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劍如清風》[公子劍如清風] - 第2章 十萬妖山

十萬妖山自古以來都是飛升境修士的飛升之地,當然也有許多飛升失敗之後身隕強大修士的洞府,裏面的寶藏自然是少不了!畢竟能修鍊到飛升境的修士,無論是功法,還是際遇,肯定是遠超常人的!

「獃子!你去過十萬妖山沒,你修為比我高,應該經歷的比我多吧?」

余清辭已經不知道是第幾百次主動找話題了,奈何徐清風彷彿被人點了啞穴,一個字都不肯說!

走在二人前面的易把劍默默搖頭,卻也不敢回頭看一眼,暗道:着狗娘養的徐清風,究竟在第六峰給聖女下了什麼迷藥,他娘的讓聖女這麼倒貼!

易把劍肯定是不敢說出聲的,畢竟聖女的脾氣可是不小的!只得在心裏吐槽吐槽。

「聖女,再走半日,就到了那十萬妖山的入口,劍宗標出的秘境入口,也在十萬妖山的最外圍,今晚天黑之前肯定是能到的。」

「啊!什麼?哦哦…..到了就好,到了就好,爹爹說此行在於歷練,寶物不是主要,我們就去裏面逛逛就好,莫要參與爭鬥!」余清辭正在聚精會神的盯着徐清風,突然被易把劍打斷,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弟子明白!」易把劍不經意的摸了摸自己腰間的本命玉牌,如今靈雲宗新晉的天才弟子實在太多,雖然去年奪了宗門大比第一,可今年看來不少弟子已經躋身金丹期,聖女也有隱隱要突破到元嬰境的跡象,自己年紀在同門之內已經偏大,此次前來十萬妖山,易把劍是勢必要突破至元嬰境的!

夜色將近,三人已經來到十萬妖山外圍,周圍各種妖獸聲音齊鳴,易把劍拿着一張破爛的地圖對着不遠處比了又比。

「聖女,已經找到秘境入口了!」

余清辭此刻已經困得上眼皮和下眼皮開始打架:「易師兄,要不我們先在此地安營紮寨,休息一晚再去?」

易把劍也瞧出了余清辭的疲憊,看着不遠處的秘境入口,微微攥了攥拳頭:「聽聖女的!」

深夜三人正在酣睡之時,突然一柄金色仙劍從黑暗中激射而出,一身藍衣的劍修緊隨其後,一邊跑着,一邊大喊道:「快逃啊!山有古怪!」

易把劍率先睜眼,極快的速度掠到藍衣修士身後,按住此人的脖頸,一下將其制服,金色仙劍也彷彿失去了控制,瞬間落到地上!

「道友別使勁啊!我是劍宗的修士,剛從山裡逃出來,可不是妖獸啊,莫要濫殺啊道友!」

易把劍仔細瞧了瞧,確認是人不是妖獸之後,才慢慢將其放開,藍衣修士慢慢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隨手一喚,金色仙劍瞬間來到手中。

余清辭也被吵醒,此刻正單手托腮盤坐在地,盯着不遠處的藍衣修士,徐清風早就被驚醒,不過眼神一直盯着秘境入口的方向,不知為何,內心總有種熟悉的感覺!

藍衣修士跟着易把劍走到余清辭面前,剛瞧見余清辭,那劍修就彷彿看見天仙一般。

「道友,你師妹真的太美了…….!」

余清辭原地翻了個白眼,易把劍在背後踹了劍修一腳:「放肆,這是我家聖女!」

劍修雖然被踹,但也快速穩住形象,單手撩了撩鬢角的碎發,擺出一個古怪但又自認為很帥的姿勢:「你好師妹!我乃劍宗劍生緣,劍浮夢生之子!方便認識一下嘛,鄙人至今還沒有道侶呢!」

易把劍抬起左腳準備再踹,余清辭卻擺了擺手:「靈雲宗,余清辭!」

劍生緣彷彿瞧見鬼一般,撕扯着嘴角,看着余清辭說到:「你們是靈雲宗的?你就是那仙人轉世的余清辭?」

易把劍沒好氣的在後面哼了一聲:「難不成我家聖女騙你不成!猥瑣劍修!」

「你他娘的才猥瑣,我這麼帥!你眼瞎了!」劍生緣對着易把劍吐槽道,但說完又瞬間恢復帥氣的形象,笑眯眯的看着余清辭,一副痴漢的模樣!

「仙女,你旁邊這男人是誰,為何一言不發!」

余清辭將頭靠在徐清風肩膀,撒嬌般的搖了搖男人的手臂:「這是我相公啊,不過啊,他不愛說話,不然剛才你那賤樣,他早打爆你的狗頭!」

劍生緣看着盤坐在地的徐清風,一副高人模樣,渾身黑色勁裝,背後一把漆黑仙劍看着很是瘮人:「啊!老哥啊,對不起啊,小弟不知道仙女已經婚配了,實在是不好意思!」

劍生緣說完之後,相當慫的捂住自己的腦袋,等了半天,卻不見徐清風開口,尷尬之時,徐清風破天荒的沉聲道:「我和她,並不熟!」

說罷,男人緩慢起身,坐到了離余清辭稍遠一些的位置,留下女人尷尬的留在原地…….。

「看什麼看!再看,挖了你的狗眼!」余清辭嚷嚷着站起身,雙手抱拳,氣鼓鼓的看着徐清風!

易把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