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劍如清風》[公子劍如清風] - 第5章 身死

程憶寒看着面前死死擋住自己仙劍的女人:「夕月!你要和魔修為伍?」

女人吞吞吐吐,但手上的仙劍並沒有鬆懈分毫:「我…….師父!還請查明事情事情原委,臨淵修習魔道肯定是有苦衷的!」

「每年在煉魔大陸死去的仙修你知道有多少?你知道每年在仙門凈土,被魔修殘殺的普通百姓又有多少?」程憶寒一臉正義凜然,用佩劍死死壓住夕月的仙劍,一字一句的說道!

易臨淵發出幾聲冷笑,用手扯了扯已經換了一身紅衣的夕月:「莫要再辯了,你趕緊走,我死不了!」

「閉嘴!習什麼不好,偏要習魔道!你可知,入了魔道,你我可就不是一路人了!」夕月已經快要抵擋不住程憶寒劍上的施壓,持劍的手臂顫顫巍巍,轉頭看着易臨淵那幅慘樣,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

男人閉上眼睛調息了一下,隨後眼角散出絲絲魔氣,隨手一喚,斬魔瞬間回到手中,緩緩持劍起身,站在夕月背後,將手搭在女人肩膀:「你趕緊走!都不是一路人了,還在這幹什麼!」

夕月眼含熱淚看着易臨淵那漆黑的眸子,用盡全身力氣替男人抵擋着面前的仙劍,朱唇緊咬,衝著男人說了句:「滾!」

程憶寒嘴角勾起一抹詭異微笑,隨後撤去仙劍,退到一側,看着夕月:「若你親手殺了她,為師可以不計較你這次的魯莽行為!」

夕月看着手中的仙劍,因為抵擋程憶寒而變得滿是裂紋,緩緩退到易臨淵身側,看着男人滿身的劍傷,肩膀還在不停的往下流血,輕聲的問了句:「沒事吧?」

「我說我能斬殺了這群狗雜碎,你信不信?」易臨淵還是不緊不慢的樣子,但身上的傷口依舊在流血,盯着夕月的雙眼,嚴肅的說道!

「就知道吹!先全身而退再說!」

「那你願意跟我走嗎?」

夕月看着眼前的易臨淵,默默的點了一下頭!

「先拖住劍宗這群雜碎,我需要一點時間!」易臨淵話音剛落,就緊閉雙眼,化魔訣在體內悄悄運轉,瘋狂的吸收着周遭的仙氣和魔氣!

程憶寒看着二人,有些戲謔的說道:「夕月啊!想好了沒?幾時動手?」

女人看着手中滿是裂痕的仙劍,又瞧了瞧一臉詭異的程憶寒:「對不起了師傅!」

慢慢扶住身側正在吐息的易臨淵,將自己的破爛仙劍橫在面門,做出格擋的姿勢!

「哈哈哈哈!好!很好!」程憶寒一股強大的仙氣化龍激射而出,夕月用盡全部修為抵擋,還好程憶寒並未下殺手,夕月牢牢的將易臨淵護在身後,擋下了這一擊!

仙劍破碎的聲音慢慢響起,女人手中的仙劍終於不堪重負,散落在地,碎成一片!

「罷了!念在師徒一場的面上!今日我饒你不死!」程憶寒偷瞄了一眼夕月背後的易臨淵,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

剛轉身,卻又悄悄御劍,一柄金色仙劍從程憶寒衣袖之內激射而出,夕月來不及反應,瞬間被貫穿脖頸,緊抓着易臨淵手臂的手慢慢垂下,整個人重重的摔在地面!

鮮血濺了易臨淵一臉,男人猛地睜開雙眼,映入眼帘的就看到砸在地面的夕月,瞳孔瞪得老大,脖頸的鮮血如注般的往外涌,男人迅速將女人裹在懷裡,夕月張開嘴巴,卻怎麼也發不出聲音,用手捂住自己的脖子,掙扎了片刻之後,便再也沒有動作!

「夕月!夕月!」易臨淵使勁的搖了幾下女人,女人卻沒半點反應!「沒事的!沒事的!你一定沒事的!」

眼淚一滴滴的砸在夕月的臉上,易臨淵仰天怒吼,身上魔氣激蕩,眼角竟也流出一絲鮮血!

