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遺錄》[鬼谷遺錄] - 第7章 苗疆少女

葉亢望着自己兩手上的針眼心潮起伏,雖然秀姑婆婆曾說過自己是田齊後裔,但是作為一個短命之人並未深思太多。

剛才觸摸那塊玉石,心頭竟有一股暖流久久縈繞不肯散去,那個拄着龍頭拐杖的老人看起來也是那麼親切,腦海里晃動着關於醫藥的記載到現在還未平息。

但是那又如何呢,先不說受內傷能不能活過三十歲,現在身陷地牢隨時都有性命之憂。認命,還是抗爭?

「阿亢你沒事吧,我好害怕。」鐵丁蹲坐在旁捂着臉輕聲哭泣着。

「不要怕,我沒事,但是我們得儘快逃出去,那個瘋子不會放過我們的。」葉亢拍了拍鐵丁肩膀安慰道。

眾丐見葉亢似無大礙,都圍了過來請葉亢出主意,見葉亢半晌不說話於是乎七嘴八舌各自呱噪了起來。

侯三口沫橫飛地大聲道:「這段日子我也留心觀察了一番,這地牢其實結構簡單,出了那邊暗門再穿過那巷子,應該就能看到出口,而且這裡無人看守,我們只要趁送飯的人來時放倒他,以我們這麼多人之力跑出去絕非難事。」

「是啊是啊,我們也可以裝肚子痛裝打架或者喊失火了把人引來,放倒他們。」幾名乞丐附和道。

「哎,我是倒了什麼霉,你們都是身強力壯之人,我身子骨這麼虛還被抓來放血,真是瞎了他們的狗眼。」肥三喋喋不休地抱怨道。

「都這個時候了還講這些有什麼用,誰叫你吃成那肥樣,是我我也抓你來放血。先想辦法逃出去才是正經,侯三哥這個主意我覺得不錯。」一個紅臉青年乞丐大聲道。

眾丐各抒己見說得不亦樂乎,彷彿馬上就能逃出去一般。

「沒那麼簡單,密室里見到的蒙面青衣侍者腰間有百寶囊,我見過醫者世家之人都帶的有這東西。百寶囊里放的有行醫之人一些應急之物,其中就有一件是麻沸丸,用指捏破會揚起一片塵霧聞者即倒,那是為突受重傷之人止痛用的。

但是在這地牢封閉之處,一顆就能放倒我們所有人。而且外面情況我們也不清楚,不過華家既然敢做這害人勾當,防守必然嚴緊,如果貿然行事我們只能是死的更早一些。」葉亢淡淡說道。

剛才還熱鬧非常,一時間鴉雀無聲。侯三一臉討好地笑聲問道:「確實,小的們思慮不周,不知亢哥有何良策。」

葉亢漠然道:」你比我大,叫我阿亢就行。我也沒什麼好辦法,只能吃好喝好,靜觀其變了。」

眾丐如霜打的茄子,霎時蔫了下去。

「阿亢,真的沒有辦法出去么。」鐵丁悄問道。

「嗯,不過你放心,我拼了性命也會護你周全。」

鐵丁熱淚滿眶,無以言語。

攸攸數日,眾丐對葉亢已無當初那般熱情。

葉亢也不以為意,只是想着該如何保全鐵丁性命,實在不行就承認能開啟玉石吧,那瘋子續命心切,應該能放過鐵丁。不過玉石中所載良多,被惡人所得勢必會引得天下血雨腥風!如何是好呢,葉亢雙手抱頭,煩惱不已。

忽然間暗門邊「啊」的一聲慘叫,在這空曠安靜的地牢內顯得分外突兀。

眾人不由得齊齊望向暗門處。只見暗門階梯處一個矮個男人冬瓜似的滾了下來,正是華府管家張魁。

「花主,這是個地牢,應該不在這裡。」

隨着一聲清脆悠揚的女子呼聲,一個曼妙身影飄然而入。

正是「星漢迢迢眉宇間,玉肌羞得現人前。暖香化做美人骨,飄然如柳影翩翩。」

只見一名頭戴金銀掐絲百鳥朝鳳頭轡,歐茜濤(銀衣)下一襲收腰百褶短裙,腳穿平底珠花銀絲鞋的十七、八歲嬌俏少女正笑吟吟的看着眾人。

眾人長這麼大從未見過如此風華絕代之麗人,一時間忘記了身在何處,兩眼貪婪地掃視着少女每一寸肌膚,恨不能生有透視眼能看穿那薄薄的衣衫,有幾個乞丐嘴角邊口水滴答滴答地流了下來還不自知。

「大膽,你們這些臭男人的狗眼怕是不想要了吧,還不給我閉上。」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