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遺錄》[鬼谷遺錄] - 第5章 辣手毒醫

此時的洛陽城內一片忙亂景象,四處可見三五成群的乞丐向路人和街邊商鋪詢問着什麼。

只因丐十八幾日不見葉亢和肥三,城東鐵匠鋪的鐵老爹還跑來問鐵丁是不是和葉亢在一起,看來幾人是都丟了。

丐十八心急如焚,思忖着大活人是決計不可能自己走丟的,肯定出事了。於是急急找到休長老稟明情況,休長老亦感到事非尋常,近幾個月丐眾總是莫名其妙失蹤,現在連議事乞丐都無故不見了,連忙召集四門丐首廣布眼線全城探查。由於乞丐人數眾多,且出工服役又是擔大頭,所以連官府都派出差役協助查找。

地牢內,葉亢正撕扯着一隻烤得外焦里嫩的蘆花雞準備大快朵頤,鐵丁嘴巴里也塞滿了醬牛肉,吃得不亦樂乎。

肥三一臉無奈地看着他們兩個苦笑道:「大哥,沒人跟你們搶,你們是趕着去投胎么。」

只見不遠處或蹲或站着二十餘名乞丐,都是身型壯碩的青年漢子,只是神色顯得異常憔悴。

他們面前堆滿了各色美食:醬鴨舌、金絲蔥卷、茯苓人蔘湯、掛爐烤乳豬、清蒸羊腿……這些大戶人家都很少能吃到的東西在他們看來竟似穿腸毒藥,避之而唯恐不及,讓人不明所以。

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傳來,從暗門處走來數人,為首的正是華府矮個管家張魁。

走到地牢柵欄處,張魁喑啞着聲音笑道:「吃啊,怎麼都不吃啊,這麼好的東西你們一輩子都沒吃過吧,所以說你們命賤,施粥的時候狗一樣的圍着趕都趕不走,現在這麼多好吃的卻視而不見。」

「是啊,這些傢伙天生就是賤種。」幾個隨從附和着笑罵道。

「放了我們吧,求求你放我們出去吧。」地牢里乞丐們一陣騷動,紛紛哀求道。

「想都別想,既然進來了就別指望活着出去,識相的話就揀好吃的多吃點,免得做了餓死鬼。」張魁頓了一下又說道:「時候差不多了,讓我來看下今天該輪到誰了。」

靠前的乞丐們聞言像被針扎了一樣,紛紛掩面朝角落躲避。張魁掃視了一圈丐眾,用手指着葉亢和鐵丁道:「這兩個小兔崽子看起來養得不錯,就他們吧。」

隨從應聲打開牢門,上前去拉二人。葉亢也不作聲,把烤雞的最後一塊雞腿肉塞進嘴裏,還不忘舔了舔手指把那油漬吸乾淨。

鐵丁手腳哆嗦着,望着葉亢緊張地說不出話來。

張魁和隨從架着二人穿過暗門,經過一條小巷後到了一座密室門前。張魁在密室門口恭聲道:「老爺,葯人帶到。」

「進。」一聲蒼老的呼喝聲在密室外激起了陣陣迴音。

張魁聞聲把葉亢和鐵丁猛地推入門內,轉身而退。

在灰暗地牢里數日突然眼前燭火通明,葉亢和鐵丁都忍不住眨巴着眼睛用手輕揉着。

不一會眼睛稍微有些適應了,葉亢環視了一下四周,這間密室雖建在地下但是頂部卻有微光射入,密室內一排一排的木架上滿是瓶瓶罐罐。右手角落邊一張木床,四角帶有鐵鏈鐐銬。木床邊桌案旁一名身穿黑緞綢衣,頭裹青布包巾的老者正手執銀針,沉思着什麼。四名黑布蒙住口鼻的青衣侍者在木架間忙碌着,瓶瓶罐罐相互碰撞之間發出陣陣悅耳的叮噹聲。

鐵丁躲在葉亢身後,牽着葉亢衣襟的雙手瑟瑟發抖。

葉亢對着黑衣老者沉聲問道:「你是何人,我們丐眾與你無冤無仇,為何如此。」

黑衣老者沉思被打斷,定了定神,兩眼看着葉亢撫須笑道:「既然來了這裡,也不瞞你,我乃華府主人華文山,也是華氏醫館的館主,百姓們習慣稱我華醫仙。」

「既是醫者為何作此齷蹉勾當,擄我丐眾意欲何為?」

「何來齷蹉,我請你們來這裡是想大家一起為眾生謀福利。」

鐵丁弱弱地說道:「這是請么,我以前真沒見過敲悶棍請人的。」

「哈哈哈,小子不要介意,雖然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