私情,好好的看書為上,免得叫二娘知道了,可不止屁股開花了。」
聽着輕煙色的調侃,輕弘光剛想坐下,屁股沾到板凳,立馬疼的齜牙咧嘴,直咧咧。
「那不行,我有點好奇,為什麼娘今天找我說讓我好好和那個女人在一起?
還說幸福要靠自己把握之內的,有些奇怪,這個不提,話說過幾日便是方清瑩的生日,你說,我送個什麼才好?」
輕煙色當然知道那二娘知道了方清瑩的身份以後,定然會慫恿輕弘光把握好這個機會,所以才突然轉變了態度,當然,她可不會吧這件事情說出來,只道:「你這算是問對人了,我給你說,你啥都不用送,送了反而俗氣,能在那個私塾讀書的都是名門閨秀富家子弟,所以,我覺得你最好是讓她閉上眼睛,然後在她的面前繞一圈。」
「繞、饒一圈?
這是什麼禮物?
有什麼說法么?」
輕煙色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模樣瞧着輕弘光,道:「人家什麼山珍海味,珍珠翡翠沒見過?
需要你送,那太貴的你能送的起么,咱爹雖然是鹽商,也沒有富足到那種地步,聽我的沒有錯,你先讓她閉上眼睛,然後轉一圈,告訴她,她就是你的全世界。」
她這麼說是有道理的,按照一般女性思維來說,輕弘光什麼也沒送,還耍嘴皮子,定然不會讓女方滿意,或者對方必然是要生氣的,她就不信那個方清瑩不生氣,這種做法在現代有個標準的喊法「直男」。
輕煙色盡量讓自己看起來非常認真,非常嚴肅,輕弘光認真的點了點頭,一臉敬佩的說:「三妹,以前怎麼沒有發現,你這腦子太好使了,突然感覺你嫁給那個信義還真是有些可惜呢,捨不得妹妹……」
輕煙色看着輕弘光假仁假義的模樣,連忙揮了揮手,「去去去,趕緊去,在我這兒裝什麼蒜,有本事你去給你娘說捨不得我,讓你娘不要再想着把我嫁給信義如何?」
他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一般,小聲的說:「娘決定的事情,也改不了呀。」
「那你說個屁,快滾,到時候你再給我說,她滿意不滿意。」
看着輕弘光歡天喜地的出去,輕煙色頗感疲憊的躺在床上。
摸了摸荷包和枕頭下面,之前還有點銀子,現在只剩下幾文錢了。
這幾日大抵是因為睡得不錯,吃的也不錯,所以能依稀的從記憶裏面知道之前那點銀子都是她省吃儉用素日里出去給人家幫忙攢下來的銀子,說來心酸,堂堂一個鹽商家的閨女,竟然還要出去賺外快?
這二娘當家她是沒有好果子吃的了,衣食住行都不方便,眼下必須要自己掙點銀子才能過上好日子了。
早上,趙氏敲響了輕煙色的門,也沒有經過她同意便直接闖了進來,看見她還在睡覺,不由得惱怒道:「還在睡什麼你這懶丫頭,還不快起來!」
感覺到一藤條抽在了被子上,有隱隱約約的疼感,輕煙色趕緊坐起來。
看着趙氏正怒目而視盯着她。
「二娘,怎麼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