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後,我踏上了斬神的路》[高考後,我踏上了斬神的路] - 第6章 關強

每日的清晨,關寧都跑到浴室里泡澡,緩解睡眠中練功的疲憊,他悠閑的躺在浴缸里,感受着那奇妙液體給他身體帶來的舒暢,臉上儘是享受之色。

水中,一絲絲的紅色液體,從關寧的身體上,不斷的順着毛孔滲透而入,滋養着他酸脹疼痛的肌肉,在這些液體的滋養下,關寧的身體,也如同地獄餓鬼一般,貪婪的吞食,一缸水的顏色慢慢淡去,清澈。

突然間,水面一陣波動,關寧的身體稍稍顫抖,接着他感覺到自己的肌膚之下,有一股突如其來的癢痛感,讓得他一驚,迅速睜開眼睛,但是當他看到自己的身體竟然再次排出雜質之後,臉上的疑惑也變成了狂喜。

「終於突破了。」

關寧吧唧了一下嘴,心頭有些激動,突破第五穴後,身體的身體素質以及力量速度會再次上一層台階,與之前的肌膚肌肉相比,現在他的身體強度,簡直是強了太多。

雜質越出越多,比上次無意間的排出的雜質還要更多,待到全都排出之後,便浸入水中,將身體沖洗乾淨,跳出浴缸,手掌緩緩撫摸過自己的手臂,手掌過處,一種堅硬之感傳進掌心。

「嘭,嘭,嘭,嘭…..」

壓下內心的激動,關寧立刻施展起了武拳,一套拳法下來,拳風陣陣,悶響不絕,浴室的毛巾沐浴露之類,全都被吹飛吹倒,那股聲勢,倒不是以前的自己可以相比的。

收功,他嘿嘿一笑,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心,笑着說道:「多虧這偃月刀了。」

但是突然間發現,似乎刀鋒上的紅色液體較之前少了許多,眉頭一皺,他也能感覺到,隨着次數的增多,每次凝聚出來的液體,效果的確沒有之前那麼好,似乎紅色液體不是可以自己再生的,正在逐漸的減少中。

「難道這是刀里本身存儲的能量?那總有一天總會用完的吧…」抓了抓頭,他也沒有失落,頂多就是再回到之前沒有藥用的日子,再說,只要贏得了族比,也會得到家族的資源。

輕嘆了一口氣,將浴室收拾好,穿好衣物,就再次出門而去。

按照往常的修鍊,來到山峰之後,卻發現自己平常修鍊的地方,站着一位穿着白色練功服的少年,旁邊還圍着一群人,走過去一看,那領頭的竟是關家之人,關強。

「我聽說有家族之人每日在這裡修鍊拳法,整個東平鎮以拳法為基礎的家族,就我們關家,所以我猜想,那個人就是被逐出家族的你。」

「關強,你想幹什麼?」關寧沉聲說道,關家之內,也有關寧一家的對頭,當初雖然關山是為分家之人出頭才落得如此下場,大部分的分家之人,都是對他們家持着尊敬的態度,族長也是多次暗中想支援關山,但是關山性子強硬,不肯接受。

唯有他父親的死對頭的大伯,對他們家落井下石,幸好尊敬他們家的人比較多,才沒有在關山被逐出家門後暗中針對。

關強就是大伯的小兒子,平時仗着自己的父親掌管家中的刑罰,也是無法無天,惹人生厭,他面帶諷刺以及憤怒的說道:

「某人的父親半夜跪在家族門前,卑微的請求族長給他的兒子一個族比的機會,呵呵,曾經的天才也有如此的下場。」

「族長出於同情,同意了他的請求,卻將本該賞賜給我的靈草交給了他,給了一個廢物,或者是他的廢物兒子,你說,我要不要討要回來?!」

「關強!不許侮辱我父親!」關寧大喝一聲,爆發出了自己的速度,以一種衝撞的方式重重的撞在了對方的身上,那股力量,竟是將關強撞的撲倒在地,滾了一圈方才卸力。

「混蛋。」

地上的關強迅速爬起身,他今天帶了一些族內的人,就是想讓他們看着自己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