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劍如清風》[公子劍如清風] - 第8章 顧雲篇

數年前,徐清風剛入靈雲宗,便被分配到了與顧雲同住…….

「喂!你是木頭嘛,三天了一句話也不說,怎麼?嫌棄我是個雜役弟子,配不上你的身份?」顧雲躺在木床上,翹着二郎腿,嘴裏還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優哉游哉的對着徐清風說道。

徐清風彷彿被人點了啞穴,自顧自的進行着自己的砍柴大業,彷彿顧雲的話並沒有入自己的耳朵一般。

可男人並不知道,顧雲可不是一般的雜役弟子,兩年前的同輩之中的宗門大比,顧雲憑藉一己之力,殺入決賽,最後敗給了余清辭,本命仙劍也在與余清辭的那一戰被聖女擊碎,事後顧雲入十萬妖山歷練,不料被妖獸毀了經脈,變成了一個廢人!

從十萬妖山出發,顧雲硬生生走了半年有餘,徒步回了靈雲宗,回宗之後師兄弟對顧雲也是百般照顧,可顧雲卻彷彿得了失心瘋一般,不是摔碟子,就是摔碗,後在主峰被戒律堂的修士挑撥,砍了宗內的千年楠木,這才被余南岸貶為了雜役弟子!

成為雜役弟子的顧雲整天無所事事,柴也不砍,飯也不燒,整天不是睡覺,就是亂跑,奈何徐清風任勞任怨,雖然不愛說話,但手腳很是勤快,自從徐清風分到了顧雲這屋,顧雲所有的活都被徐清風包攬了,這啞巴也看不出半點不悅,彷彿冤大頭一般。

這日二人一起來到後山砍柴,顧雲砍柴不帶斧頭,卻拎了張草席,剛到後山,便找個了陰涼的地方,將草席往地上一鋪,隨手摘了兩張樹葉,將自己的眼睛蓋住,躺在席子上呼呼大睡起來。

徐清風見怪不怪,轉了轉手中的板斧,只用了一斧子,便將如成年男人腰一般粗的大樹,攔腰砍了下來!男人拍了拍自己的手掌,看着不遠處的顧雲,獨自搖了搖頭,隻身走向下一棵樹。

半個時辰之後,今日的任務量總算完成,徐清風破天荒的走到顧雲身側,將其眼睛上的樹葉一把摘下,踢了踢顧雲的大腿,說了句:「我有事要問你。」

顧雲以為這廝是嫌棄自己不幹活,有了情緒,剛睜開眼,就一下子蹦到樹後,雙手扶着樹榦,探出半個腦袋,盯着徐清風的雙眼,怯懦的說道:「怎麼?你……..你想對前輩動手啊,宗內不少我的師兄弟,你…….你可要掂量清楚。」

徐清風皺了皺眉,將手中的板斧扔到一旁:「靈雲宗內可有一位仙人轉世!」

「有!」

「她身在何處?」

顧雲轉了轉腦瓜,從樹後走出,上下打量了一下徐清風,隨後竊笑一聲,用胳膊肘撞了一下男人:「你該不會是想追聖女吧?」

顧雲捂着肚子大笑起來,指着徐清風再次說道:「你啊雖然長得不錯,但雜役弟子,咱終究是雜役,追聖女,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徐清風一把將顧雲拎起,眼神中微微有些怒意:「我是問,她在哪?」

顧雲雙腳離地,像只兔子一般不停的蹦躂:「誒,誒,誒,怎麼對前輩呢,放我下來我就告訴你!」

徐清風將其緩緩放下,隨後便像個木頭一般,死死盯着顧雲,顧雲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幽怨的瞥了一眼徐清風:「聖女,一般只在主峰,但大多時候不在靈雲宗,隨宗主一起外出歷練,要想見她,難咯!」

「多謝!」徐清風拎起自己的板斧,轉身往山下走去。

「你至少有元嬰修為吧!」

徐清風還未走遠,背後顧雲的聲音便傳來。

徐清風緊了緊手中的板斧,回頭死死盯着顧雲!

「哈哈哈,放心,我早就發現了,無論你是為了什麼目的入宗,我勸你不要輕舉妄動,靈雲宗不是你一個元嬰期的修士,可以胡作非為的!」

「無礙!」徐清風看着眼前的顧雲緩緩說道。

但顧雲的確沒有向靈雲宗告密,二人就這樣,一個睡覺,一個幹活,又相處了兩個月有餘……

「啞巴,快隨我走!」顧雲一把拉起正在燒飯的徐清風,就要往山上跑去。

男人看着馬上就要燒好的飯,狠狠的將顧雲的手甩下,繼續拿着自己的勺子自顧自的燒飯。

「聖女!在…….在山上!」顧雲捂着自己的手腕,吃痛般的說道。

話音剛落,顧雲再次抬頭,卻不見了徐清風的蹤影。

「糟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