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遺錄》[鬼谷遺錄] - 第1章 洛城遺孤

北魏靈武二十六年。

正值深秋,洛陽外城西面的牆角邊,橫七豎八或站或躺着二十餘名衣衫襤褸的乞丐。

不遠處的商鋪人潮湧動,街邊走道上你追我趕戲耍着的孩童笑聲陣陣,襯托出這彌足珍貴不戰之年的安寧。

酒肆茶樓不時飄來一陣陣烤肉和蒸麵餅的香味,乞丐們腹中飢餒,鼻頭不由自主的抽動着,有幾個定力稍差的連嘴角口水流出來了都沒絲毫察覺。

其中一名十四、五歲的少年乞丐,其臉如磐石稜角分明,目如點星內含英武之氣。只是劍眉微皺,似是在沉思些什麼,周遭的嘈雜、食物的清香在他來說仿若未聞。和其他乞丐相比,他身上衣衫雖是一般的破舊,但卻乾淨許多。

猛地一陣呼喝聲,打亂了他的沉思。

「華善人施粥了,華善人施粥了,拿上傢伙快來領粥吧。」

剛才還一團爛泥樣的乞丐們瞬間煥發了活力,拿着不知道從哪找出來的破碗破罐子爭先恐後的圍了上去,遠處聚集的乞丐見狀也都奔了過來。

一名身穿貂皮夾襖頭戴圓頂黑牛皮帽、大戶人家管事模樣的四十來歲矮個男人毫不掩飾鄙夷的目光,一邊指揮兩個下人分發粥水,一邊呵斥着靠自己太近的乞丐不要弄髒了自己的衣衫。

「阿亢,你怎麼不去領粥啊,把你傢伙什給我,我幫你一起領來得了。」一個白白胖胖到已經不像乞丐的乞丐拍着沉思少年乞丐的肩膀說到。

「我不餓,我等鐵丁。」少年乞丐的聲音冷漠中帶着堅定,對於這種嗟來之食他向來是抗拒的。即使是乞丐,也當有做人起碼的尊嚴。

「那我先去領粥了。」白胖乞丐對於這種冷漠似乎習以為常,絲毫不以為意,自顧自的跑開去領粥了,畢竟填飽肚子事大啊。

粥水頗多,卻也難以滿足太多窮苦人,矮個管家見粥桶里粥水快要見底,便命下人把粥桶倒乾淨,用扁擔挑上準備離開。

剩下沒領到粥的乞丐們也不管地上沙土,搶上前雙手捧起被倒在地上的殘粥拚命吮吸着。這或許是他們今天唯一能吃到的東西,這或許也是那僅有的能支撐他們活到明天的東西。

矮個管家冷笑着,笑聲裡帶着殘酷的快意。

「哎喲,是誰,媽的找死。」剛才還冷笑着的矮個管家一臉憤怒,雙手抱着頭,一絲血跡從指縫間蔓延出來。

不遠處一名鐵匠學徒打扮的少年手裡拿着一副鹿皮彈弓,向這邊做着鬼臉。被叫做阿亢的少年乞丐看到這一幕,原本冰冷的表情也暖了起來,帶着兩個小酒窩的迷人微笑也露了出來。

在矮個管家發難之前,阿亢快步跑了上去,牽起小學徒的手頭也不回的向城外奔去。

出了北門,兩個小傢伙腳步停了下來,四十歲年紀的矮冬瓜是很難追上帶着翅膀年紀的年輕人的。

「阿亢,給你,這是我專門給你留的,可好吃了。」小學徒從腰間取出半個用秸稈穿着的麵疙瘩餅遞給少年乞丐。

「謝謝你鐵丁,我本來以為今天又會餓着肚子過去了,請代我向鐵老爹問好,好久沒見到他了。」少年乞丐吃着餅,言語間充滿了感情。

作為一名亂世孤兒,少年乞丐對於自己的認識僅限於從小收養自己的秀姑婆婆斷斷續續跟自己提起過的一些身世。

據說當時正是大荒之年,有一天夜裡寡居的秀姑婆婆起夜,在屋門口看到一個小襁褓,襁褓里一張方帛上血字寫着——「吾兒葉亢,田齊後裔,雖經百代幸有一脈相承,奈何吾族上應天剋,死不得脫,如今大限已到,不求吾兒富貴,只望善人收其為子助其成人。淪落人百拜叩首「。

秀姑婆婆天性善良,看到粉嘟嘟的小嬰兒不甚歡喜,對於方帛所寫,怕引來禍事不敢對外人提及。即便是大荒之年,憑着襁褓里附着的散碎金銀,也勉強熬了過去。在秀姑婆婆的悉心照料下,阿亢開心快樂成長到了八歲,奈何死生難測,禍福難料,一場瘟疫,本來身子骨甚是硬朗的秀姑婆婆沒有過得了這關。

八歲開始,吃百家飯,嘗千樣苦。還好有鐵丁這個小夥伴從小相伴,稍解愁苦。

說起鐵丁,也是個可憐孩子。鐵老爹年少從軍,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