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月光》[孤獨月光] - 第6章 奇蹟頁子

她「覬覦」隋明喻的身材很久了,沒辦法,對於她們這種畫畫的人來說,太想將那種黃金比例身材描繪下來了。

隋明喻的身材也算不上完全符合黃金比例,但就是肩寬窄腰,身材修長俊美,那雙腿也是又長又直。

隋明喻打開了門,頁子看向他,隨即閉上眼睛,臉色羞紅:「你怎麼不穿衣服?」隋明喻一臉好笑地看向她:「我的浴巾你當看不見啊。」

頁子還沒從看到他**的震驚中反應過來,隋明喻剛洗完澡只圍了一條浴巾在腰間,上半身的人魚線和恰到好處的腹肌一覽無餘。

從他平時穿的衣服不太看得出來他身材這麼好,脫下衣服的他渾身透露着性感二字。

頁子從捂着眼睛的兩手間的縫隙偷看,為難地開口:「我能不能畫你?你很符合我的審美。」

當然也很符合其他藝術生的審美,頁子在心裏悄悄補了一句。

隋明喻似笑非笑地盯着她:「要穿衣服嗎?」

頁子支支吾吾地說:「可以,可以就現在這樣嗎?當然如果你冷的話還是把衣服穿上吧。」

現在正值夏天,雖然已是夏天末尾,但也並不會覺得冷,隋明喻當然也不會覺得,他走進房間,頁子以為隋明喻不同意,難過了一瞬。

但是沒過一會兒,隋明喻拿着手機走了出來,「愣在那兒幹嘛,不畫啦?」隋明喻邊說著邊走了下去,頁子內心一喜,也跟着他走了下去。

到畫室時,頁子讓隋明喻就倚在窗檯旁的桌子上,告訴他放鬆一點,不用拘束。

隋明喻聽得好笑,玩着手機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偶爾從手機上抬頭看正在聚精會神畫畫的她。

頁子做事時很專註,手上一直在不停地動作,一邊觀察隋明喻,一邊沉思如何下筆,偶爾會和隋明喻的視線有交集,然後又很快低頭繼續作畫。

隋明喻開始觀察起她來,她穿着她那老土的睡衣,下半身是條長褲,上半身也包得嚴嚴實實,長袖圓領,根本不會有什麼春光乍泄的可能。

這個女人,真是,穿的衣服有夠土,平時穿得更老土,就像五六十歲的人穿的衣服一樣,還總穿些艷俗的配色,就像中老年人的秋衣秋褲,完全浪費自己的身材。

隋明喻越想越不滿意,「你,明天早上就把你那堆丑衣服扔掉,明天周末不上班,帶你去買新的。」

「為什麼,我穿得好好的,那些衣服都沒壞,丟了很可惜好嘛?」

「你是老闆還是我是老闆,叫你扔你就扔,我發現你最近是膽子越來越大了,經常頂嘴。」隋明喻斜睨她一眼。

頁子一噎,想到自己頂嘴頻率確實越來越高了,沒再說什麼,反正不要她出錢,而且自己確實沒怎麼好好買過衣服,之前在餐廳上班時都有工作服,加上她省吃儉用,也沒怎麼捨得買衣服。

又過了半個多小時,頁子終於畫好了,因為怕隋明喻等久了不高興,有些地方頁子都是粗略帶過。「你要不要看一下?」

隋明喻懶散地靠在桌子上,他都要等睡著了,「你拿過來吧,我不想動。」

頁子取下畫走過去遞給他,隋明喻拿起畫認真看了下,他本就自戀,待看到頁子畫的畫時,他更確定了自己的吸引力。

頁子畫得很好,將他的身材完美展現了出來,同時他也確定了應該送頁子去學習畫畫,她不應該就在他的公司當個秘書。

「怎麼樣,還滿意嗎?」

「嗯,不錯。」隋明喻難得誇獎她,頁子很高興,知道他傲嬌,不喜歡開口誇讚別人。

隋明喻看向一臉喜色的頁子,忍不住湊近逗她:「今晚要不要跟我睡?」頁子神色惶然:「你你你,你說什麼?」

隋明喻大笑出聲:「你太好玩了,哈哈哈!」然後揚長而去,留下一臉憤然的頁子:總是這麼逗我,很好玩嗎?

周六

難得周末,頁子睡了個懶覺,隋明喻敲門時她還迷迷糊糊的,不想動身起床,她雖然工作了幾年,但並沒有什麼生物鐘,因為她愛在周末睡懶覺。

頁子應答了一聲:「我醒了,馬上洗漱。」隋明喻在門外說了一聲:「你是豬嗎?這麼能睡,都叫你兩次了,我早餐都吃完了。」

頁子拿起手機一看,已經十點鐘了,她急忙衝去洗漱換衣服,隋明喻肯定很不耐煩,說好去買衣服的。

她洗漱完走下樓,看見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