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月光》[孤獨月光] - 第8章 喝醉

隋明喻扶着頁子上了車,頁子喝醉後倒是不愛耍酒瘋,只是喜歡往隋明喻身上蹭。

好不容易上了車,頁子又一直往隋明喻身上倒,隋明喻乾脆伸手把她摟過來,讓她靠在自己肩膀上,頁子在他頸窩蹭了蹭,然後伸出手摟着隋明喻的胳膊。

他倒是覺得她這幅樣子很可人,像她養的那隻貓似地,摟她的手忍不住用力了點,另外一隻手輕撫着她的秀髮。

下車時隋明喻讓王叔幫忙攙着她,等自己下車後一把抱起了她,頁子彷彿知道隋明喻在抱她,很乖地摟着他的脖子。

隋明喻直接抱着頁子去了她的房間,把她放下來時頁子卻怎麼都不肯撒。

隋明喻無奈只好順着她的力氣往下,最後停留在離她的唇僅幾厘米的高度。

他將雙手撐在她身側,看着她性感的唇,忍不住降低再降低,他想感受她的溫度,可卻在即將靠近的一剎那看到頁子睜開了雙眼。

還是那副似有若無勾引人的眼神,她另一隻手放開他,轉而從他的頭輕撫到臉頰,最後停留在嘴唇,隋明喻忍不住輕咬了她的指尖,頁子又將手收回,放在他的臉頰。

”你還記得……? ”頁子開口,可是她說話的聲音很低,又有點含糊,隋明喻沒聽清,問了一遍什麼。

頁子好像真的醉了,聽不到隋明喻的問話,只是放在他脖子上的手卻放開了,他一瞬間覺得有點莫名的失落。

他將頁子落在床下的雙腿抬起,給她脫下鞋子,將她的腿放在床上,給她整理好被子,又去浴室接水。

他在浴室研究了半天,看到卸妝濕巾便按照封面的使用方法,去給頁子卸妝,他擦得很輕,怕弄醒了她,又怕擦痛了她,最後又給她洗了臉。

離開時盯着她看了很久,然後才替她關上燈與房門,走進了自己房間。

第二天頁子睡得頭昏腦漲,從床上爬了起來,她倒沒有一般喝酒後要睡很久的癥狀。

因為太難受了,睡不着就起來了,又去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她大概知道是隋明喻送自己回來,又給她弄到床上的。

她走下樓梯,看着坐在客廳的隋明喻,他依舊在看財經新聞,頁子打了個招呼: ”早上好,昨晚謝謝你,我沒亂說什麼話吧? ”

隋明喻搖搖頭, ”你說你愛上我了。 ”

頁子詫異地看着他, ”怎麼可能? ”

”喂,你什麼態度啊,喜歡本少爺很丟臉嗎?你昨晚還對我又親又摟,抱着我不肯撒手呢,王叔可以替我作證。 ”

頁子一臉受到打擊的表情,旁邊的隋明喻竭力忍住笑聲。

”廚房有醒酒湯,吃了早餐我們去泡溫泉。 ”頁子失魂落魄地說了謝謝就去廚房吃早餐去了,又喝了醒酒湯,頭才沒這麼難受,也不再糾結昨晚到底對隋明喻做了什麼。

頁子這兩天都沒畫畫,跟着隋明喻各種逛吃逛喝,她有點不踏實,她有點天賦,但和其他有天賦的人比起來,頁子根本不算什麼,所以頁子還是堅信努力。

而且她畫畫已經成一個習慣了,一天不畫就會覺得少了點什麼。

吃完早餐才九點,頁子向隋明喻表示自己能不能畫一下畫,隋明喻沒說什麼,讓她去畫,現在還很早,那幫人肯定都還沒起床,隋明喻原本也沒有打算立刻出發。

今天陽光很好,早晨的太陽還不怎麼曬,頁子沐浴在陽光中專心畫著畫。

只是,過了一會兒,畫紙上的人莫名其妙就變成了隋明喻的模樣,頁子發誓她沒有想着隋明喻作畫,只是畫都畫了,頁子也不可能扔了。

她繼續把這幅畫畫完了,然後又練了一會兒基礎筆法,才收起作畫工具。

她一看時間,發現已經中午了,畫畫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

她走向廚房才發現鄭姨已經做好了飯菜,兩人吃完飯隋明喻讓頁子收拾一下,帶些必要的。

頁子問: ”今晚是要在那兒住嗎?那明天上班怎麼辦? ”隋明喻說他本來就不是每天都去上班,公司的事有他二叔和他哥在照看。

頁子只好去收拾東西,兩人到達郊酒店後已經差不多下午兩點了,酒店前台帶着他們倆去了房間。

但是頁子才發現禾煜只給她們倆訂了一間房間,因為禾煜她們不知道倆人的關係,以為頁子真是隋明喻的女朋友,也沒多想就給兩人訂了一間房。

隋明喻沒說什麼,他把頁子的行李放好,然後就躺在了床上。

”收拾一下,過會兒去找他們。 ”隋明喻說完繼續躺在床上玩手機。

而一旁的頁子走進浴室,一邊隨手畫了個淡妝,一邊苦惱今天晚上該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