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劍如清風》[公子劍如清風] - 第4章 斬魔

二十年後

夕月奉命帶隊前去煉魔大陸,尋找飛升境修士留下的洞府,卻不料被天魔宗發現,眾劍修被團團圍住!

「夕月師姐,一會你找機會逃,我們拖住這群狗日的魔修!」

夕月將仙劍橫在胸前,一身白衣再加上挺拔的身姿,在眾人之中顯得很是耀眼,眾魔修一擁而上,鏖戰許久之後,劍宗這邊只剩下渾身浴血的夕月一人存活。

「陪哥幾個玩玩,今日便放你離去,如何?」

夕月俏眉緊皺,看着對持的眾魔修,自知不是對手,又不堪受辱,於是將仙劍橫在脖頸,正欲發力,突然一柄漆黑仙劍從不遠處激射而來,彷彿有人操控一般的挑飛夕月手中的仙劍。

「姑娘,觀察你很久了,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一點都沒變啊!」

夕月剛想回頭,卻被黑劍主人橫抱而起,女人使勁掙脫,卻聽到熟悉的聲音入耳:「夕月姑娘,別來無恙!」

夕月這才認真的看着男人的臉:「你……你是易臨淵!」

易臨淵輕輕一笑,抱着夕月穿過那群魔修,落在不遠處,將女人輕輕放下,仔細的從上到下打量了一下:「夕月姑娘…….你變胖了!」

女人使勁的掐了一下男人的腰:「你真是活膩歪了,剛一見面就這麼嘴臭!」

二人在一旁打情罵俏,旁邊的一眾魔修可不願意干看下去:「哪裡來的小子,敢壞老子的好事!」

易臨淵大手一揮,黑色仙劍便激射而出,伴隨着強大的仙氣直直將那魔修釘在樹上!

「等我先收拾完這群雜碎,再和你敘舊!」易臨淵漆黑的眸子閃過一絲殺意,輕輕的捏了捏女人的肩膀,便轉身衝著眾魔修迎去!

斬魔劍彷彿可以擊碎一切,不一會兒易臨淵便將在場的魔修如數殺光,男人持劍而立,背對女人,眸子里竟然散出絲絲魔氣,易臨淵調整呼吸,將魔氣強壓下去之後,這才轉過身來。

「走吧!我送你回仙門凈土,最近這煉魔大陸不太平!」映着烈陽,易臨淵向夕月伸出右手。

在路上,夕月時不時的偷瞄着男人,易臨淵早就察覺,但也裝作沒看到一般,二人一起跋涉多日有餘之後,女人終於忍不住發問:「你小子是不是走了歪路,怎麼修為如此之高,還有…….你好似對這煉魔大陸很熟悉一般!」

易臨淵輕輕一笑,轉過頭無比溫柔的對着夕月:「無論我走的是哪條路,我都不會傷害你,小時候我喜歡你,現在我仍然喜歡你!」

「你……..」夕月臉蛋羞紅,仔細思量着易臨淵的話,可能他說的那種喜歡,是朋友間的喜歡吧!一定是這樣!

「你可別走歪路…….我……萬一有一天你成魔頭了,我可是會毫不留情的!」夕月別過腦袋,努力不讓自己再偷瞄男人!

易臨淵突然停下腳步,雙手將女人的腦袋扳了過來,眼睛死死盯着夕月,沉聲說了句:「你關心我?」

夕月害羞的打掉男人的手,呼吸變得稍微有些急促:「開你姥姥的玩笑!我………我只是….得了!趕緊趕路!」

易臨淵笑着轉過身,不留情的往前走去,身後的夕月看着男人的背影,小聲的嘀咕了一句:「這廝怎麼這麼會撩,難不成這些年睡了不少女人!」

仙門凈土,劍宗

不知為何,這次見到易臨淵,夕月就不想讓他離開了,死拽着男人來到劍宗,將其在自己的閨房安頓下來,說半個月之後是自己的生辰,務必留下,一起過了生辰再走!

