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奇人》[官場奇人] - 第2章

第2章

梁仁見叫的救護車遲遲不來,只好打電話叫來了住在附近的農辦同事厲峰。
厲峰見到這個女孩也是驚為天人,衝著梁仁一陣擠眉弄眼:「索性我好人做到底吧,我留下來等交警,梁仁你用我的車先把她送醫院去吧。」
女孩道:「謝謝了。」
厲峰聽到美女稱讚,心裏頓時美滋滋。
梁仁把這個叫項瑾的美女送到了鏡州市第一醫院。
經過檢驗,其他都沒有什麼大問題,就是左手和右腿有骨折情況,需要住院治療。
在付住院費的時候,項瑾道:「我有卡,密碼我告訴你。」
梁仁拿着項瑾的卡,到了付費的櫃檯上,收費員道:「卡已經凍結了。」
收費員又讓他刷了一次,仍然是凍結,最後梁仁只能幫她先墊付了。
梁仁把情況給項瑾說了,項瑾伸了伸舌頭道:「沒想到凍結得這麼快啊!
這可怎麼辦?」
梁仁道:「要不先跟你家裡人聯繫一下?」
項瑾連忙道:「千萬別。
我可不想我家裡人知道我在鏡州,這錢我會還你的。」
梁仁沉吟了片刻,輕輕推動項瑾的輪椅:「行吧,我們先去辦住院手續。」
項瑾見狀,臉上的笑容燦爛了起來:「你別擔心,我會還你的,即使還不了錢,也會還你別的東西。
你不妨說說,有什麼想法或者願望?
我說不定可以滿足你。」
梁仁一陣好笑,真是好大的口氣,他索性也開玩笑道:「我想當鎮委委員,能讓我當不?」
項瑾點點頭,「沒問題。」
「那市委書記也行?」
項瑾歪着腦袋想了想,道:「倒也不是不可以。」
這時,牆上的電視正在播放省內新聞,省委書記聶川同志正在鏡州市進行考察……
梁仁指了指電視說道:「聽你這語氣,我還以為你是省委書記的女兒呢?」
項瑾算是看出來了,梁仁是在調侃自己,她氣呼呼的轉過頭去,不理會他。
梁仁也不在意,轉身就去幫項瑾辦理住院手續去了。
辦理完手續,他又找了個女護工照顧項瑾,安頓好這一切後,梁仁才回家。
梁仁離開不久,躺在病床上的項瑾電話就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是「聶川」。
項瑾猶豫片刻,還是接起了電話。
「聶伯伯……」
項瑾話未說完,那邊已傳來一個急促的聲音,「小瑾,聽說你出車禍了?
你在哪個醫院,我立刻過去。」
「不用不用,只是一點輕傷,我現在已經沒事了……」
聽了項瑾的解釋,聶書記才稍稍放下心來,但仍嚴肅道:「小瑾,你獨自跑到江中省來,我也是承擔了很大的壓力的,你要是再亂來的話,我就只能把你的行蹤告訴項部長了!」
「我知道了,聶伯伯,我會小心的。」
掛斷電話後,項瑾靠在病床上,梁仁那張英俊的臉在她的眼前放大。
她是欠了他一份情的,這份情肯定是要還的,至於怎麼還,她還得好好想一想。
第二天清晨,梁仁剛到辦公室,錢天一就找上門來,把他給叫了出去。
錢天一是城建辦主任,是副鎮長常戚的徒弟。
他們三人這兩年都跟着黃少華。
錢天一帶他來到一間空着的會議室,直接發問道:「你聽說了沒?」
「你是說黃書記的事?」
梁仁想都是自己人,沒必要繞彎子。
「是啊。」
錢天一把身子往椅子里靠了靠:「靠山山倒,靠人人跑。
我聽說原本黃書記已經向區委爭取,要解決你的黨委委員職位了啊。」
「這些都是道聽途說。」
梁仁想,沒落實到位的還有什麼好說的。
「原本不是道聽途說,黃書記這一走,就真的成了道聽途說了。
我真替你惋惜啊。」
錢天一接着又道:「你有沒有什麼想法?」
「能有什麼想法啊?」
梁仁感覺錢天一接下去有話要說:「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