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鬥之王》[格鬥之王] - 第1章 老狗 來鬧鬼

暗沉的天幕下是一彎如鉤的新月,月華不明,大地寧靜……

江城市紅山區公安分局的羈留室里,銹跡斑駁的鐵質吊燈昏黃無力,緩緩的搖曳着,使狹小得讓人窒息的羈留室忽明忽暗,熏臊的氣味也隨着吊燈的攪動散布在房間的每個角落。

一個消瘦的身影獨自瑟縮在房間的一角,抱着膝,埋着頭,孤單的承受着身體與心理上的雙重摺磨,那鐵門上一根根冰冷的鐵條似乎已經把他分隔在另一個暗淡的世界。

趙學五腦海中依舊縈繞着那些揮之不去的片段:那誘人的曲線,那被露膝緊身短裙勾勒得豐美動人的翹臀,那裙下潔白如象牙般的曼妙雙腿……

柔軟而微微顫抖的紅唇,激烈的親吻,磁鐵一般緊緊吸住來迴旋轉……

宛若白玉一般高聳的雙子雪峰那麼柔軟那麼聖潔,雪白細膩成規則的半球形雪山頂端,一顆粉紅嬌艷欲滴粉嘟嘟顫微微,讓人忍不住一口吞下……

昏天暗地的糾纏索取,讓人無法自拔凄迷婉轉的喘息,以及最後被單上那刺目的鮮紅……

趙學五不停地敲打着自己的頭顱,其實他的鬱悶更大過於痛苦,好好的處男之身,就這樣稀里糊塗的丟了,這讓骨子裡比較保守,幻想着和夢中情人共赴**的趙學五如何接受的了。

這也就算了,畢竟在怎麼說也是一場讓人羨慕的艷遇,誰想最後卻被人當成『票昌』,當成『票昌』也就罷了,還趕上嚴打,這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自己堂堂男兒之身,竟然被逆推,這讓人情何以堪啊……

「趙學五,有人來看你了!」就在趙學五鬱悶糾結痛苦之際,房外傳來**冷硬的聲音。

開門聲後,一個已露老態卻倔強挺拔的身影緩緩踱進房內。

「趙學五!你可真給我爭氣啊!」語氣中壓抑着強烈的怒意和悲慟。

趙學五緩緩的抬起頭,露出掩蓋在凌亂的頭髮下,那無神的雙眼,兩頰深深凹陷,嘴唇乾裂,哪裡還有平時的半分俊朗,搖曳的昏黃的燈光下,他的臉顯得詭怖嚇人。

「爸?」趙學五腦海中閃過父親對自己的期望,滿是愧疚又似懊悔的叫道。

「你還有臉叫我爸,我趙報國沒你這樣的兒子!」趙報國滿是血絲的眼睛憤怒無比,又飽含失望,複雜無比的目光如同千鈞重擔,逼迫趙學五跪了下去,這一次真正體會到了錐心之痛,因為父親,因為父親的眼神,更因為父親的質疑。

「爸,我沒有,我真的沒有,昨天是雨涵的生日,我喝醉了,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回事?真的?」趙學五痛苦萬分的訴說。

「哼,有膽子去嫖,還沒有臉承認,你給我在這裡獃著吧!」趙報國憤怒的咆哮,震得拘留室轟轟作響!

趙學五看着父親離去的背影,發現自己的父親突然蒼老了許多,那曾經無論面對任何艱難困苦都不曾彎曲半分的脊背,卻在這一刻駝了下來,那滿是老繭的手掌微微顫抖着,可見自己將父親失望到了極點,氣到了極點。

在父親離去的剎那,趙學五隻感覺一瞬間整個世界失去了色彩,從父親的神色便可以看得出來,這一次的事情十分嚴重,嚴重到了極點。

這時候正趕上整個江城掃黃打黑,嫖客也會被嚴懲,自己一個單親家庭,沒錢沒勢,就靠父親一個人給人家打零工,一把屎一把尿將自己拉扯大,自己好不容易熬考上大學,東拼西湊踏入大學的門檻,過幾年就可以踏入社會,減輕父親肩上的擔子,卻發生了這樣的事!

這一下恐怕非但會被開除學籍,還會留下案底,到時候還會有哪個單位願意要自己。

趙學五感覺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

「自己昨天為什麼非要喝那麼多酒,要是沒有喝醉,怎麼會發生這事?」趙學五懊惱的拍着自己的腦袋。

想及父親失望的眼神,想及唐雨涵悲憤的淚水,想及那些同學或厭惡、或迷茫的眼神,趙學五的腦袋的腦袋一下又一下的撞擊着冰冷的床頭。

在這一刻,他早已忘記了身體上的疼痛,一下重過一下,不知不覺只見,鮮血流下臉頰,浸**帶在手指上古銅色的戒指。

依稀間聽到『嘀』的一聲,好似電腦系統啟動的聲音,不過趙學五卻絲毫沒有在意,現在的他早已經沒有心思管他是什麼聲音。

但是那聲音過後,他的腦袋猛然一陣眩暈,緊接着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狂傲不馴的聲音!

「多久了,已經不記得多少年,沒有嘗試過鮮血的味道了,嗚嗚,剛剛破身的處男,哦不對,剛破除處男之身的男人,味道不錯……呃,這體質還真不是一般的差,還沒有修鍊,真是廢柴,嗚,這靈魂還不錯,夠強大,只是不知道味道怎麼樣?……」

趙學五不由一陣毛骨悚然,這間拘留室只有他一個人,這詭異的聲音從何而來?以前聽說警局裏面經常有人被折磨致死,難不成是那些冤魂不成,想到此處不由打了一寒顫。

「你……你……到底是誰?」趙學五聲音發顫,踉踉蹌蹌的蹲坐在牆角,蜷縮成一團,一雙眼睛睜得老大,在拘留室內掃視,卻沒有看到任何東西,只有那長長的吊燈無風自動的晃來晃去,明暗不定,看到此處,趙學五不由想起那些恐怖片中的場景,那些凶魂厲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