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她是個小作精》[夫人她是個小作精] - 第9章

第9章

元宵節那天,季溫暖在家吃過午飯,又愜意的睡了個午覺,才打車去季家。

季家客廳,季榮山老家那邊的親戚都在。

季老太太坐在正中間,左手邊是季語童,她安安靜靜坐着,眼底卻難掩嫌棄不喜。

另外一側,是季老夫人最疼愛的幺孫兒。

除了他們,還有季榮山的兩個妹妹,弟弟媳婦,以及他們的孩子。

烏泱泱的一群人,沙發都坐不下了。

季溫暖看着季老太太女主人的架勢,其他人也趾高氣昂的和自己家似的,勾了勾嘴角。

溫靜怡的心情肯定很糟糕。

「季溫暖,正月見到長輩,不知道行禮嗎?」

開口的是季榮山大妹的女兒李欣悅,比季溫暖大兩歲,現在也在明德女校,就是季語童的跟班。

她話剛說完,季榮山的弟媳婦張湘秀扯了扯自己衣服的袖子,露出手腕上的大金鐲子,「鄉下沒見過這樣的好東西吧?跪着給大家磕個頭,我就把這大金鐲子賞給你。」

季溫暖看她們,就像看傻子似的,「這是哪家的哈巴狗,鏈子都不鎖,大正月放出來亂叫要咬人。」

李欣悅怒指季溫暖,「你說誰是哈巴狗?」

季溫暖回,「誰應誰是!」

李欣悅看了季語童一眼,擼着袖子沖向季溫暖,「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李欣悅眼底划過惡毒的狠意,變手為爪,想要用鋒利的指甲在季溫暖的臉上撓幾道。

季溫暖輕鬆扣住李欣悅攻擊她的手,手腕微微用力,變轉方向——啪啪幾聲,李欣悅的巴掌直接呼在了自己臉上。

季溫暖勾着嘴角,對着李欣悅的屁股又是一腳,李欣悅『啊』的叫了聲,直接以狗啃屎的姿勢摔跪在了地上。

季溫暖拍了拍手,「行這麼大的禮,我可沒紅包給你。」

「欣悅!」

季麗萍着急的叫了聲,沖了過來。

李欣悅的臉,火辣辣的疼,她氣瘋了,推開季麗萍,扭頭仇恨的盯着季溫暖,「季溫暖,你個有人生沒人教的野丫頭,就你這樣的,還想嫁給秦少,簡直就是痴心妄想,你給他提鞋的資格都沒有,他和童童才是天生一對!」

季溫暖也不生氣,她瞥了眼幸災樂禍的季語童,冷嘲道:「男渣女賤,確實是天生一對。」

季語童臉色瞬間變的難看,她剛要發作,餘光瞥到突然出現在樓梯口的人——

她咬了咬唇,很快換上了一副委屈柔弱的嘴臉,衝到了季溫暖面前,抓住了她的手,大聲哀求。

「姐姐,我知道我不對,我不該和志軒哥哥糾纏,對不起你的人是我,你有什麼沖我來好了,你罵我賤,哪怕是打我一頓出氣都可以,我只求你不要讓爸媽為難。你要錢,我給你,我把我的零花錢都給你,你和志軒哥哥的婚事……你就不要再不依不饒了,你不知道,爸媽為這事愁的都睡不着覺,求求你了,季家有今天不容易!」

季溫暖譏諷的笑笑,用力甩開季語童的手,「滾!」

季語童向後看了眼,動作很大的連連後退,慘叫了一聲,背撞茶几,摔在了地上。

「童童!」

溫靜怡三步並作兩步,從樓上衝到季語童身邊。

「媽!」

季語童痛的眼淚水都流了出來,看着溫靜怡,委屈的哭出了聲。

季語童本來是打算假摔的,沒想到季溫暖力氣那麼大,她整個人重心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