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奇人》[官場奇人] - 第6章

第6章

梁仁看到這一幕,不由醋意橫生。
當妻子轉身見到梁仁時,她臉上的笑意就迅速收攏了。
梁仁走上去問:「剛才車子里是誰啊?」
「一個朋友,你不熟悉的。」
陸媛說著就往前走。
梁仁道:「鏡州市這麼小,認識也不一定。」
陸媛道:「跟你說了,你不認識就不認識。」
說著加快了腳步,獨自一人上了樓梯,將梁仁一人留在樓道。
不過,梁仁還是抱着一絲希望,畢竟他是為了陸媛來到鏡州這個陌生的城市。
他洗漱完來到了卧室,喝了酒的陸媛已經睡去。
陸媛只着了一襲睡衣,富有彈性的肌膚異常柔滑。
梁仁忍不住輕輕扳過她的身子,翻身壓在了她身上。
承受着壓力的陸媛,從睡夢中清醒過來。
看清楚他的一瞬間,陸媛雙瞳中射出驚訝的恐懼。
陸媛喊道:「你幹什麼!」
陸媛趕緊合併,身子拼了命的左右搖晃。
梁仁完全沒有料到陸媛的反應會如此劇烈。
他想,是不是他的舉動令妻子做了惡夢。
梁仁道:「陸媛,是我,你是不是做惡夢了。」
陸媛拚命掙扎:「我知道是你,你就是惡夢!
你快下來,你幹什麼!」
梁仁聽到陸媛這麼喊,一種挫傷的感覺油然而生。
挫敗感,往往會喚起一個人的自尊。
又許是酒精的作用,梁仁抓住了陸媛的雙臂,掠起了陸媛的睡衣。
結婚幾年來,隨着兩人對雙方身體的熟悉,神秘感和興奮感漸漸消失,不少時候有些例行公事,而此刻,梁仁感覺自己面對的是一座完全陌生的身體,等待他去征服的身體。
「梁仁,你在幹什麼!」
「我不願意,你給我滾下去!」
陸媛的尖叫,讓梁仁楞了楞。
然而這一絲遲疑,迅速被腦海中接下來的畫面所抹去。
他回想起,陸媛從一輛黑色轎車中出來,那種快樂的神色,是他好久都沒有見識過的。
他惱怒的一把用力撕扯,陸媛的衣物成為破碎的布片。
而陸媛在她衣服被撕破的剎那,雙腿反而獲得了解放,她見機抬起一條腿,狠狠踹了出來。
正好踢中了梁仁的下巴。
梁仁往後倒去,翻下了床沿。
後腦勺硬生生磕在地板上。
「轟」的一聲巨響響徹耳鼓,接着梁仁就什麼都意識不到了。
接下來的一天,梁仁在醫院裏度過。
最後專家說:「你很幸運,一點事沒有。
不過你如想保險點,可以住個院再觀察些天。」
梁仁討厭醫院裏的消毒水味,堅決要求回家。
梁仁請了兩天假,鎮**的人不太注意他發生了什麼。
何況現在他已經沒有了職位,幾乎沒有人注意他的存在。
將近傍晚時分,老領導黃少華打電話給了他,問他晚上有沒空一起吃晚飯。
與此同時,陸媛也發了短訊過來,說不回家吃飯了。
梁仁已經越來越覺得自己摸不到陸媛的心,但他無可奈何,只能渴望着用酒精麻痹自己。
到了黃少華安排的飯局。
差不多都認識。
大家坐下來後,黃少華道:「今天我們差不多是原班人馬啊,就是少了一個姜岩。」
朱懷遇:「哎,姜科長去幹嘛了啊?」
小倪:「我聽說,他和老婆在鬧離婚。」
朱懷遇:「鬧離婚?
從沒聽他說起過。」
小倪:「我也是聽人說的,說想離婚的是他。」
朱懷遇:「難道他外面有人了。」
小倪:「可能,不過誰也不知道具體情況。
宣傳部長死了三年嘴合不攏,還在講話;組織部長死了三年撬不開嘴,還要保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