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戰爺做完全身手術後,我懷孕了》[給戰爺做完全身手術後,我懷孕了] - 第6章 懷疑!你怎麼知道我做過手術?

  這一幕可把戰南晴給嚇壞了,跟着幸災樂禍起來。

  她哥的潔癖症可不是一般的嚴重,尤其是對異性,更是沒由來的抵制厭惡。

  她記得有一次他們一家人去吃飯,無服務故意碰到了他哥的手,當時他哥差點沒把手洗的禿嚕皮。

  想到這,戰南晴抬頭朝着戰祁霈看去,等待着男人即將爆發的怒火。

  然而為戰南晴不知道的是,戰祁霈正一臉古怪的盯着自己的手掌看。

  剛才喬憬手指接觸他手心的那一瞬,非但沒讓他感覺厭惡,反而有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

  奇怪?好端端的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不等戰祁霈想清楚,就被旁邊吃東西的動靜打斷思緒。

  轉頭朝着正在用餐的喬憬看去,女孩雖然吃的有些快,樣子也跟上流人士的禮儀有些出入,但總體而言,卻還算得上優雅的,甚至越看越有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戰祁霈有些被自己心底的想法驚到,他竟然會覺得這個女孩賞心悅目?一定是傷沒好,思想有些問題。

  緩了緩後,戰祁霈把卡放到了喬憬的面前。

  「南晴的話,你不用放在心裏。這卡我不會要,真要拿了,只怕爺爺會再爬上天台。」

  結束了?這就結束了?戰南晴瞪大着雙不可置信的眼睛看着對面的一幕。

  他哥的手都被喬憬給摸了,他哥竟然沒發作?這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吧?

  「這可是你自己不要的。」喬憬收回自己的卡。

  「等下吃完飯,你跟我去醫院見爺爺。」戰祁霈說。

  「知道了。」喬憬淡漠疏離的回了句。

  真的就這麼結束了?戰南晴那叫一個失望啊!

  這時,戰祁霈的父親戰曜看向蘇曼菡,「聯繫到景神醫了嗎?」

  聽到這話,喬憬吃東西的動作頓時停了下來。

  「哎——」蘇曼菡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倒是聯繫上景神醫認識過的人,但景神醫她老人家的意思,不太願意出山。」

  戰曜眉頭皺起,「這世上恐怕也只有景老神醫能治好祁霈的不孕不育了。」

  不孕不育?再次聽到這四個字,喬憬這才突然想起那天老四在電話里跟她提的事,說是戰家請她出山給戰祁霈治療不孕不育。

  想到這裡,喬憬轉頭朝着男人看去。她給他做過手術,很清楚,以她的經驗判斷,他不可能不孕不育。

  「咳咳——」戰祁霈被早餐嗆到,面上看起來沒多大反應,實際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