易臨淵正好無所事事,自然樂意留下,但自從來到劍宗之後,男人再也沒有出過劍,將斬魔用黑布嚴嚴實實的裹了起來,夕月多次追問為何,都被男人用各種理由搪塞過去,自然也懶得追問!

生辰這日,劍宗上下熱鬧非凡,原來夕月入門之後竟拜入了劍宗宗主程憶寒門下,可易臨淵總覺得有些詭異之處,不少長老的眼光都時不時偷瞄自己幾眼,連程宗主也好似刻意的關注自己一般!

「呆瓜,在這幹啥,進來啊,見見我的師妹們!」

易臨淵不再多想,兩眼放光,便隨着夕月往大殿走去,親切的和一個個女弟子握手,彷彿熟識一般!夕月並不在意,這段時間的相處,早就發現這男人已變得有些油腔滑調,但並不會有什麼過分的舉動,也就任由他去了。

夕月生辰這日,劍宗上下熱鬧非凡,鑼鼓齊鳴,夕月也應景的換上一身金色長裙,巨大的裙擺拖了足足兩米長,頭頂金色的發簪垂下兩縷金絲,淺淺的淡妝讓女人越發顯得出塵。

「我美不美!」夕月盯着易臨淵的眼睛問道!

「美!」

「和我那些師妹們比起來,誰更美!」

「你!」

「那…….」夕月向著易臨淵又走進了一步,二人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足一拳!女人羞紅了臉頰,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面前的男人!夕月只覺得心跳有些加快,盯着面前的易臨淵,昨晚綵排好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易臨淵杵在原地,面前的女人實在是美的不像話,正準備將手放到她的臉上,卻察覺到好幾股殺氣襲來,抬頭就看見程憶寒將手搭在仙劍上,身後的幾位劍宗長老眼神也不懷好意盯着自己。

回想起剛來劍宗那幾日,程憶寒經常各種緣由讓自己拔劍,想來是在哪個不經意間看到了斬魔的劍身,這下子糟了。

看着眼前的滿臉期待的夕月,易臨淵又近了幾步,嘴巴都快要貼到夕月的耳朵上,輕聲的說了句:「我愛你!」,隨後一把推開夕月,大步往殿外走去。

看到易臨淵往殿外走去,程憶寒突然掠起浮在虛空,對着易臨淵的背影喊道!

「易公子留步!背後仙劍可否賞眼讓老夫看看!」

「我自己的劍,為何要讓你看看!」男人依舊不停下腳步,只想着快速離開這裡!

霎時間,整個大殿好似下沉了一下一般,程憶寒揮出強大的仙氣,在男人快走到大殿門口之時,猛地將門關上,還施加了玄妙的法陣,將易臨淵擋在門內!

「程宗主,這是為何?」

「易公子莫要多想,只是你背後仙劍老夫覺得似曾相識,牽扯到我劍宗上一輩的恩怨!」

易臨淵緩緩轉身,看着居高臨下的程憶寒,不遠處夕月眉頭緊皺,一臉擔心的看着易臨淵,劍宗各長老也是虎視眈眈,殿內的眾弟子都在竊竊私語。

「師傅,他的劍,怎麼會牽扯到上一輩的恩怨呢!」夕月祈求的眼神看着程憶寒:「今日是徒兒生辰,能不能改日再看劍!」

「事關重大,你莫要插手!為師怕明日他就不在劍宗了!」

「哈哈哈哈」殿門一側的易臨淵突然大笑起來,將後背用黑布裹着的斬魔橫在面前,卻並沒有揭開黑布!

「什麼他娘狗屁恩怨,不過是你們覬覦人家功法,得不到,將人家囚禁了整整一百五十年罷了!如今還想從我身上得到他的功法不成!」

易臨淵話音剛落,大殿內一片嘩然,程憶寒卻冷笑起來,盯着男人手中的斬魔:「看來此劍就是斬魔劍了!他連故事都給你講了,想必衣缽也讓你傳承了吧!」

易臨淵一把撕開斬魔劍上的黑布,猛地騰空而起,眸子里竟有絲絲魔氣瀉出,在距離程憶寒不足半米處停下,劍尖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