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胎王者》[怪胎王者] - 第二章 別在意細節

葉麟表情不自然的走下天壇。

背後的天壇上面已經顯示出來了這一次的測評結果。

沒有意外,葉麟已經連續三年成為了宗族測評的最差一人。

但是沒有什麼奚落聲,因為他在宗族裏面一直都只是沒有人注意的小蝦米,並不會有誰在意他的心情。

轉頭看向另一邊人群簇擁的地方,葉麟艷羨的想着什麼時候自己也能有那麼好的成績,那麼熱鬧的聲勢就好了。

那邊被圍着的是宗族裏面的第一天才,也是族長的兒子:葉翼。

連續三年成為族內同輩第一的傢伙。

「真是羨慕啊。」葉麟輕聲的嘀咕着,卻只能無力的握緊自己的拳頭,沒有任何辦法。

他本來就沒有什麼修鍊的天賦,強行修行四年的結果就是當初一同修鍊的人,早已經步入修行第二層,而他還在第一層徘徊。

「為什麼我沒有修鍊的天賦啊。」葉麟苦澀的想着,卻也是只能不甘心的離去。

「喂!葉麟!站住!」正當葉麟準備回家繼續嘗試修鍊的時候,卻是忽然從背後傳來陣陣叫聲。

聽見有人叫自己,葉麟下意識的回頭。

「七長老!」看見身後叫住自己的是誰,葉麟心中一緊,頓時有了不妙的感覺。

七長老在族中負責的,就是他們這一輩的修鍊。

這四年七長老沒有少對葉麟冷嘲熱諷,認為葉麟這種分明沒有修鍊天份還要強行修鍊,是一種極其愚蠢的舉動。

因為沒有修鍊天份的人,幾乎沒有可能性能夠修鍊出成績來,大多都是去經商或者是去做些其他事情來實現自己的價值。

四年前的時候,也有一些沒有修鍊天賦的孩童,不過都是去選擇了其他的事情,並沒有去選擇修鍊。

那些孩童現在都已經是在各自的崗位做出來了一些成績,而不像執意修鍊的葉麟這般如此落寞。

看見是七長老叫住自己,葉麟瞬間想到了很多不好的事情。

「我來通知你一件事情。」七長老叫住葉麟後,慢慢走到面前,說道:「剛才的時候我和其他長老大概商量了一下,覺得一直這麼任你修鍊下去也不是個辦法,認為你去經商什麼的,也許更有前途。」

聽見這裡,葉麟心中頓時無比緊張了起來,因為他真的不能去經商,因為一些原因,他必須修鍊!

「七長老,再給我一次機會行嗎?再給我一點時間行嗎?我一定可以修鍊到第二層去的,我已經感覺到了,我就差那麼一點就能突破了,再給我一點時間怎麼樣?」

葉麟誠惶誠恐,臉上帶着有點討好的笑容連忙說道。

七長老皺眉說道:「已經給了你四年的時間了,可是你自己看看?現在除了你最差的都是第二層了,甚至已經有人第三層了,你繼續這麼修鍊下去還有什麼意思?是要一直藉著修鍊的名義不出去做些事情?」

葉麟趕緊搖搖頭,示意自己絕對不是那種人,但是一時半會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因為有些事情他根本沒有辦法說出來,就好比他為什麼必須修鍊這回事情,說出來的下場——十之八九都是死!就算不死,也絕對沒有什麼好下場,甚至可能會被解剖……

