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劍如清風》[公子劍如清風] - 第10章 遇難

顧雲看着余清辭的背影,自己這麼大個男人,怎麼能讓女人擋在自己前面!

憤慨之際,突然指尖有些許仙氣纏繞,顧雲明顯能感受到這股仙氣,是從自己經脈內散發而出的,而自己的經脈早就在十萬妖山被毀的七七八八,難不成當苦力,能修復經脈不成?早知道當苦力有這作用,自己先前就不霸凌徐清風那廝了。

顧雲還未回神,余清辭就一把將其推走,大喊道:「趁機快逃!」

隨後頭也不回的衝著三名魔修而去,顧雲看着節節敗退的余清辭,拳頭攥的死緊,但還是轉頭衝著徐清風的藏匿之處掠去,將徐清風抱起,往洞外狂奔而去!

顧雲跑了能有好幾公里,這才氣喘吁吁的將男人放下,滿頭是汗的顧雲癱倒在樹林中,一隻腳踢了踢徐清風,有氣無力的說道:「你他娘的還裝是吧?」

可徐清風依舊是暈死的狀態,顧雲覺得有些不對,慢慢爬到徐清風身邊,將自己的耳朵貼着男人的胸膛,確認能聽到心跳之後,這才鬆了口氣,突然顧雲眼神一變,鼻子仔細嗅了嗅,好濃的鮮血味道!

一把掀開徐清風的外衣,裏面原先白色的貼身衣物,如今已經染成了血紅色,上面的血痂都結了厚厚一層,顧雲微微愣了愣,再將染血的白衣掀開,男人的胸膛卻找不見一道傷口。

為何,顧雲心裏知道這染血的白衣肯定是徐清風體虛的關鍵,可究竟是為何?

徐清風緩緩睜開雙眼,感到胸膛一涼,正巧看到顧雲獃滯的看着自己的上半身,徐清風眼神有些慌亂,但仍然快速調整過來,將顧雲一把推下,理了理自己的上衣。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顧雲指着徐清風的衣服問道。

徐清風漆黑的眸子有些許恍惚,彷彿仍然有些體力不支,沉聲說了句:「無礙!」便閉起雙眼調息起來。

顧雲還想說話,但看着徐清風虛弱的樣子,還是罷了,等這廝調整過來再說吧。

過了約么半個時辰,又是一陣仙劍碰撞的聲音傳來,顧雲眉頭一皺,暗道:難道又是魔修,怎麼這般倒霉,他娘的!

便使勁搖了搖徐清風,衝著男人輕聲說道:「先藏起來,有情況!」

徐清風雖然看起來仍然有些虛弱,但總比先前的狀態強了一些,衝著顧雲點了點頭,二人一起藏在了一棵大樹之上。

果不其然,不一會兒便有魔修掠來,顧雲定睛一看,這不還是余清辭。

余清辭此刻看起來身上受了不小的傷,頭髮隨意散落,身上好幾道觸目驚心的傷口,被打的節節敗退,好巧不巧正好被逼到二人藏身的這顆樹下。

三名魔修一臉壞笑的站在余清辭不遠處,看着眼前彷彿隨時可以擊殺的女人,戲謔般的說道:「怎麼?還有符籙要用?」

余清辭並未搭話,只是嘗試着調動自身仙氣,一邊療傷一邊觀察着三人的動向。

「師兄,斬了她吧,早早回去復命。」

其中一名魔修看了看天色,微微點了點頭。

只見剛說完話的魔修,渾身魔氣四溢,手持黑烏仙劍,瞬息來到余清辭面前,正欲一劍斬下,卻被余清辭持劍堪堪防住,眼看余清辭就要支撐不住,樹上突然跳下一個人影,顧雲雖然此刻仙氣全無,但奈何自己上百斤的身體仍在。

魔修被顧雲砸了個猝不及防,余清辭趁機一劍貫穿了魔修的心臟,後面兩名魔修瞬息而動,余清辭一掌推開顧雲,從腰間摸出一張護身符,渾身仙氣如數灌入,符籙立即展開一掌巨大的護罩,將兩名魔修攔在外面。

余清辭單手捏訣,符籙幻化成的屏障突然炸開,將兩名魔修炸出去好幾米遠,但余清辭也彷彿力竭一般,靠着背後那顆樹,緩緩癱了下去。

徐清風此刻也已經下來,慢慢扶起顧雲,看着眼前的余清辭,右手剛想抬起,卻被顧雲一把拉住。

「你他娘的,剛才在礦洞就是聖女救的你,況且你現在毫無修為,你能幹什麼?」

徐清風看着顧雲惡狠狠的眼神,這才將手慢慢放下。

顧雲看了看癱倒在地的余清辭,又不放心的在徐清風耳畔說了句:「我知道你內心不壞,答應我,別再對她出手了,她救過我不止一次!也救過你的命!」

徐清風立在原地,映着夕陽輕咳了幾聲,顧雲趁機將其扶住:」你他娘沒事吧?「

男人擺了擺手:「無礙!」

剩下的兩名魔修持劍而立,眉頭中不難看出怒氣,盯着同伴的屍體,其中一名魔修攥了攥拳頭。

「大哥,一起上,殺了這狗屁仙人轉世,還有旁邊那隻猥瑣雜種!」

被叫做大哥的魔修點了點頭,二人瞬息間消失,余清辭站在原地,突然感受到頭頂有些危險的氣息,猛地抬頭,兩名魔修憑空出現,手持仙劍衝著余清辭就要刺下,女人不知施展出何等玄妙的步法,靈巧的躲開二人的攻擊,但也不難看出躲的不是很輕鬆。

女人正好撤到顧雲和徐清風一側,對着顧雲說道:「顧師兄快跑吧,我還能拖住片刻,莫要再頑固了,喪命在此地,就划不來了!」

顧雲看了看余清辭身上的傷,又轉頭瞧了瞧徐清風一眼,彷彿也在糾結,若是留下,肯定會連累徐清風,若是就此跑掉,豈不是…………..害!

不曾想徐清風卻站了出來,一把掀開自己的肚子,露出丹田上密密麻麻的恐怖符文,看着余清辭的眼睛說道:「倘若你能解開這固靈之法,或許我們還有生機。」

女人盯着徐清風肚子上的恐怖符文,一眼就看出是自己父親的手法,上下打量了一下徐清風,漆黑的眸子不難看出其堅毅的性格,但身上的血斑,加上男人蒼白的嘴唇,虛弱兩個大字此刻彷彿刻在徐清風臉上一般。

還未多想,兩名魔修再次襲來,余清辭只得使出仙氣化龍,卻不料被兩名魔修直直打飛,女人吐出一大口鮮血癱倒在地,抬頭看了看兩名虎視眈眈的魔修。

罷了!回頭再向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