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畫棺》[鬼畫棺] - 第4章 夜半鬼唱

  這情況我哪裡敢說我畫錯了圖,反正這棺畫就是畫著看而已,雖然畫錯了,但我對自己的畫技還是有信心的。

  起碼看上去很不錯。

  當下我點頭道:「沒事,鎮鬼圖我已經畫上去了。」

  對唐玉森的死,我還是比較傾向於是哪個兇手乾的,當下我開口道:「唐倩的爸爸——我看我們還是報警,早點將兇手給抓了比較好。」

  但唐二顯然沒有聽我後面的話,只聽到我畫好了鎮鬼圖,就不斷點頭道:「那就好,那就好。大哥的事情我們會處理的,陸先生辛苦了,快去休息吧。」

  這傢伙還真是用了就扔啊,看他們那情況想必是要商量什麼,但這畢竟是別人的事情我能說什麼?只得抱着畫具回到房中。

  關上門,我趕忙坐下回憶着爺爺所教的棺畫中有沒有那樣的一幅圖,剛才畫出的那怪物實在太可怕了,光是用看的我都覺得心裏毛骨悚然。

  但想破腦袋都沒覺得我學習過這幅畫,卻就那麼自然而然的畫了出來。

  心中煩悶的我出了房間準備去唐倩那裡看看,這次一定要問清楚昨晚她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來到唐倩的房間,她還沒醒,睡熟的中眉毛不時皺着,睫毛微顫好像在做一個噩夢一般,我守在她床邊等着他醒過來。

  直到快晚上時,唐倩才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看了看四周的情況,我心中一喜剛準備問她好點沒有,就見她臉色大變警惕的看着我:「你在幹什麼!這是我房間!」

  我頓時一愣,驚愕道:「你昏過去了,我在這守着,怎麼樣有沒有好點?」唐倩的反應在我預料之外,先前一副嚇得要死的模樣,這時候又變得冷漠小心,這傢伙難不成有兩個人格?

  「是你抱我進來的?我二叔他們呢!」唐倩嚴聲喝道:「你沒動手動腳吧?小心我叫人砍了你的手腳!」

  「你說什麼呢!」我頓時忍不住了,這傢伙什麼脾氣啊,老子是沒你家有錢,但也不受你這個鳥氣。

  但想到她老爸剛死,我這時候也懶得去擠兌她,冷哼一聲離開這個房間。

  媽的,以後有事可別求我!

  回到房間當中,怎麼想我也只覺得心中那股氣難平下去。

  娘的,老子好心關心你,醒過來還把老子當佔便宜的流氓了。

  當下我收拾着東西,背上帶來的包,打開門準備出去。

  門剛打開就見鑽進來一個人,我一愣發現是唐家兄弟中的老四,一見我背着包唐家老四也怔了一下,看着我問道:「陸先生,你這是要到哪裡去?」

  人家一口一個先生的叫着,我自然也不會擺臉色給他看,只能笑道:「唐四先生啊,我這裡畫也畫了,打算走了。對了你看,上一副我和您大哥說好了是這麼些錢,這第二幅我就不收你們的,你們看這誰來結賬?」

  我把賬目和唐老四一說,就見唐老四堆出笑臉,連忙道:「陸先生,別著急啊,錢好說,哪能算了?您看這不我大哥新喪嘛,說不得還得讓您受累給大哥的棺材再畫上一副。這樣吧,我做主了,三幅畫一共給陸先生您二十萬,出了這麼檔子事情實在出乎我們的意料。」

  「我們這還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害了大哥,陸先生您就多留一段時間如何?」

  唐老四笑着,尼瑪這人還真是會說話,但主要的還是他許諾的那二十萬,乖乖,還真財大氣粗。

  一想到平日里給人畫畫拿的那些錢,這二十萬讓我心撲通撲通狂跳,這夠我用好長時間了。

  我認真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留下一段時間,當即點頭道:「好吧,那就聽唐四先生的,我就在多留一段時間。對了,唐大先生的事情怎麼說?」

  說到這,唐四的眼中閃爍着一絲害怕的目光,露出悲傷的模樣道:「已經讓人收拾好了。大哥死的太慘了,我們一定要查清楚是誰用這麼殘忍的手段害了大哥。」

  我不好說什麼,只點了點頭,隨後跟着唐四去了大宅中的另一間屋子,他是來叫我去用晚飯的。

  到了那裡,唐倩和唐二幾人都在,看到唐倩我就想到先前的事情,當下故意找了個離她遠的地方坐下。

  整個過程沒人說話,每人都是胡亂扒拉了幾口飯之後就瞪着桌上的飯菜不說話。

  直到快離席了,唐二才看着我問道:「陸先生,畫上那副圖應該沒問題了吧?」

  「額……差不多。」我只得含糊說道,鬼神這東西不親眼看到我是不會信的,而對於我的回答他們也不能說什麼,畢竟他們不懂。

  當下唐二點了點頭這才讓我離開。

  回到房間中我刷了會手機就想睡覺,卻無論怎麼也睡不着,一想到唐玉森那個死狀就只覺得一陣反胃。

  時間不知不覺到了半夜,我看着天花板足足發了五個小時的呆。

  打開手機看一點鐘左右了,當下準備關燈睡覺了,就在這時候窗外「呼」的一聲好似冷風刮過,房門被吹開了。

  我一愣,起身看了看那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