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遺錄》[鬼谷遺錄] - 第10章 三人之夜

樹高林密,秋風瑟瑟,零星可見獵人棲身的小茅屋。岳隱兒和劍奴來自南疆,雖也歷練良久,但一來是女兒家心性很少關心行路之事,二來北方人煙稀少路途難辨,所以跟在葉亢身後一路躊躇滿懷,又羞於相問。

葉亢見二人模樣已知大概,笑說道:「姑娘不必擔心,我和鐵丁經常在這邊玩耍,也跟着肥三在北邙山看過獵人狩獵,所以行路之事不必擔憂,何況北門之外向來只有一條道,從北邙山間盤旋而過,過了北邙山向北就是北荒之地,其間道路眾多,四方可去。」

「你難道以為花主和我不認識路?我們四方遊歷,從來沒迷過路!跟着你是因為怕有追兵趕來把你抓了回去,不知好歹的小子。」劍奴嘟着嘴氣呼呼道。

葉亢心想你們是從來沒認過路吧,走到哪算哪,當然不會迷路。

岳隱兒輕笑着說道:「別聽劍奴誇嘴,我們確實不認識路。既然公子識路,就煩勞帶我們一程,到了下個村鎮我們再自己打聽回南疆的路途,到時必有重謝。」

「我只是一名乞丐,還是一名短命的乞丐,老是公子公子的叫着我不太習慣,就叫我名字吧。姑娘救過在下性命,帶路實是舉手之勞,不敢言謝。」葉亢漠然道。

劍奴見葉亢言語間頗有不恭正待發作,不遠處傳來一陣嘈雜聲:有人看見那幾個逃犯往這邊來了,大家留心探查,抓住他們幾個華府必有重賞。

「快跟我來」,葉亢情急間牽住岳隱兒小手就跑了起來,岳隱兒左手被緊緊牽住,雖覺有不妥,但是匆忙間也沒做得理會。劍奴見了氣火上頭,但是怕被追兵聽到聲響,也只得默不作聲跟着跑。

少年人步履輕快,不一會功夫就已到北邙山山腳下,只見山高入雲,巨木凜然,抬眼遠望似有潛龍臨淵之勢。追兵已遠,葉亢心下稍安,才發覺岳隱兒纖細小手在自己手中握着已現絲絲汗跡,趕忙鬆開。

「看劍」,劍奴手握軒轅刺向葉亢劈下,岳隱兒急忙舉手相擋,叫道:「劍奴休要無禮。」

劍奴見岳隱兒擋在葉亢身前,趕忙收手,跺着腳叫喊道:「花主,這個小子忒是無禮,竟然敢輕薄於你,今天我得宰了他。」

岳隱兒柔聲道:「女孩子家家不要動不動就打呀殺呀的,葉亢也是情急之下才……才那樣的呀,你不要胡鬧。」

葉亢也趕忙辯解道:「我不是故意的,請姑娘勿怪。」

劍奴嘟着嘴不說話,心裏想着怎麼找機會把這個小子給宰了。

天色漸晚,北邙山山路坡陡路險,不宜夜間行路,葉亢引着二人找到個小山洞準備休息一晚明早再做打算。劍奴找來乾枯樹枝點起了火堆,從包袱中取出乾糧遞與岳隱兒,岳隱兒分出一半遞給葉亢,劍奴見了嘟着嘴生悶氣,心想苗疆各部族大好青年都想着能娶花主為妻,但是花主對他們都不理不睬,這個葉亢只是個小乞丐,又沒甚本事,花主卻對他有說有笑,難道這小子有邪術?

月色皎潔,三人吃過東西但一時並無睡意,葉亢雖然本是內斂之人,但少年人好奇心重卻是難免,向岳隱兒問道:「姑娘不遠千里從苗疆到了洛陽,就是為了找靈珠么?」

岳隱兒輕撫秀髮柔聲道:「你我雖相識不久,但我知你是外冷內熱之人,且有俠者之心,索性也不瞞你。我和劍奴四方遊歷,確是為找尋五靈珠,靈珠關係我苗疆萬千生靈安危,更關係到我娘和我的命運。」

葉亢忍不住插嘴道:「幾顆珠子而已,有那麼神奇么,休長老交與你那顆顏色灰暗,不仔細看我都以為是塊石頭。」

劍奴張嘴正待大罵,看到岳隱兒眼神制止,強忍了下去在一邊冷哼哼。

「你有所不知,軒轅刺雖是神物,但是神物認主,魔神蚩尤死後此劍戾氣益重,所以軒轅黃帝才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