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鎮北王他又黑化了!》[夫人,鎮北王他又黑化了!] - 第5章 剖一個給你

  「又不是我乾的……」

  慕容錦有些委屈。

  慕容妤打斷他,道:「我剛剛跟菩薩請了罪,接下來,半年我都要吃齋,這犬戎奴往後也要過來我院子里,當我的馬夫,聽我差遣,我不准你再奴隸他!」

  讓犬戎奴晉級當馬夫什麼的,都是小事。

  慕容錦壓根也不在意,只是趕緊道:「姐,你要吃素半年?這怎麼使得,你也還在長身體呢!」

  慕容妤見他不反對,也緩和了語氣。

  「只要外祖母的病情能好,別說半年,一年我也吃。」

  慕容錦道:「可是半年也太久了,要不然三個月吧?」

  「這還有講價還價的?講究的是誠心!」

  慕容妤白了他一眼。

  姐弟倆聊了聊,慕容錦就起身了:「姐,我回去了。」

  「以後要善待府上下人。」慕容妤交代道。

  「我還不夠善待他們呀,犬戎奴的事是意外。」

  臭弟弟說完,就瀟洒走了,慕容妤心裏卻是高興。

  重回到十五歲,弟弟還這麼洒脫這麼無憂。

  不是後世那樣,眼裡已經沒有了光。

  哪怕後來姬承玄受不了她的哀求,黑着臉把她弟撈出來,可她也很少再見到弟弟笑,更多的是沉默。

  「小姐,你看小貂兒多可愛。」阿蠻拎着籠子回來,笑道。

  慕容妤看了一眼,「明日我們去鴻德寺上香添香火錢,順便把這貂兒放生。」

  阿蠻有點可惜。

  但她也知道外祖母在小姐心裏的分量。

  便也沒多說什麼。

  晚上,慕容妤輾轉反側,睡得不好,腦袋裡總是姬承玄的傷。

  後半夜還做了噩夢,半夜三更被嚇醒。

  在夢中,姬承玄抱着一個血淋淋的嬰兒,一步一步朝她走來。

  眼神里充斥着那可怕的笑意。

  「你看,這是你跟我生的孩子!」

  但是慕容妤卻知道,這不是她生的,她根本生不了孩子。

  這是他不知道從哪個孕婦肚子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