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遺錄》[鬼谷遺錄] - 第4章 端倪初現

戰國樓內眾人的注意力已被那隻聞其聲不見其容的神秘女子全部帶走,本來熱鬧非常如過節一般,現在卻是冷冷清清只有幾個零散人等在論戰台下小聲討論着些什麼。

葉亢見繼續待下去也打探不出什麼消息來,便招呼鐵丁準備離開。

「阿亢,你怎麼每次都能猜到誰勝啊。」鐵丁一邊吃着標牌竹籤換的蒸餅一邊嘟囔着問道。

葉亢活動了下腰身懶洋洋地回答道:「我不知道誰會勝,我只是選我認為對的那個。」

「剛才聽了那麼久,我也抽空搭訕了幾個常客,可是一點有用的消息都沒有,該如何是好啊。」

「該吃飯就吃飯,該睡覺就睡覺,天塌下來當被子蓋,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兩人走出戰國樓,漫無目的地四處遊盪着,不知不覺間來到了外城南。

「華善人施粥了、華善人施粥了,大家快來領啊。」一陣熟悉的吆喝聲傳入葉亢耳中。葉亢趕緊拉住鐵丁衣襟,閃入街邊人多地方。

「怎麼哪裡都能碰到矮冬瓜啊,看我再賞他一顆石子兒,給那些被他捉弄的窮苦人出氣。」鐵丁從腰尖抽出鹿皮彈弓,低頭四處找石子兒。

「現在並非大荒之年,華府也非積善之家,這幾個月來卻頻頻施粥,真是奇怪。」葉亢低聲自語道。

排隊領粥的乞丐眾多,華府矮個管家看到身強力壯精神飽滿的乞丐就蒼蠅圍食一樣的貼上去這裡摸摸那裡捏捏,問長問短;見到年老體弱精神萎靡的乞丐就一臉不屑,深恐其靠太近弄髒自己衣裳。粥桶將盡之時依然把殘粥倒地上,笑看眾丐沙土刨食之狀。

「嗖」,一顆石子兒穿空而過,華府矮個管家額頭上應聲凸起一個大血包,和昨日的配成一對。

「他……媽……的,別讓我逮住你們,我非得弄死你們兩個小兔崽子。」華府矮個管家看着葉亢和鐵丁快速跑遠的背影惡狠狠地叫道。

「真解氣,要不是阿亢你攔着,我早就把他那對勢利狗眼給廢了。」鐵丁一臉興奮地說道。

葉亢笑道:「他雖然勢利還經常捉弄窮苦人,但是並非十惡不赦,得饒人處且饒人吧。」

「嗯,那我們現在去哪呢」。

「先找個地方睡一下」。

「不會吧,你一天要睡多久才算夠啊」。

「睡好了晚上才有精神夜探亂葬崗」。

「晚上去么」?

「嗯」。

「就我們兩個」?

「嗯」。

「……」

「青史名姓幾人留,北邙何從數荒丘,興亡頃刻身後事,前人田地後人收」。

葉亢和鐵丁在北門落鎖前出了城,見那夜色漸濃,便哼着從說書先生那聽來的小曲給自己壯膽。

洛陽城出北門是一大片濃密樹林,其間零星分佈着幾間獵人的小茅屋,依稀可見燈火。

再過一片荒涼的丘地就是北邙山,那北邙山呈潛龍走勢,上映天星,自古以來都是巨富豪門埋骨之地。山間墳冢林立,相傳更有皇族地陵藏於其中。

普通老百姓家遇白事,一般只能山腳開闊處立墳,而那些沒有戶籍的流民,殞命之後只能託身丘地間,久而久之這片北邙山與密林之間的丘地低洼之處竟成了亂葬崗。

葉亢和鐵丁聽着老鴰不時發出的瘮人叫聲,一身的雞皮疙瘩。

鐵丁輕拍胸口小聲說道:「阿亢,這麼晚去亂葬崗我還是第一次,感覺心好慌啊。」

葉亢望了下月色,輕聲道:「既然城內打探不到消息,那麼只能去亂葬崗守株待兔了,如果是有人作惡,收手則罷,不收手的話定會留下蛛絲馬跡。」

又趕了半個多時辰路,看到瑩火飄忽,那亂葬崗已近在眼前。

丘地間亂石林立,少有墓碑。人死萬事消,帝王尚且難安身後事,平民百姓故去隨意一埋又有誰會在意墳中人名姓。葉亢和鐵丁在亂葬崗中仔細探查了一番,除了幾座無名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