「那麼就這個樣子怎麼樣?你說你感受到自己離突破就差一點了是不是?那麼好,我再給你兩個月的時間,到時候假使你依然是第一層的話,就沒有任何理由了吧?」

葉麟猶豫了一瞬,便是果斷的點頭:「好!」

七長老看見葉麟答應下來,臉上掠起一抹古怪的神采,不過轉瞬即逝,葉麟站在面前都沒有發現。

「記住,族裏面不會供養閑人,不能修鍊,去經商什麼也能做出自己的一番事業。」

最後套路式的鼓勵了下葉麟,七長老便負手離去。

只留下葉麟站在原地久久沒有動彈。

「四年的時間都沒有能夠突破到第二層,兩個月的時間談何容易啊!」

葉麟坐在地上,將手上的小石子拋進面前的懸崖裏面。

之前雖然跟七長老說著自己只差一點就能突破,但是葉麟自己很清楚,那隻不過是說辭而已。

實際上葉麟依然離着第二層有着十萬八千里的距離,壓根不知道自己離那突破的一層薄膜還有多遠。

但是剛才不那麼說的話……恐怕就連兩個月的時間都不會有吧。

站起身來,向前走了兩步走到山峰邊上,看着下面那深不見底,只有白雲煙霧繚繞的懸崖,葉麟並沒有什麼恐懼的感覺。

「四年的時間,依然沒有任何辦法嗎?」

葉麟寂寥的想着。

他有自己必須修鍊的原因,那就是因為他想回家,他並不想繼續過這種底層的生活。

他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來自另外一個叫做地球的世界。

五年前的時候葉麟病死在地球,然後睜開眼,便是看見自己出現在這個懸崖邊的位置。

經過一段時間的彷徨迷茫,他才勉強接受自己已經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情況。

在這個世界他過的不好,因為穿越在這個世界後,他的靈魂附身的只是一個最底層的孩童,沒有父母沒有親人,過的最底層的生活。

當他知道這個世界上面的修鍊者,修鍊到極致的時候可以肆意的穿梭時空的時候,他便是果斷下了修鍊的決心——只可惜這幾年的事情證明了他壓根沒有任何的修鍊資質。

但是他不甘心,他一點也不甘心,就算不回家,他也不想過這種不如人的生活。

「光是在這裡獃著,也不是一個辦法,還是老老實實回去修鍊吧。」

葉麟在懸崖邊上坐了好一陣功夫,才是勉強調整好自己的心裏狀態,準備回去繼續修鍊。

但是這個時候,山峰卻忽然傳來了一陣波動,然後猛然強烈起來!

葉麟站立不穩,一下子跌坐在懸崖邊上,僅僅只差一點的距離就要滑落懸崖。

「這是發生了什麼?地震了?」葉麟一屁股坐在地上,心中驚疑不定的想着,然後便是看見自己此時離落下懸崖居然只差絲毫的距離。

「好險好險。」葉麟還沒有來得及慶幸自己沒有滑落懸崖,便是感覺到了新的一輪波動,大地山峰又是開始了一次猛烈的搖晃。

葉麟感覺自己所在的位置,似乎正在顛簸,而自己似乎正是在朝着懸崖的地方慢慢接近……

葉麟轉瞬便是感覺不妙,下意識的便是想要站起來向前猛跑兩步,趕緊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

不過很可惜,這個時候站起來,下場只能很慘淡。

葉麟剛剛站起來,還沒有站穩,便是感受到了極其強烈的震感,然後身子不由向後一侵,整個人便是已經摔下懸崖!

「我去年買了個表!」一頭倒栽向懸崖的葉麟只來得及大罵一聲。

懸崖深不見底,這一點葉麟這個時候是終於徹底感受到了,因為已經摔下懸崖十幾秒的時間,他居然還沒有摔到谷底。

五年前穿越在這個地方,五年後又要死在這裡嗎?

「這特么就是輪迴啊。」葉麟倒栽蔥的向下墜落,看着兩邊急速變換的風景,眼睛一陣刺痛,只好閉上眼睛,看見一片黑暗,身體漸漸冰涼。

「我還不想死啊,好不容易重新活了五年,我還沒有過一天好日子,怎麼能這麼死去啊!」

葉麟此時心中滿是不甘,最開始在地球的十幾年生活,他過的不算好但也不差,卻是最後生病抑鬱而終,而穿越到這個世界,五年的時間基本都是荒度,沒有享受到一天的好日子——只因為實力太弱。

怎麼能甘心的就這般死去?

不能!

但是沒有任何的辦法!

按照宗族裏面的說法,至少得修鍊到第五層以上,才能擁有飛行的能力,而葉麟不過是第一層的實力,怎麼可能會飛?

那麼就只有等着摔倒懸崖底死亡嗎?

葉麟已經絕望,並不認為自己還有什麼希望能夠活下去。

但是,不到最後的死亡,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小子,你想活下去嗎?」

已然絕望的葉麟,忽然在耳邊聽見這麼一句問話,不由一怔,然後下意識的以為是自己耳邊的風聲太盛,自己產生了幻聽。

但是緊接着他很快就是確定,那並不是幻聽。

他墜落的速度越來越緩,耳邊聽見的呼嘯聲越來越淺,身體越來越暖。

忽然突凸的停在了半空當中。

葉麟吞咽了口口水,睜開自己一直緊閉的雙眼,便看見自己此時正在空中停留,四周繚繞着煙雲罩霧。

難以置信的挑了挑眉,葉麟完全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怎麼是忽然的就——停在了半空!

「嘖,小子,我叫你,你沒有聽見嗎?」

正在葉麟無比難以置信的時候,一道不耐煩的聲音又一次傳入葉麟的耳里。

葉麟下意識的調頭,看向了那聲音傳來的地方。

一個長相無比妖嬈的女子,正靠在煙霧上面眉毛微皺的瞄着葉麟。

葉麟忽然頓住,麵皮猛然抽搐了起來。

因為他忽然意識到自己似乎是見鬼了!

女子身邊的輕煙隨着動彈,微微散開了一點,然後就此顯露出她的下半身……

那就是沒有下半身!

似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