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畫棺》[鬼畫棺] - 第5章 棺材陳

沒人再去管房間內唐二的屍體了,那模樣看上去就好像是房間里不是死了一個人,而是死了只蒼蠅那樣簡單。

唐倩和她剩下的三個叔叔走的利落乾脆,這讓我回到房間都還在不解,那陳老先生究竟有什麼魔力,讓先前還惶惶不可終日的人一下子就變得對一切都好像風輕雲淡似得。

還有先前那個悲切陰柔的聲音是誰的?

這時回憶着先前聽到的那一聲聲音調,好像是以唱曲的聲音開始唱出來的。

但意思卻讓我摸不着頭腦,先前光顧着害怕了。

忐忑不安的我沒有睡覺,就在房間拿着手機坐了一夜,畢竟出門兩百米外就還有具屍體,這情況下我怎麼睡得着?

好容易熬到了天亮,我正打算出去看看是個什麼情況,就見房門被推開。

讓我意外的是,進來的居然是唐倩,就見她手裡拿着一摞錢。

我一愣,她走過來將錢排在了桌子上,淡淡道:「你可以走了,兩幅圖一共四萬塊錢。」

「什麼意思?」我挑眉看向這個和我發生一夜激情的女子。

說實在的唐倩的容貌真不差,包裝包裝說不定還能去娛樂圈當個摳圖明星,但此刻看上去卻格外的讓人不舒服。

好像有股子黑氣在圍繞着她,讓她整個人看上去帶着點煞氣。

「什麼意思?」唐倩冷笑一聲看着我:「你畫的棺畫根本沒有作用,給你錢已經是我們仁至義盡了。」

這群傢伙還真當棺畫有鎮鬼克邪的作用?

我一愣,當下也不在意將錢收起來,裝進包裡帶上行禮,站起身來看向唐倩道:「臨走之前,我想再問一句,前天晚上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唐倩反問。

「你到我房間做什麼?」我又問道。

「我到你房間?」唐倩露出誇張的笑容:「你在做夢嗎?你看看你全身上下哪點像是能夠吸引我到你房間的樣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一身膿包!」

這傢伙陰陽怪氣起來還真不是一般毒,當下我心底一股無名火起,但又很快被我強壓下去:「我等你這隻天鵝求我的一天。」

我這也只是放放狠話,人家一千金小姐,有什麼會求我的,但我沒想到這話剛出口很快就靈驗了。

當下拿着錢背着包走向唐家大門。

這些人也真夠現實的,需要的時候開車去接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但是走了連個送的人都沒有。

唐家大宅是在個小縣靠山的裡邊,有條平坦的山路,走上個十幾分鐘說不定就能打到車。

我叼着煙走着,快出山的時候迎面走過來一個人。

那是個老頭,穿着一身破舊的灰布老年中山裝,頭上的銀髮掉了一大半,一副死氣沉沉的模樣。我沒太在意,見他走過來正準備給他讓路的時候,老頭突然停住腳步,看着我那雙灰暗的眼眸,好像在一瞬間綻放出光芒似得。

就見這老頭飛快的伸出手,拉住我的右手看着我問道:「小夥子你從哪裡來?」

我一愣,不知道這老頭髮什麼神經,還沒說話就聽這老頭又問:「是不是從唐家老宅出來的?」

「你,你怎麼知道?」我驚訝的看着這老頭,難不成是什麼神人?

「小夥子,你身上黑氣饒面,隱隱之中帶着一絲血腥,我看你命不久矣啊。」這老頭說著放下我的手讓我一陣無語,感情是個江湖騙子。

當下我不奈道:「老人家,我是個窮人,你要騙,騙其他人去。」

「切,你小夥子還不信。」那老頭撮着牙花,頭頭是道的說道:「那唐家老宅的方向,血氣沖霄,黑雲蓋頂,定是有冤魂鬼怪作祟,你從唐家出來沾染了那陰邪之氣,你是唐家的誰?我還是你們家裡管事的唐玉森請來的。」

這老頭一副騙子的口吻,估計再說兩句就要推銷我買他的護身符了,我不耐煩的回話道:「我不是唐家人。」

「你不是唐家人?」老頭一愣瞪着眼看我,喃喃道:「怪事了,我不是和唐家人說了除了陸十七那老兒之外,不要放陌生人去唐家嘛。怪事了,有陸十七那老兒在唐家不至於出人命才是啊。」

這老頭一口一個陸十七的叫着讓我說不出話來,因為我爺爺就叫陸十七,記得時常有人來畫室找他,叫的就是陸十七或者十七先生。

這老頭是誰?難道他就是那陳老先生?

我想到唐倩和唐玉森曾經提到過是陳老先生讓他們去請爺爺來作畫的。<

猜你喜歡