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鎮北王他又黑化了!》[夫人,鎮北王他又黑化了!] - 第3章 奴才賤命一條

  「你這傷勢要是不上藥,命可就保不住了,感謝你家大小姐吧。」

  王太醫給他包紮好後,說道。

  慕容妤看向姬承玄。

  姬承玄臉色煞白如紙,但是那對眼睛裏的野性卻一如既往。

  他看了慕容妤裙擺一眼,垂下眸子:「奴才賤命一條,實在不值得大小姐出手。」

  慕容妤只看得到他微微發顫的睫毛,長而密的睫毛遮掩了他神態,這叫她心涼了半截。

  她知道這人的性子有多兇殘。

  越是暴戾記恨一個人,他越是表現得風輕雲淡,好像沒那回事一樣。

  「這箭傷是阿錦害你受的,我肯定會教訓他,我慕容府可沒有這樣苛待人的先例!」慕容妤立馬說道。

  姬承玄薄唇輕啟,「大小姐言重,奴才能為大少爺鞠躬盡瘁,那是奴才的榮幸。」

  慕容妤咽了咽口水,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阿蠻初生牛犢不怕虎:「犬戎奴,你可知道是大小姐親自給你收拾乾淨的?你髒得跟乞丐似的,大小姐都沒嫌棄你!」

  慕容妤忍不住看向姬承玄,希望看到他別樣的神色。

  結果姬承玄還是低着頭,話也是那句話。

  「奴才賤命一條。」

  慕容妤只好轉看向王太醫,「有勞王太醫了,接下來還得勞煩王太醫過來給他換藥。」

  「不用老夫了。」

  王太醫從藥箱往外拿葯:「這犬戎奴看着跟竹竿似的,但身體素質極好,這傷勢擱一般人沒當場去閻王都不錯了,他還能這麼快就醒。這些傷葯,三天換一次即可,不過可能會發燒,這個要留心。」

  除了傷葯,王太醫還開了一副內服方子。

  慕容妤讓侍衛送王太醫,再回頭,就見到姬承玄已經再次陷入昏迷。

  「他怎樣了?」慕容妤不由道。

  「大小姐不用擔心,這犬戎奴只是昏迷過去。」留守的侍衛說道。

  慕容妤看到他平穩的呼吸,鬆了口氣。

  但還是蹲下來摸了摸他額頭,看發沒發燒。

  阿蠻都驚呆了,大小姐好像對這犬戎奴尤其上心呀?

  「他平常住在哪?等他傷勢好點,就讓他回他之前住的地方去,這可不是住人的地方。」慕容妤起身說道。

  侍衛倒是清楚,「大小姐,這就是他平日住的地方。」

  慕容妤愣了一下:「怎麼可能?府上又不是沒有偏房。」

  「他是犬戎奴,在府上連下人都算不上,偏房也沒他的鋪位。」侍衛如是說道。

  慕容妤目光看向不省人事的姬承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