「……..沒事的!別怕!」緩緩將夕月放下,散發著魔氣的眸子死死盯着一臉詭異的程憶寒:「去你媽的!老子活剮了你!」

在修仙一途,仙修自古以來只能修習仙氣,魔修也只能修習魔氣,但數萬年前一位修為至高的魔修,不知在何處尋得一絲契機,憑藉這絲契機,竟然創出化魔決這一逆天功法!

此功法不僅可以使修鍊者仙氣和魔氣同時吸收,修鍊起來是別人的兩倍快,更可以在性命攸關之時,將自身仙氣修為如數轉化為魔氣,一舉破關,如果修鍊者仙氣修為夠高的話,甚至可以讓修鍊者從魔帝七境破關到魔帝九境巔峰,甚至可以通過魔道飛升!

眾仙長一齊浮空,將易臨淵團團圍在腳下,滿臉是血的易臨淵突然大笑起來,一隻手指着眾人,另外一隻手捂住肩膀,張開的大嘴,唇齒之間還連着血絲。

「哈哈哈哈!哈哈哈!本來!今日!你我相安無事!」男人看了一眼腳下的夕月,突然背後出現第二尊魔尊虛影,將周身的眾仙長都震退了幾分!

「動了夕月!今日,就算賭上我的性命!也得殺你們個片甲不留!」

男人的鬢角慢慢變白,體內的仙氣瘋狂燃燒,魔道修為彷彿打開了瓶頸一般,逐步上漲,一尊!兩尊!三尊!四尊!

一尊尊魔尊虛影拔地而起!男人的魔道修為眨眼間就來到了魔帝九境,相當於仙修的仙人境九層水平!夕陽下,微風拂過!男人的頭髮已經花白!慘白的頭髮,映得臉上的鮮血更加艷紅!易臨淵仰着身子,斬魔在面門瘋狂旋轉,此刻的易臨淵已經沒有半點仙氣散發,遠遠望去,一頭白髮,一身魔氣,再加上渾身的鮮血,妥妥像一位十惡不赦的魔帝!

「戰!」男人嘶啞的聲音響徹整座仙門凈土!

眾長老一齊出手,程憶寒喚出一柄柄巨劍懸在眾魔尊頭頂!頓時整座荒山上空,全是喚來的仙劍,易臨淵伴隨着九座魔尊衝天而起!騰空的那一刻整座山都彷彿下沉了幾寸一般!

「給我死!」一劍!兩劍!三劍!一位位劍宗長老的殘肢落地!魔尊和巨劍相撞,易臨淵不惜損身,只為了殺個痛快,沒有給魔尊施展任何的功法,只求讓巨劍被魔尊撞碎,一人獨自仗劍,一步步衝著程憶寒殺去!

「蒼天容我!爾等不容我!」

程憶寒眼看不妙!從腰間摸出一枚泛着金光的符籙,殘餘的長老也心領神會般的將剩餘功力如數灌入程憶寒體內!

眾人腳下土地突然被一股股仙氣沖開,詭異的符文布滿眾人腳下,眼看着易臨淵就要逼近,程憶寒大喝一聲:「定!」

殘餘的巨劍瞬間結成劍陣,一股股劍氣將易臨淵定在原地!死死不得動彈!

「是傳送符!宗主要帶我們撤!大家快點加快仙氣灌輸!」

眾人眼看傳送符就要完成,拼了老命般的將畢生修為皆灌入程憶寒體內,一個個老不死的,彷彿貪生的老狗,均不遺餘力!

定在劍陣中的男人,瞟了一眼夕月的屍體,看着程憶寒那譏笑的臉,將大量魔氣灌輸至自己左臂!

「砰!」

易臨淵用左臂的自爆為代價,震碎劍陣,瞬間仗劍欺身程憶寒!

「狗雜種!往哪逃!」

毫不留情的一劍刺出!程憶寒腦袋被斬魔貫穿!又是一腳,將程憶寒踹在地上!

「給我死!」

顧不上左臂還在流血,易臨淵瞬間掠到地面,扔下手中的斬魔,將坑裡的程憶寒用拳頭砸的死的不能再死!

後方的傳送陣雖然失去了程憶寒!但眾長老仙氣的灌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