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奇人》[官場奇人] - 第10章

第10章

黃依婷撲了過去,哭着喊道:「爸爸,爸爸,你醒了?」
「黃書記……」梁仁站在原地喃喃道。
「真的醒了?」
王兆同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黃少華瞧着自己的女兒,又看看梁仁,低聲道:「我醒來,只是想告訴你們。
我以後再也不喝酒了,為了我最好的老婆和最可愛的女兒,我這一生都不喝酒了。」
一旁的王兆同眼眶中也閃動了淚珠。
幾分鐘後,在醫院門口,王兆同撥通了組織部長朱庸良的電話:「黃少華醒了,我們不用免他的職了。」
「什麼,黃少華醒了?
這是怎麼回事?
這不可能啊?」
朱庸良被這個他最不願意聽的「好消息」搞得心煩意亂,「兆同,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王兆同淡淡地道:「這也許就是奇蹟。」
黃少華雖然醒來了,但腦中的血塊還沒有消散,得在醫院繼續觀察。
不過自從醒來後,黃少華的狀況在分分秒秒地好轉。
黃少華一家人都對梁仁感謝萬分。
對於所有的感謝,梁仁只說了一句話「黃書記能醒過來,比什麼都好」。
看到黃少華一家人擁抱在一起,梁仁說自己要上班去了。
梁仁的事迹在鎮**里也迅速傳播開來。
梁仁為黃少華所做的事情,為大部分機關幹部所津津樂道。
鎮宣傳委員朱水月來到了鎮黨委書記鍾濤的辦公室,說:「鍾書記,您聽說過梁仁的事情了嗎?」
鍾濤早已經從朱庸良處了解到黃少華醒來的事,知道梁仁為黃少華醒來出了不少力,心裏頭正鬱悶煩躁着,「怎麼,有什麼事情?」
朱水月道:「據說是梁仁喚醒了黃少華,鎮上大部分人對梁仁所為都很稱讚。」
鍾濤心裏對梁仁更加咬牙切齒,「那又怎麼樣?」
朱水月分管的宣傳工作,這段時間缺乏外宣稿子,於是建議道:「鍾書記,你看我們是否需要對梁仁的行為進行一次正面宣傳,把他塑造成道德典範?」
鍾濤的眼睛差點都掉了出來,他沒想到朱水月如此不懂他的心情。
他狠狠斥責道:「你腦子浸水了嗎?
別人說某某人好,我們黨委就要宣傳嗎?
一點政治敏感性都沒有,好好回去想想。」
朱水月被罵得狗血噴頭,心裏更是莫名其妙,悻悻地離開了鍾濤辦公室,心中抱怨着:今天鍾書記吃錯藥了吧,用得着這麼罵人嘛!
厲峰曾經問過梁仁,項瑾入住他租房後,生活是否更加滋潤了?
是否真的滋潤,還真只有梁仁自己知道。
項瑾入住後,把醫院的看護劉阿姨續聘了,繼續照顧她。
項瑾拿出了以前寫的清單,說,「這清單上其他的東西,你都已經幫我買來了,就只剩下一樣還沒有。」
梁仁道:「你是說鋼琴?」
項瑾道:「你倒還記得啊,我還以為你忘記了呢!」
梁仁道:「記是記得,但人家一般都不會借鋼琴這玩意。」
項瑾道:「誰讓你借了,買一個不就行了?」
梁仁張大了嘴:「什麼?
你在我這裡能住幾天,我專程給你買一個鋼琴?」
項瑾道:「一架鋼琴多少錢?
到時候我給你錢就得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