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奇人》[官場奇人] - 第9章

第9章

接下去朱庸良會向戴娟提出免去黃少華帽子的事情了,如果等他把話說了出來,胡小英又強調幾句,這件事就沒有迴旋餘地了。
於是他以飛快地語速插嘴道:「朱部長,我有一句話想說一下。」
被打斷話,朱庸良很不爽,可當著這麼多人面,他也不好意思發作,只是道:「好,你先說。」
梁仁道:「我剛才聽醫生說了,黃書記今天晚上會醒過來。
如果你們有什麼話,等明天跟黃書記本人說比較好。」
「什麼?
真的嗎?」
戴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醫生說的嗎?」
黃依婷剛進門,就聽到這樣的好消息,高興得眼眶中都溢滿了淚水。
梁仁鎮定地道:「沒錯,剛醫生在走廊跟我說的。」
聽了梁仁這句話,胡小英和朱庸良對視了一下。
他們原本想要以黃少華不能蘇醒為由免去他的職務,但如今說他晚上要醒過來,這個理由就不成立了。
朱庸良和胡小英又來到了屋外,低聲道:「這怎麼可能?
我覺得梁仁這小子在胡說八道。」
胡小英也是將信將疑,但他們誰也不敢在戴娟和黃依婷面前說,這會遭到家人的強烈反感的。
綜合考慮了下,胡小英道:「反正也就一天時間,如果他晚上醒不了,明天你過來跟他們說明一下也就完了。」
朱庸良一萬個不情願,但也找出什麼好的辦法,只能作罷。
戴娟和黃依婷母女倆去送胡小英,只有梁仁一人留在了黃少華的病床前。
梁仁當然是在假傳醫生的話,到了明天,黃少華還醒不過來,他們還是會想方設法免去他的職務。
梁仁正了正身子,與沉睡中的黃少華講起話來。
他道:「黃書記。
今天區里的領導來看過你了。
他們來是要免去你的職務,你知道嗎?
可我今天對他們說,你今晚上就會醒來……」
梁仁忽然感覺身後一隻柔軟的手,搭在了自己肩頭。
黃依婷站在梁仁身後,問道:「為什麼要騙我們?
我剛才特意去問過醫生了,你為什麼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謊?」
梁仁道:「你沒有看出,那些所謂的領導,來醫院是為了免去你爸爸的職務嗎?」
黃依婷道:「那又怎麼樣?
我只要我爸爸好好的,其他什麼我一點都不在乎。」
梁仁道:「我知道你不在乎,但你爸爸辛苦幹了這麼多年,醒來時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是了,我想他也不能接受這樣的事情發生。」
黃依婷理解梁仁的心情,但她還是不明白:「你說謊說我爸爸會醒來,我和媽媽都相信了,如果我爸爸明天醒不來,我媽媽會多傷心,你知道嗎?」
梁仁大聲堅持:「我真的認為你爸爸明天會醒來,你爸爸明天一定會醒來。
他沒有道理不醒來,我們都這麼需要他醒來,他根本沒有道理不醒來……」
歇斯底里的喊叫中,梁仁的淚水從臉頰上滾下來。
這次熱淚滾滾,也許夾雜了太多東西,這段時間的被排擠、黃少華的意外事故……
看着一個大男人坐在父親床前,為了自己父親淚流滿面的樣子,黃依婷的少女之心劇烈震顫。
她忍不住伸開了手臂,將梁仁的頭摟住。
梁仁被黃依婷的手臂環繞着,他感到的是一種溫暖,而無一絲淫邪的**。
在半開的門外,一個人影慢慢的離開。
聽說丈夫醒來的事情是假的,戴娟心裏被失望所包圍,但看到女兒和梁仁相擁的瞬間,她心頭又多了一絲希望。
朱庸良剛回到家,鍾濤的電話就來了,朱庸良不太願意的接起了電話。
鍾濤的聲音很快跟了過來:「朱部長,黃少華的職務免了嗎?」
朱庸良:「還沒有。
碰上了意外狀況。」
朱庸良將事情簡要說了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