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遺錄》[鬼谷遺錄] - 第2章 群丐聚首

月上西樓,晚風陣陣,洛陽城內即將宵禁,普通人家大都已經家門緊閉,遵循着幾千年來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規律。

臨街的店鋪早早打烊了,只剩下幾個零散的路邊吃食攤子希冀着入夜前的最後這點時間裏能再迎到幾個客人把剩下的存貨盤算出去賺點小錢好窩冬。

在洛陽外城東邊有那麼一個地方,大多是戰亂後留下的廢墟,有幾棟保存得稍微完好一些的小瓦房內一絲絲燭光從那殘破的窗口流將出來,蘊含著濃厚的人氣,小瓦房圍出的一個院落里竟然還有篝火閃動,和那寂靜的夜色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裡地近城郊,經常有山鼠出沒,災荒之年人們為了果腹,經常成群結隊來這裡捕鼠,久而久之人們已經漸漸忘記這裡以前的地名,取而代之「老鼠窩」。

戰亂過後,皇室貴族大興土木修繕內城,外城偏僻處無人顧及從而荒廢,成為乞丐棲身之地。

老鼠窩那幾棟小瓦房外篝火點點,三五成群的乞丐各自聚在一起,有的就着火堆蒸烤着白天乞討來的殘羹冷炙;有的繪聲繪色描述着坊間各類趣聞;有的抱着一堆稻草席地而卧閉目養神;還有的嫌這夜色冷清,用那粗獷豪邁的北方嗓音吟唱着:天高風雲淡,烽煙處處傳,十年疆場無名姓,只願馬革裹屍還;熱血染河山,忠義震金鑾,林間儘是英雄冢,何人識我舊衣衫。

滄桑厚重的歌聲把絲絲睡意傳遞給了大家,在這深秋之夜的火堆旁聽着閑談和歌聲入睡,如果不是腹中空空,應該也是件愜意的事情。

更有幾個好事的時不時向屋內偷瞄幾眼,壓低了聲音交頭接耳。跛腳李緊了緊麻繩腰帶,往篝火里加了把柴禾:「四門乞丐已經許久沒有這麼齊整聚在一起議事了,到底是出了啥大不了的事啊。」

侯三湊上前一臉討好的回答說:「老李哥,連您都不知道,我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不過聽說西門丐里有個叫葉亢的小子最近惹了不少事,得罪了不少大戶人家,可能會和他有關,還有就是近幾個月各門乞丐數量莫名其妙有所消減。」

旁邊幾個乞丐也緊跟着七嘴八舌胡猜了一通。

跛腳李面有得色的說道:「算了,大家都別瞎嘀咕了,我雖還未夠格參與四門議事,但是我在洛陽城四門乞丐里還是有些聲望的,近幾年東門乞丐過冬衣食也大都是我籌措的,等下我找個機會進去打探一下就都知道了。」

小瓦房內,燭火通明,四角各自散坐着十幾名乞丐,雖是乞丐,眼裡卻透出不一般的精明。

房屋**方形火坑上架着一隻烤山豬,酥油一滴滴落下來掉進火中發出誘人食慾的啪啪聲。

烤山豬旁站着一名五十來歲的老乞丐,左手拄着的那根青竹行路棍和衣服上密布的補丁顯示出他不同於一般乞丐的地位。

輕咳了兩聲之後,老乞丐緩緩說道:「我輩向來是行不穿鞋,夜不秉燭,今日把大家召集於此實在是情非得已。眾所周知,我們行乞之人,大都是無家無業孤苦無依,僅憑自己一人之力萬難存活,這麼多年來,洛陽城乞丐以外城四門為立身之本各推行首,向來是互通有無。亂世從軍以免百姓抓丁之禍,盛世出工以消百姓勞役之苦,以此來報答百姓們的濟食之恩。如今戰亂平息多年,但是外城城牆亟需修繕,官府已發出張貼告示,徵召勞役兩百名,役期三月。現在正是我等出力之時,不知大家有何見解。」

西邊角落裡一名滿面絡腮鬍的青年英武乞丐猛的站起身,雙手抱拳大聲道:「休長老說得甚是,受人點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我等雖無奈淪為乞丐,但也不能忘本,洛陽城百姓乃是我們衣食父母,出點力修城牆有什麼大不了的,運氣好還有得大白饅頭吃,我丐十八代表西門丐應下了,聽憑休長老差遣。」

說完大步走上前到烤山豬旁,從腰間抽出一把竹鞘翻銀匕首,對着烤山豬右腿切了下去。拿着肉回到西邊角落分與眾人,不再作聲。

散坐其它幾個角落的乞丐們低聲商量了一會,東門洛無言、南門孫有德、北門武三清同時站起來,抱拳大聲說道:「聽憑休長老差遣。」

各自抽出匕首,烤山豬的四條腿轉眼間就被四門丐首分割殆盡,餘下豬頭豬尾豬身更加惹人食慾。

休長老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